一点小小的不同,用时间放大

便是沧海桑田的巨变





前些日子,我第一次被人拉黑,还收到了这样一句话:


小超,我对你太失望了,再见 


不明白事情始末的人,听到这件事,只觉惊讶,但当我将实际情况发到了朋友圈后,评论区顿时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这条朋友圈下的留言评论,竟高达49条,比我一个月朋友圈的留言总数还多:


第一次被女生拉黑,朋友圈笑翻了,但我认真想了想


聊天记录

第一次被女生拉黑,朋友圈笑翻了,但我认真想了想


引发惨案的聊天记录:


事已至此,你或许也能感到我的冤枉。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觉得当事人的思路太过新奇,觉得好笑,可我站在了解更多背景故事的角度,却有些笑不出来。因为这样的事件背后,其实是很残酷的现实,而这,只是这个复杂多面的社会向我露出的冰山一角。


今天写下这篇文章,不是想调侃戏谑,而是希望以一个记录者的角度,尽量客观地与你讲述背后的故事,或许我们能从中理解一些道理。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本文人物用化名”小红“代替,希望大家理性看待,不带入情绪和偏见。


以上,是为序。





 1 


故事的开始要从一份让人迷惑的简历说起。


2020年6月初,我发起“群鸟计划”,想召集一批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共建一个理想的青年创作群体,名为“群鸟”,我们发布邀请函,开放报名申请,历时半个月,再从简历中筛选,安排线上视频面试。


在这个过程中,收到了这样一份申请资料:


姓名:小红

学校:某某一高

身份:本科在读

自我评价:温暖满分、真诚满分、负责满分、能力满分


而在自我介绍部分,她密密麻麻写了一千多字,乍一看让人感动,觉得她很用心,但如果认真读下去,就会越来越迷惑,因为这份自我介绍虽然写得很多,却没有突出自己的优点和特长,反而一直在暴露缺点


大学期间,小红和室友总是闹矛盾,有精神分裂症,觉得历史老师总给她脸色看,学校也学不到有用的知识,高数、线代那些没意义,于是选择了辍学。进社会后,没有学历找不到好工作,做的活都很苦很累,她才后悔,但没有回头路,于是只能闷着头去找工作,在奶粉店搞卫生,觉得太累就不干了,又去理发店帮人洗发,十天才挣100元,打湿了顾客衣领还要受老板娘埋怨,于是又不干了,然后去服装店卖衣服,可却不懂怎样和人打交道谈价格,干了近1个月,只拿了几件衣服和一两百元工资;然后去了公安局干临时工,因为写举报信被辞退……


后来的多份工作,最后都是要么不想上班,要么和同事闹矛盾,最后都没了,于是小红觉得丧气,就不出去找工作了,宅在家里待业,过上了清闲的生活。


她在梦想那一栏写的是:我是一名自由在家职业者,但梦想有一天能赚到钱,买想穿的衣服,想吃的零食,出去旅游,给爸爸妈妈买好看的一副和自己想买的东西。而兴趣特长那一栏,小红写的是:美食、化妆、旅游,看公众号、刷抖音、逛街、买衣服、吃烧烤、写自传……


甚至在报名申请的最后,她还写了这样一段话:“我希望你们建群的初衷不是因为想要浪费我的时间,想要打发时间才建的群,而是想要带我飞,飞去更美好的人和事的世界,带我遇见一个更优秀的自己。”


如果是你,看到这样的自我介绍,会怎样想?


至少我当时心里的第一感受是:不能让小红进来,因为从这份申请中可以读出太多信息,可这些信息,全都在指向一个关键点:她缺乏自我认知,且很难相处。


但我还是先保持了沉默,想看看其它伙伴在筛选简历时会不会意识到同样的问题,果然,随后一个又一个负责简历筛选的小伙伴,特别提到了这份申请,表示太奇葩了,不能招收小红


这是故事开始时的背景。



 2 


也是那时,我和清华大学长沙校友会的会长峤师兄在讨论一个社会创新的项目。


他给我看了一篇文章——《看不见的二本学校学生》(点击链接查看) ,这篇发表在“学术志”上的文字,背后揭露了一个深刻的社会现实:在不少生命故事的展开中,逐渐分化的趋势与命运,铁一般地砸中了一个群体。


文中这样写到:“务农、养殖、屠宰、流动于建筑工地,或在大街小巷做点小生意,是他们父母常见的谋生方式,和当下学霸们“一线城市、高知父母、国际视野”的高配家庭形成了鲜明对照。他们进入大学的路径,完全依赖当下高考制度提供的通道。他们的去向,更是在严酷的择业竞争中,有着触目可见的天花板……”


这些话背后的现实,其实很普遍,普遍到我们已司空见惯熟视无睹,无数普通人被命运裹挟,在既定的轨迹里被冲刷而下。


我很少特别注意这样一群人的存在,因为我被成长轨迹和圈子限制了视野,从重点高中重点班,到重点大学,到荟聚大咖的公益组织,又到深圳工作。我现实中接触的朋友、伙伴、前辈、学弟学妹,他们大都有自己清晰的认知,不甘现状,甚至给我营造了一种场域,让我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思考成长往前飞奔,让人压力山大


比如前些日子和一些老友聚了个火锅,一桌人中四五个清华北大,其余也大都名校,他们有的利用假期去五百强实习,有的从清华到中科院如今又到深圳鹏程实验室专心科研,有的在深圳市政府做公务员,也有的已和清华的导师开始创业……


大家一边敬酒,一边相互玩笑,谁是未来的院士,谁是未来的书记,谁是老板企业家,谁是科技领军人,大家都有美好的前程


这是我接触的世界,而我没接触的世界是怎样的呢?一定有小红的简历背后的那个世界。


我们都知道知识改变命运,但在偌大的现实面前,很多人其实根本就顾不上学习和自我认知,只能被外力推着往前。


或许你我还会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抉择烦恼,但对另一些人而言,理想早成了儿时的梦话,他们毫无防备地暴露在现实的大雨滂沱中,没有学习和信念的防护,精神和认知被纷杂的信息淋得千疮百孔


我忽然觉得有些难过,既然有这样一个未有接触的群体来到我们的世界,真要在还没了解之前,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吗。


于是,我在群鸟核心会议中,建议给小红一个面试机会。


伙伴们了解缘由后,同意了。




 3 


群鸟的面试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每晚都几乎忙到深夜十一点。


我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闪光的年轻人,其中有就读北大出版过科幻译作的研究生,有腾讯工作的程序员,有附上了一堆体育奖项的运动健儿,也有在曾在专业摄影室工作,交了一堆漂亮作品的青年摄影师,有发来了在本科典礼上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视频的毕业学子,还有寄来了一曲吉他弹奏视频的可爱女孩……


最后,面试官们忐忑不安地迎来了小红的视频面试


面试之后,面试官在群里爆发了一轮神奇的讨论:


在这个所谓真诚满分的面试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呢?


面试开始,她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小红,今年28岁,没有工作,在家。


她说话声音很大,很开朗,还带着笑,面试过程中,小红落落大方与面试官交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说话其实有点笨拙,但却又很流利,带着一种特别期待的欢喜,将自己和盘托出


小红说自己很喜欢公众号独木鸟的文章,因为能给她带来正能量和温暖。


有面试官问她:你说自己很喜欢正能量,那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正能量的人吗?


小红:不是,我是一个负能量很多的人。


面试官:你觉得自己的正能量和负能量的比例是多少呢?


小红:大概2比8吧,正能量是2,负能量是8,因为在我的生活中负能量比较多。


面试官:你怎样看待自己这么多负能量,以及你朋友圈中所说的那些话?


小红:我知道这样不好,发在朋友圈的那些东西只是宣泄,不过人都是向往正能量的,因为正能量能让人上进。可是由于我没有上班,没有接触那么多人,没有和正能量有过多接触,然后我还有精神分裂症,所以我就靠胡思乱想来缓解压力,就导致负能量爆棚。


面试官:你说你喜欢看公众号文章,你平时喜欢看那种文章呢?


小红:我比较喜欢看有教育和启发意义的文章。


面试官:能举例说明吗?


小红:比如说,某个女明星去整容,然后脸被整坏了,这个故事就教育我们不要轻易整容,否则鼻子会变大,眼睛会变小;又或者说,某个明星结了几次婚离了几次婚,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花心……


面试官:你在申请表中兴趣特长那一栏中有说“写自传”,你写了怎样的自传呢?


小红听到这个话,从旁边取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在屏幕前翻看给我们看,一页一页写得密密麻麻,她介绍到:“我很喜欢写日记和发朋友圈!”


面试官:你觉得自己能给群鸟带来什么呢?


小红:我自己也不知道给群鸟带来什么,因为我负能量比较多,或许只能是大家用正能量去激发我,温暖我。


面试官:如果最后你发现大家并没有给你带来什么,你会怎样呢?


小红:那我还是会待在群里,我觉得没有必要期望太高,如果大家没有给我正能量的话,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可能大家都是精英,大家都是UFO(此处应为口误)、CEO、HR,不可能大家都是领导者,有很多正能量,所以我会以平常心看待这件事情。


(此处省略更多……)


以上仅是那场面试的部分,但通过这些,你应该也能理解我们的感受。


我想起了自己之前几年暑期支教时所遇到一些孩子,是的,小红在这场面试中表现得就像个孩子,她对好坏对错的认知属于一种朦胧的正邪两立的印象,而对自己的言行在别人眼中的感受和可能带来的影响,却没有一点觉察。如果是工作面试,小红大概率是要被刷了,还会被当做段子在HR间流传。


但我们这是群鸟的招募。


我开始思考,群鸟这个基于理想而成立的青年创作群体可能延展的意义,若能给小红这样的人,接触到我们那么一群心里有暖眼里有光的年轻人,大家一同共建一块成长,沟通讨论,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给她带来与过往经历截然不同的体验,会不会潜移默化地改变她的人生轨迹?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若干年之后,我们回头再看这件事,会怎么想,会因录取她而后悔吗,还是更可能因没有给她一个机会而觉有些愧疚?


而另一面,既然面试最开始只是以真诚和温暖这样的标准进行筛选,小红的真诚,大家也有目共睹,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呢?


于是,经过商议,最终群鸟筹备组给小红颁发了群鸟录取通知书,她成为了群鸟首批50名成员中的一位。




 4 


加入群鸟的一开始,小红是很欢喜的。


第一次全员线上见面会,她也准备了精心录制的视频,大家其乐融融。


筹备组的伙伴因为知道她和其它成员的不同,具有特殊性,所以在分组时,还特意将她分在了人数多的一个小组。


并且我主动加入到他们那组,想着或许在发生矛盾时,能够从中协调一二,又或给她一些鼓励和支持。


但很快,我们就认识到了这些想法的天真


8点半的小组线上会议,小红说要准备睡觉,几乎没参加几次,后来干脆就消失。


组长发起的日记共享,她没发过一个动态和评论。


一些有意义的活动,我还特别私聊,想鼓励她写个一两百字的描述,她一句真诚的实话:“我没有时间和耐心”,让我哑口无言:



小红唯二主动联系我,一次是你们所看到的“狼人杀拉黑退群惨案”,另一次,是为了一个“有钱的朋友”想进群找女朋友:


我们之前想得太简单,以为能通过一点小小的尝试和努力,去改变一个人。但一些根深蒂固的认知和习惯,对待一件事的想法和态度,眼中世界的模样,最终还是让小红和我们很难继续走下去


即便偶然遇见,我们试着善意伸手,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之后狼人杀事件成为导火索,小红主动拉黑退群。


这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于她,是对我的失望,于我,是一次社会实践课,而对于路人,只是一个让人喷饭的段子。


这并不是一个人际关系的冲突和矛盾,而是一场认知冲突。


我并不觉得小红是坏人,反而我觉得她很简单,简单到没有一点心机,但又感觉,这种简单,不像纯粹的白雪,而更像是单薄,如一只没有壳保护的蜗牛,但她偏偏还直来直往地“真诚”,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缺点和盲区,只根据自己简单的善恶认知宽于律己严于律人。


这时候,再回过头去看那份申请建立中的过往遭遇,就会明白为什么她生命中会有那么多的负能量,会遇到那么多别人的针对和矛盾了。




 后记 

我记下这个故事,如果小红有机会能看到的话,或许能给她一点启发,但很大概率,她是看不到的,而看到的人,应该大都是和我有类似背景的人,比如你。


我们在比较自己和小红的故事时,很容易产生优越感,觉得别人不努力、不坚持、爱偷懒、不能吃苦,所以才过得不如意。


但这时候,我也想反问自己:如果我没有过去的那些契机,没有从始至终的梦想,没有考上重点,没有看那么多书,没有走出别人给我画的命运,没有遇到某些人,没有经历某些事,我又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我也一直遭遇挫折,没有高光时刻,没有内心笃定,全世界都和我作对,感觉不到自己被需要的价值,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用,每天恍恍惚惚空虚度日,靠一些不良媒体的二手信息填补精神世界,那我会不会也是负能量爆棚,看很多人不顺眼?


越是经历这一切,越是意识到,很多个人品质都是由经历塑造,我们和小红比起来,只不过人生轨迹更幸运而已。


而幸运的人生,是偶然还是注定呢?


是像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还是从始至终,都一帆风顺?


你心里肯定已经有了答案:


一点小小的不同,用时间放大,便是沧海桑田的巨变。理解了这点,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人和事,或许我们就不会只当做段子一笑了之。


越长大,越谦卑,少年志气还有,但对这个偌大的世界,也多了感恩和敬畏,也许是长大了吧。


2020年7月30日

小超



第一次被女生拉黑,朋友圈笑翻了,但我认真想了想



第一次被女生拉黑,朋友圈笑翻了,但我认真想了想



独木鸟 | 知乎:独木鸟的小超 

邮箱:ceo@smallsuper.cn

 个人微信:jianghuiyongheng


第一次被女生拉黑,朋友圈笑翻了,但我认真想了想

飞奔着点个在看吧▼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