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

居然会有这样的选择摆在我面前

就像活在故事里





 序 


本文背景是我最近准备换新工作,收到峤师兄的一个电话,他通过一个社会问题,介绍了自己此前做的事,谈了自己的青年理想,为我点出了一条之前我从未认真想过的路 —— 创业


峤师兄所说的人和事、以及话里行间的策略与智慧,给了我很多启发,我相信这些内容即便放到未来,也会是极其珍贵的资料,所以我认真梳理记录于此,希望能引发更多人的想象和思考。


本文信息量很大,为避免理解偏差和失真,我采取了最笨但是也最可靠的方法:花整整一天时间,将通话录音做成两万字的逐字稿,再精简和分段,试着将有价值的内容梳理和提炼出来。


所以你现在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份项目资料,同时,它也是一通电话的逐字稿精简整理,共计1万6千多字。


为更好地理解本文,建议阅读以下参考资料,对背景有初步了解:


参考资料:

1. 了解峤师兄:《有理想,有立场 | 一位兄长眼中的群鸟

2. 了解一个社会问题:《看不见的二本学校学生》

3. 了解5470国际青年论坛:《 一起闯闯,青春向善》

4. 了解5470实施情况:《回顾 | 5470国际青年论坛》

5. 了解5470地方版:《5470国际青年论坛:地方版》

5. 了解闯闯的县域行动:《让1000个县城拥有文化活力》

6. 了解闯闯大学的构想:《面向人生第二个18岁》


由于本文篇幅略长,建议分段阅读

特整理目录如下


我要创业吗?为了被忽视的一群年轻人

01

一个被忽视的学生群体  


02

做一件酷的事有多重要?

  

03

希望你有机会推动这些年轻的事  


04

真善美,记一个优秀的年轻人  


05

 群鸟申请,差点刷掉的面试者


06.

闯闯大学:人生只有两个阶段  


07

文字是最后的符咒  


08

闯闯进所有高校的设想  


09

做大事需借助世间存在的力量  


10

 为十年后种一棵树,5470 国际青年论坛  


11

中国的年轻人缺少杠杆  


12

关于群鸟,文字其实是种霸权 


13

让中国青年走向世界  


14

你也许能成为一个创业者


15

托付与缘分 


16

深圳适合创业

  

17

想做成一件事,离不开他人的帮助


我要创业吗?为了被忽视的一群年轻人


(ps: 许多年轻人其实都值得被拉一把 )




 1. 一个被忽视的学生群体  


小超:


你好,是峤师兄吗?



峤师兄:


是我,现在方便吗?



小超:


现在可以的。



峤师兄:


你已经看了这篇文章吧:《看不见的二本学校学生》


我给你讲一下为什么我会给你看这篇文章,因为他描述了我特别想关注的一个群体。


我做闯闯时,第二个空间开在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大学,中南大学的特别中心的位置,等于从几个大学走路来可能就几分钟,这种很核心的位置。我做活动的时候,想象会有很多周边的学生过来,


结果我做这个项目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学校,长沙有100多所高校,我以前以为长沙就十所高校,还有那么多不知名的学校被忽视了。这个我根本不知道,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我问过很多很多人,他们都不知道。


然后呢,我的助理陈昊,其实就是从那样的活动里出来的,你知道就是我说的那个陈昊吗?其实他很优秀的,这个故事是怎么来的呢?


就是有一次正好有一个我原来的兄长,他是江姐的亲孙子,也是微软大中华区的首席战略官,他来长沙看我,看我们这个项目,因为他是我那个流程基金会的一个理事,我们是友成基金会的一个猎鹰项目。


那天做活动时,全场20多个人,没有一个是从这些周边学校来的,但是有从益阳,隔壁的城市过来,他们早上五点钟坐车出发过来,就是20多个人。


我就跟那个兄长讲这个话题,我说我以前真的就看不见二本这个词。


我当时说: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做公益的朋友特别关注两件事:


一件呢,是让特别穷的小学生,特别穷的孩子,读上小学,读上中学。另一件呢,是特别主流的,就是让特别优秀的北大清华学子,哈佛,斯坦福的学子去农村。


这两种事情大家特别关注,但是我说你们知不知道,我做闯闯这个项目,才发现原来有很多的年轻人读上大学之后就没人管了


我有一次真实的,跟陈昊对话,那时候还没有当我助理的时候,他就是做志愿者,我问:你们同学都在干嘛?


我先介绍一下他们的学校,他们学校叫做湖南信息学院,他们学校的非常干净,干净到什么程度呢,干净到没有垃圾桶,整个学校没有垃圾桶,特别干净,特别夸张。


然后,他们学校,有一个叫兄弟连的组织,做了八年,兄弟连有自己的军营,集中住宿,然后有自己的军服,迷彩服,他们学校的站岗,像军姿一样站岗的全是学生。就是他们每年入学会选两三百个人进入兄弟连,像黄埔军校,因为他们这一年就连上课都是穿制服,就这么酷。


然后呢,你看他们大一进去是不是心气特别高,你想想那种感觉对不对?然后呢,他是实习的时候跟我认识的,那时候我就跟他聊,我说你们实习里面最好的在干嘛?


他说在万达上班,真的这句话,就这么讲,特别好笑,在万达上班,我就问在万达做什么呀?他说在万达做金融业,我说金融的什么呀?他说P2P,我说那到底是在公司里是干嘛呢?扮女生聊qq……


这是真实的一个对话,你知道吧,这代表什么呢?当他们走上社会的时候,是不是要被狠狠地打脸,他们没有选择,做销售,然后做点营销,灰产,电商,直播,对吗?


他们其实有大量的世界是没有机会去拥抱的,我觉得其实有一部分进取型青年,这些二本里面可能有百分之几特别另类的那些。我们说另类就是可能想进取的人,但是他没有机会。


什么叫没有机会呢?对人生啊,有的时候啊,并不是要你对或者错,它要的是你有选择的权利。就你到了大四的时候,你有选择的权利。


但是很多人到大四没有选择的权利,他们的路看起来就只有一条,或者是很窄。他其实不是不想选,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还有别的路,或者他也没有觉得这些路跟他会有关系,思维没有打开。


所以我当时做闯闯的时候,就特别想做这件事,当时我自己就写了一个项目,叫闯闯大学,想给大家提供专业的服务。




 2. 做一件酷的事有多重要?  



在通识教育方面,中国非常缺失,


比如说你可能提供了写作,这就是内容,内容是一种专业服务,其实还很多专业服务的技能,是什么呢?


比如说国外的小孩从小就演话剧,做各种小实验,其实培养了很好的演讲,沟通,各种专业技能和商业技能。


在一些国外的报道都能看到数据统计,中国和美国在有一个领域差别也很大,叫做专业及商业服务,差距非常大。


专业及商业服务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润滑剂,你看同样是北斗跟这个星链,你看只要一篇文章,星链就全中国都知道了。


你再看中国,在中国破圈的科技新闻,总是腾讯,阿里,拼多多,你说大家能干啥,不就是去阿里购物或刷拼多多吗?


但你看看美国,亚马逊都没刷屏,但是谁刷爆了,就是马斯克上报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搜索了解马斯克的星链计划)。


北斗搞了这么多年,今天都全链网完成了,可是有星链当时那么火吗?星链还没做呢,但是人家就是那么酷!


这个酷多重要呢?到时候我再发一篇文章给你。


这个酷就是马斯克的传记里写过一个故事,就是他当时在小时候,可能跟你一样,他比你还小的时候,在电视机里看到过登月的故事,从此留下了种子。他就要做这件事情,要去火星。


你知道在一个孩子年少的时候留下这些种子有多重要,对吗?




 3. 希望你有机会推动这些年轻的事  



所以说我特别今天跟你聊呢,是因为我还挺感动的。


我跟你聊的这些东西,有时候,它们被你用文字呈现之后的力量是很强烈的,知道吧?


甚至我自己都没有把那些观点写到一个地方去,连我自己的公众账号都没有把它整理到一起,那就是我自己写的好玩的,但是当你真的这样梳理完后,我就觉得特别有力量。


我做闯闯最大的一个挑战是什么?


我告诉你为什么我后来没有去推这些事情。


当我核查局势,再重新做一次尝试,就是做闯闯的时候,我更像是一个旁白,因为我的年龄不再那么年轻,没有这个界面,我更像是一个剧的旁白。


为什么我不做?因为我觉得大量人没有get到我的点,如果只是做一个年轻人普通的事情对我来讲是没有吸引力的,你应该懂我的意思,我觉得那个不是我想要做的事,就是不会给我带来兴奋感


然后我今天看到你这个阶段,我就很有感触,我会发给你以前写的闯闯大学的我的想法,发给你看一看。


我也有一个想法:就是你做群鸟的时候,肯定会认识很多很优秀的年轻人,对不对?你也会遇到一些除此之外的人。我很希望,如果你真的有一天,你准备去做别的工作的时候,有时间也能把这些年轻的事情推动推动


我帮不了你别的,但是我认为我有一些方式能够让你破圈,你知道吗?至少比如说公益圈里面,像我在友成猎鹰里面,我推出过很多的人,像你这样的肯定是有办法能推出来的。




 4. 真善美,一个优秀的年轻人  



我觉得要做几件事情,就说真善美吧。


你现在做的是一件很善良,但不能叫一件很美的事。


“真”是对自己的,你的独木鸟是一件很真实的事情,在表达自己。而群鸟,你是在做一件很有善意的事情,因为它是对周边的伙伴的。


但是,什么叫很美的事呢?我觉得是让这个世界有点不同。


你做的东西肯定对社会有改变,但是你也许没办法驱动,你看看那些文章,你就知道这个东西有力量在哪里。


我那次讲完后,你知道有几个人想参与吗?我告诉你,有很多优秀的人都觉得这件事如果有一天搞,他们愿意帮我提供支持。


我还跟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也讲了这个话题,就如果真的是他,如果你们有一个圈子能结合起来会很棒。这个年轻人我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我非常非常喜欢,他很有礼貌,是北大哲学系的,然后呢,网球的运动员,校队的应该是冠军什么的,一表人才,很帅。


毕业以后呢,他去了黑土麦田,一年之后,他就去了清华的苏世民学院,就是每年在全球招100多个人,就特别优秀的地方,苏世民学院毕业之后,他又拿到了耶鲁的MBA……


特别夸张,因为这个MBA一般要有四五年工作经验的人才能投递简历,而他真的只有一年黑麦的经历。你想他的经历,就是北大,一年黑麦实习,然后就苏世民学院,耶鲁MBA,真的很快


我跟他的对话就这样展开,大概意思是他心里有点没底,他说如果读MBA,去找工作,会不会有劣势,因为你要去的位置,大家可能会觉得你这么年轻没经验。


我开玩笑说有没有可能张一鸣也一直在惆怅,特别想找一个很帅的,很年轻的25岁,27岁的副总裁,从来没有人履历合适过,你就是那个唯一合适的人。


他也是一个很有情怀的年轻人为什么我要介绍他的履历呢,因为他做过黑土麦田,聊到这里,刚才这件事我跟他特意讲了,他也觉得这件事很酷,但是你知道他很忙,我又没有那个心,但我们已经聊过了。


我跟很多人聊过,但是很多人,你懂吗,他们记不住,也不能够get到我的点。


其实如果真的有机会推动的话,刚才这个年轻人是绝对合适的,他的圈子也非常大,北大毕业,苏世民学院就是清华了,之后还有耶鲁MBA,而且这种话题放到全球,跟那些知名项目也是同一级别,就像黑土麦田,都是解决一个很重要的社会问题


然后你出现了,因为我看完你的文章,包括你说可能准备换工作,某种意义上我觉得我特别能理解你的感受,因为就是我经常也被别人不懂得,所以我相信你的更多想法是要被懂得,或者干脆就忽略,你也可以更自由地去做一些事情


我今天给你打电话这个事,就是我觉得,我想告诉你群鸟真正要做的事情,其实是和建党一样的,但他们建完党之后要去做一些事情


如果你做群鸟,青春记忆中最后只是几本诗词歌赋,其实那只是你个人的理想,很多人没有你这样的文笔,他们可能一辈子成不了作家,但是他们文字可以成为他们的工具。你的独木鸟就有这个气质,它像个精神的堡垒,喜欢的人能找到一种感觉。


所以我觉得既然你要换工作,我想把这个想法告诉你,因为我挺希望,也不着急,就是有机会,真的是可以有人来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5. 本该刷掉的面试者  


小超:


听峤师兄说起这个,其实我想到之前群鸟面试中印象特别深的一个面试者。


是这样的,我们看简历的时候都有点想把这个人刷掉,她书没有读完就中途辍学了,申请表上每个问题都写的很满,但没有一句突出了自己的亮点,表现出来的几乎是全是缺点。


比如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平时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不公和困难,也不能说是困难,就是说周围的人好像都针对她,世界对她充满了恶意,然后有点精神分裂,兴趣爱好和特长只有什么像购物,抖音啊,这样的一些。


这种介绍在我们脑海中勾勒出的一副形象,其实特别不好,让人担心相处起来会不会三观不合很不愉快。她的自我评价全都打的满分,但通过她的自我描述,我们却感觉她自我认知出现了强烈的偏差。


按道理当时本该在申请表第一轮筛选就直接刷掉,但我们没有这样做,而是想看一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便给了面试的机会。


结果你知道吗?在我们在面试完之后,居然所有的面试官都统一打算让她通过,你知道这个变化是源于什么吗?


因为她给人一种特别真诚,特别真实的感觉,她的处境真实存在,而在我们这些人的生活中,一向都被忽略,或者是根本看不到的,他们很难出现在我们身边,就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就是那样一群人


当她真的出现在我们身边时,虽然书面资料不堪入目,看她的朋友圈,也觉得很难认同,但是真面试的时候,看她看到我们的那种惊喜,然后所说的那些话,就是一种特别向往光明,而且很柔和的感觉。


我们也问她,我们说你觉得自己的正能量和负能量的比例是多少呢?她说大概正能量是二,负能量是八。


我们问为什么会这样呢?她说没办法,自己一直都在接触这样的人,又没有工作,然后每天只能窝在家,她说自己很喜欢看有启发性质的一些文章,然后我们问她一般看什么文章,结果很大一部分其实是一些特别通俗,或者在我们很多人看来就是一些营销号的洗脑文。


这样价值观的塑造,可能就导致她这样的性格,然后我们就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大一批人,他们没有我们优越的条件,却潜移默化被这个世界影响,带到了沟里


所以当她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伸手拉一把,当时就特别有感触,其实我觉得和峤师兄今天说的还挺像的,我们也很希望能给这样一群人,就是能够带来一些温暖吧。




 6. 闯闯大学:人生只有两个阶段  


峤师兄:


你知道陈昊吧,他跟你说的这个经历特别像。


在我的心中,他一开始是没有在我的雷达范围之内的,后来我才慢慢发现,跟你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因为你现在看到的他,跟一年前完全不一样,一年前就是那种讲话都讲不出来的那种人,虽然形象很好,但是你懂吗,这种孩子是没有展开的,所以我特别能理解这种感受。


你看一下我刚给你发的文章吧:


《闯闯大学 | 面向人生第二个18岁的创新学校》


其实我真觉得碰到你就好像让我又看到了希望,你先看一下开头和结尾,首先我希望做的这个项目是面向第二个18岁的。


18岁到60岁,我认为没有区别,在我的眼里,人生本质上只有两个阶段:18岁以前你什么都已经看到了,因为你有互联网,你都看到了,只是那时候你要在爸妈身边,而18岁之后你的行为边界也打开了


人生就只有这个边界的打开,所以我定义了面对第二个18岁的项目。


你可以再看看结尾,对结尾那个logo的定义。


这个标志我当时选了一个T跟U的组合,它不仅意味着 University,还是两个单词的缩写:try 跟 up。


try呢,我翻译成 敢闯敢创,up就 向上向善 。try up 本身的英文单词就是校准和迭代的意思,try up your life 就是这个slogan,我希望他们能校准他的人生


我当时特别想用机构的力量去做这件事情,也推了很多次,可是我身边没有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出现。




 7. 文字是最后的符咒  



我认为你应该能懂我,我写的东西和我的一个想法,它是要调动一个势能的,一个本来就存在于这个社会上的势能,但它需要有人能 hold住,只是我写的常常别人hold不住。


所以我后来宁愿不做,因为我觉得它有符号形象。


举个例子,你的独木鸟出来之后,你随便讲什么,我都会觉得有这种感觉,因为文字是有根的


以我对文字的理解:文字是最后的符咒。它一定是带了很多东西,它不是存在在你的手里,而是存在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就像在思维里弹钢琴





 8.  闯闯走进各大高校的设想  



关于闯闯大学这件事,其实我有很多案例,我跟大学的老师讲过,说如果我做闯闯大学了,你们能不能来帮忙,因为他们都有系统的,能把闯闯大学做得跟创新相关。


我觉得《大学》那篇文章讲的特别好,我希望每个人一开始都能学大学这篇文章,然后我还希望把这个项目推到所有的新生入学里面去


闯闯大学这个项目,要不是疫情的话,我很想推一个项目,你知道所有的新生入学需要有一些program,需要一些新生入学的辅导课对不对?现在都可以对外采购,其实我当时特别希望闯闯大学推一门公开课,这门课程是可以提供到所有的高校的新生课程里去的。


这件事真的去做之后,你知道我有什么优势吗?可能你年轻,我比你大一点,有很多社会资源的,我真的去对接高校,从上到下都是有机会的。


比如说找些老大站台,当大学真的有了一门课程之后,我是真的希望所有的高校大一学生都听一下这些课,他们才会知道后面的三四年有什么机会。


而且我更希望的是,虽然取巧要走一些985、211的学校,但更主要的是你做了几个这样的案例之后,可以进入那些很多人看不见的二本


他们新生入学有什么课讲呢?什么课都没有,你看我当时做了多少尝试啊,我认识崇武他们就是因为我做了一个5470的项目,就闯闯的年会,我做成了一个大盘。


那个年会展开,就变成了一个青年的逻辑,我用的核心词,是关于《少年中国说》的:“青年思将来,老年思过往,青年好行乐,老年长忧虑”。


这个东西的气质特别重要,你看那个5470,因为闯闯大学还没人搞,所以我先把这个拿出来给你看看,这是当时我们找的朋友他们想做的。


因为我们想去高校里做一个program,就等于说做站点的性质。我找了耶鲁中国的这边的负责人,找到这些人站台,因为我就想进高校,希望有闯闯大学的概念之后,最后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站点,这件事情要从源头去改变,最好能和学校对接。


我们做了一个规划,当时是一个公益组织的逻辑,包括你知道有个文创基地吗?我们是跟深圳的中心书城谈的,中心书城想跟我们合作,就你现在在深圳吧,我们也有朋友在,中心书城有六个点,六个书店,然后其中有一个书店,当时想拿500平方,就是一层来跟我们合作,只是当时我是没项目。


而且你在深圳的话,我有很多公益圈的朋友,就是特别多的一些朋友在深圳,所以调动资源很容易,也不说很容易吧,但至少是可以的。


一些人你应该也认识,大家都熟了,我跟他们也说过这些,其实这些人,跟那些刚才我说的那些,比如中国微软大中华区的首席战略官什么的,如果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出现,他们都可以帮你来私募。


当时我对闯闯大学的期待是什么呢,当时我们做了个APP,也做过社群系统,这些都很强,只是我没用起来,我们还做过很多努力,总理来长沙的时候,闯闯还见过总理,这些都搞过。


闯闯能走到一定的程度,是因为内心有一些力量,我能找到这个社会上本身向上向善的力量。


但是呢,我做闯闯的时候,有个很尴尬的地方,你知道这个社会它还讲究一个形象,对不对?


我的形象其实经常是旁白,不怎么出面。而我推动的年轻人可能就没有这么发光,因为很多项目它需要你眼睛带着光去跟别人讲,别人才会真正的被你感动


所以我基本上不能在面上去讲一些,因为这些项目都是年轻人在前面。后来也成就了一些人,像我们做音乐台,活动也做得特别成功,我们当时做县域的活动,经常有人给我打电话,我们当时提出来要在让1000个县城拥有城市般的文化活力,这就是我们提的愿景。


我碰到你,觉得你真的特别棒,然后我觉得不管是能给你一些启发也好,还是说有机会去做些什么也好,都会非常的有意义。





 9. 做大事需借助世间已存在的力量  



小超:


我感觉峤峰师兄在这方面经验是真的很多,而且感的所想,真的就特别的打动人。就是像我这样的人,特别容易被这种理想打动,哈哈,像我这种有点务虚的人。



峤师兄:


这不是务虚,其实我告诉你,就是有时候你做大事,需要借一种人世间本来就存在的、向上向善的力量,毛主席就是这么做的,对吧?有个力量就在这里。


上面有很多我们真正做过的活动跟梳理,只是后来我觉得有点推不动,我们APP也有,什么都搞了,然后活动就不用讲了,活动做了无数,还有我当时做县域,开始思考文化活力这个事情。


我有很多的想法,但是最核心的,我是觉得闯闯大学是我一直想要去做的一件事,因为我认为我的目标很简单,我希望闯闯大学是一个能够自负盈亏的项目,它能养到人,因为你如果有了这样的人群,你做课程什么的还是可以盈利的。


就像你,你有那个本事,可以告诉别人怎么写文章,这样也能赚钱,但是核心是什么?你流量从哪里来?我希望流量是从高校里直接来


当时5470的愿景其实写的很好,就是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要干掉 AIESEC 这样的组织,因为实际上他们大一的时候就要去国外推这样的项目。


我更希望大一的他们知道,比如举个例子,像群鸟。


不需要很多人,每个学校有一两个这样有情怀的人,如果你们有100所学校,那就有200个人,这样力量就非常大了,因为故事来源就很广泛了。


所以当时我就想把闯闯大学做成一个重要的枢纽,就是对于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我觉得你们最缺的就是社会资源,等你们有社会资源的时候,你就已经没有时间了,像我这样有资源的人,我还这样搞,别人会觉得非常另类。


但是你看,当我有这些资源的时候,我心中就或多或少的没有那些光了,因为我没有那个时间,而你们心中有光的时候,你们没有这些资源,能调动的东西很少,对不对?


那些国际性的组织,他们往往是在大学里就主动进去了的,我觉得一定要这样做,才会改头换面,才会给这些年轻人提供机会。


比如说如果每个大学里,推荐实习里面除了有联合国之外,还有像群鸟这样的项目,那不是一件特别酷的事吗?


因为国外的项目太多了,我给你发的每一个都是那种什么哈佛啊,斯坦福啊,耶鲁啊,回来的人搞的,全是这种玩意儿。


一个套路你知道吗?为什么呢?他们会PR (这里特指面向社会的公关展示),中国人不会PR,你算会PR的,但是你的PR是文字圈的。


我其实希望气质务实务虚都要有,你要解决学校的问题,学校问题的解决就是新生入学这个问题,我把合作建立起来,如果能完成这个事情,那就很酷了,所以我念念不忘。





 10.  为十年后种一棵树,5470 国际青年论坛  



所以,我们每年推5470那个项目,知道我们的5470一开场我们就玩成了什么样吗?


我们开了三个分会场,分别是三一集团高级副总裁组织了一次,远大组织了一次,然后还有在岳麓书院办了一次,岳麓书院的院长亲自出席给我们讲课。


整个项目跟你的群鸟一样,我的项目这个账号里也什么都没有,就是就是一篇广告文章直接开场,所以我非常理解你,看到你之后我就觉得也许还有机会,我给你看一下我写的一些东西。


看到了吧,这个东西,你懂吗,那真的都是我呕心沥血。5470这件事,我不是为我自己做的,我特别希望有像你这样的小伙子


我当时就跟他们讲,种下一棵树最好的时候,就是十年前或者今天。我希望我为你们,30岁的你们、36岁的你们,在十年前种下一棵树,这就是5470这个项目。


当时我是想为崇武他们种下的,就是你们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疯狂过,热血过,等到你们三四十岁各有成就的时候,你们会想起十年前种的这棵树,它不是到了今天才开始种。


我觉得种下一棵树最好的时候,还是十年前,永远是十年前




小超:


好棒的理想,而且崇武哥也一直都是我前进路上的一个榜样似的存在。其实我也算是崇武哥发现出来的,就我之前参加参加公益,也只是自己喜欢写作,写在qq空间里。然后崇武哥看了,就找到我,将我引荐到更多的活动,让我更深入地参与其中,就这样慢慢过来了,一代又一代年轻人,这样的传承感真的好棒。




峤师兄:


对,不过你知道,崇武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事业,我也有跟他们谈认真讲,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讲的:


5470 他们这些年轻人,不管信不信我都告诉他们:你们36岁的时候就会回顾起来,十年前你们干了一件很酷的事,这是2028年的时候。


我说2028年的时候要实现三个目标:


到2028年,我希望5470的全球总部在深圳,中国总部在北京,然后还要有一个5470欢行节放在长沙。什么叫欢行节呢?就是五月份的第四个周末,然后大家一起玩一次。


这是我的理想,一定要落实。



小超:


这个理想真的很具象,而且你知道吗,我之前参加公益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中国大地有这样一个小地方,这样一群年轻人在做这样一件事情,那如果放大,整个国家就像点点星光一样,这样汇聚,让我感觉特别有意义。你做的也是一件类似的事情,而且布局更加宏大。





 11.  中国的年轻人缺少杠杆  



峤师兄:


我觉得你们缺乏了杠杆。


你知道在国外,很多时候,因为年轻人的一次 TED 演讲就能改天换地,但你们就没有这种机会,其实你看,你一直走在一个很小的圈子,就是学生的圈子。


我觉得人的力量,其实当你的感性程度到那种层次的时候,是可以像一根针一样捅破天的,可以感动所有的人


我会告诉你,我现在很多的兄长,在我是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是我的老板,十年过去了,十几年过去了,他们都成了我的兄弟。


就是因为你年纪往上走之后,就没有那么大的界限了,所以我跟你聊天的时候,完全就是把你当一个小兄弟在聊,我觉得这是特别正常的一个过程,我从小就是这样的。


所以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就是我知道我曾经缺什么,我知道我曾经的野心缺什么:缺通道,缺对话的机制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建议你做群鸟森林吗?如果你真的有一天做的时候,你去衡阳、衡山也好,去长沙的岳麓山也好,这就定点了。


我告诉你,当你到30多岁的时候,你如果要100个人聚在一起,只能大家很早就定好一个时间,全部都来,这里没有别的方法





 12.  文字其实是种霸权  



我今天跟你聊呢,也是一股脑的,信息量可能比较多。核心来讲就是我希望就是你能思考一下。


如果你思考,我其实都做过商业规划的,这些项目是有很有机会的,比如说县域的文化输出,闯闯大学的教育。如果能进高校,这个渠道带来的流量绝对足够支撑它变成一个有收入的项目,后期的专业服务,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你可以看到,其实就像你做独木鸟,一看就是很多天写的,我写闯闯这个东西也写了很久,所以它才会有一种能跟官方渠道对话的逻辑。


而我认为自己目前没有这样一个年轻人,或这样的团队去推动这件事情。所以今天抛给你,也是很真诚的。


就是我有这样一件事,你相对崇武他们而言,更闲云野鹤一点,闯闯大学这个事,我真的希望你琢磨琢磨,因为你的群鸟这个事,我也可以帮你琢磨琢磨,而且我觉得很有意义。


因为你知道吗,在数字世界里拥有文字其实就是拥有一种霸权。


文字其实就是一种霸权。


你看,我有这么多想法,跟你聊完之后形成的文章其实就会有更大的power。


关于群鸟,我觉得它应该不光是一个美的组织,而是要能把很多的理想变成文字,持续的输出去,输出价值观


其实群鸟的定义,你个人应该是写作,但群鸟我觉得应该是用文字的力量去输出价值。


甚至就是要先学会输出价值,然后再开始输出价值观,然后用持之以恒的方式去改变一些人的认知,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如果这样的话,我特别希望就是你能够有机会思考一下,就是你有这样的群体和团队之后,我希望你能把闯闯大学变成一个社会创新项目。


我有些文章说的就是用社会创新的方式来创业,就那个逻辑,今天抛给你,让你思考。



小超:


其实我觉得很棒,这份电话已经录音了,这很珍贵,我可能要重复听,因为信息量还挺大的,对我的冲击也不小。突然听到一个特别宏大值得期待的事,说不定能改变整个社会,或者改变一些东西。





 13.  让中国青年走向世界  



峤师兄:


那我多跟你说说一些我的感受吧:


我特别希望闯闯大学是一个给所有中国的大学,特别是那些看不见的二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希望和选择的种子


特别是从他们新生入学大一的时候,他们应该知道自己将有哪些选择,比起985、211等名校的学生,他们有一个天然的,非常大的优势:学业压力不大。


他们能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像国外的那些高中生一样,去正常地发挥自己,而不要都是集中在了一些可能很窄的领域里思考。那么就要种下几颗种子。


而且我觉得要学会用整个中国的这样的行政机制和体制的优势。所以我特别希望它像 AIESEC 一样,能通过一些通道真正的推广和普及,让所有的大学开始真的新生入学有课程,这样的话会带来很大的通道和理想


闯闯大学本身能够成为一个社会创新类的企业,它能养活自己还盈利不错,盈利不错的情况下还能反哺自己的公益项目。


另外关于5470呢,我的理想就是:我认为5470这四个字母,我希望有一天大家可以很骄傲的告诉别人,这四个数字的中文谐音我是青年。


所以其实5470是一个中国青年的五四青年,世界青年的我是青年


因为我觉得只有用中文解释,才觉得很酷,选择数字是因为它是一个从国际政要到乡村创客都能共同记得的标志。


还可以给你透露,其实那个APP的最后你会发现,我在很早很早为了这个项目就花了血本,收购了一个域名:5470.com,因为我觉得公众号是无法走向国际的,唯有域名可以。


所以我是很认真的觉得闯闯大学是一个,先要有的国内基本盘,你没有这个基本盘,做不了国际项目。


而国际项目这两个之间是一个互补的关系,5470更像是一个论坛,而闯闯大学更像是一个机构,像AIESEC一样输出一些项目。


闯闯大学本身不见得是个 AIESEC,因为它名字非常的取巧,它更像是把一些项目推进去,比如群鸟,我觉得这个项目可以推到每个大学都有,那就是群鸟俱乐部之类的。


你可以到每个大学去找人,闯闯大学只负责把高校的通道打开,因为你群鸟进学校肯定有麻烦,进不去,所以这就是我对这两个项目的一些构想。


我非常诚挚的跟小超你介绍,是因为这两个事是我非常非常希望做的,而且我认为是我这三年,觉得最放不下的东西。


我以前的履历中是没有往这方便思考的,但当我真的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非常认真每天在想,和他们在一起,我就特别希望这件事情能成功。


闯闯大学呢,是为那些曾经给过闯闯帮助的,我都不知道学校的年轻人的礼物,最好的礼物。我觉得也是能帮助到更多的这样的人。


5470 国际青年论坛呢,其实是特别希望给到崇武,杨明,小超,你们这些年轻人十年之后的荣耀,或者说十年之后的一个记忆。





 14.  你也许能成为一个创业者  



小超:


其实听了这些我还蛮感动的,然后就是峤师兄,我在这里边,能帮你做一些什么事吗?



峤师兄:


我是这样觉得的,小超,关于这个东西呢,我的文字是18年写的,也没有说一定要推动什么,你可以放在你心里,你现在不是也还年轻吗。


因为你的群鸟成为一个盈利项目或者是企业和创业项目的概率不高,尽管它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社群,但是如果有一天你有机会,有兴趣的话,或者是你觉得你有这样团队组织的时候,我很希望你能来做闯闯大学这个项目。


因为我真能拉到一些资源去推这个,但我自己却很难做,就比如做摩拜单车,我能做董事长,但我不能做这个项目的操盘手。


所以我把这个抛出来,因为你既然打算出来换工作,那你其实可以把这当做未来的一个可选项,这样的话,我觉得也许你能成为一个创业者


就像我当初做闯闯为什么能见到总理,都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个点,其实可以往上推的,就差了大学这个项目。


闯闯大学这个项目,其实我只找了一个高校,找了清华的一个老师,他就把我推到团中央去了。


为什么呢?


我就说:清华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毕业生在各个县里面当县长,副县长,学校里是帮不到的,那么他们缺少抓手,他们心里是很孤独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或者说他们底下的人素质没有那么高。我说如果有闯闯在线起来了,至少可以成为他们的一个文化抓手,团中央马上就跟我联系了。


其实我就是说,我觉得你眼中带光,你也很年轻,如果你真的未来考虑创业这条路去做一些事情的话,闯闯大学这个项目也许是你可以考虑的一个点,我可能帮你打了一个基础,是理念的基础,未来还能助力的是一些资源和路演。


但能不能成为商业项目,这个东西我没法肯定,我们当时有规划,但是我觉得没有做成,不过机会肯定是有的。


我跟你说,有时候还没到公益项目,我们当时到一个县里,只是输出了理念,那个县就组织了500人的音乐会,特别夸张,当地的老师,琴行的老师,这些人在一起就能做得很好了。




 15. 托付和缘分  



我对闯闯大学的定义就是18岁,我观察到,其实三十几岁的人其实特别想跟十几岁人在一起,在我眼里没有大学生这个词。他们都是第二个18岁,这就是我倡导的东西。


所以当时在闯闯,很多年轻人很感动,他们做音乐台的时候,第一次出去做活动项目,没有被别人当学生。


因为我们做的项目很像是一个商业项目,就很专业,没有走任何学生路线,没有任何学生的东西。


我们音乐台的活动,第一个项目叫做《你来听我的演唱会》,第二个项目叫做《迈巴赫唱团》,都是感觉很商业的东西。


今天和你说这些,是我觉得你可以看一看,想一想,然后呢,作家是你的理想,但如果你有一天考虑创业的话,我非常希望你能考虑这样一件事。


它能做多大呢,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很有意义,如果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牵头,我觉得我还是很愿意去找很多前辈讲这个事情,我觉得其实挺有机会的,至少养活自己的机会很大。


我当时其实做过,但主要是我自己的人设,不能豁出去在前台,因为我年纪比你大太多了,不能自己去做代言人。


要不然的话,这个项目当时网罗的资源是很强的,我聚集了很强的资源,因为我能打动那些人,非常能打动,我跟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就打动了。


所以我讲这个的意思就是那种:我手里搞了个事,好想托付给你啊,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又不能给你压力。所以我想告诉你,托付给你的前提是当它能够真的成为你一个事业的时候,我觉得才有意义,否则的话你帮我这个忙没有意义,到时候还拖累了你,没必要。


因为你自己的事情也很多,如果不能成为事业的一部分,我觉得就会耽误你本身的事情,一边工作一边有自己的群鸟,就可能很忙,但是我们可以种下一颗种子,有时候这就是缘分



小超:


我觉得很有意思,其实听峤峰师兄用这样说,你知道最打动我的一点是什么吗?就是你的构想中有一个很庞大的故事在里边,然后我会觉得自己如果能成为故事的一员,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变得简单而纯粹。


因为我一直追求成为一名作家,在我看来这要经历和体验很多的事,而你说的接触和帮助年轻人,这其实一直都是让我心动的事。所以这件事我会认真考虑,放在心里,今天这份通话,我也会用心的梳理好的。




 16. 深圳适合创业  



峤师兄:


而且因为你在深圳,你的新工作还应该在深圳,对吧?


5470这个概念,当时我就想选深圳,因为深圳是比较国际化的窗口,而且深圳是大学除了北京之外最集中的地方了,你应该知道崇武他们原来都在那里,现在人更多。


而且深圳的公益组织我认识很多的朋友,也就是说,我说的这个东西你可以考虑,如果你真的动心,可以琢磨一下,因为这并不会影响别的方式,你可以尝试


我可以介绍一些人,就在深圳,你可以去交流,去感受,比如说原来中慈展的秘书长,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就是原来有个中国慈善展,他刚退下来,他们都有这个圈子,很多朋友。


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这种项目,其实就要有一个人眼中带光的去做,让大家相信他会实现,其实很多项目都需要合适的力量聚在一起才可能成功。


又因为你正好在深圳,这个还挺重要的,因为这种项目只能在深圳和北京做,当时我就特别希望深圳是一个最主要的战场。因为北京实在是有名的高校太多了,深圳还不是。而且在深圳我们有中心书城的那些线,如果你在那里,我都可以帮你对接起来。


中心书城的好处在哪里呢?当时我们对接的是中心书城里面专门负责全国市场的老大,因为中心书城全国开始开各个点了,比如在湖南之类的,而且他们当时是有空间的,如果我们有项目起来,他都愿意拿空间出来给我们,我把品牌经营的很好,知道吗。


所以你说你换工作的时候,我觉得如果你去找工作,一年拿多少工资,自己应该也知道,肯定有一个底线,如果你能够用一个这样的项目,在给你的框架的基础上拿到融资,给自己发个工资肯定够了,我觉得或许你可以活得更洒脱


我是认真地这么觉得,因为你的工资不会高到天上去,在你们这个年纪,应该只是还好的。


我这些方案,如果有人去路演,是大概率有可能拿到钱的,比如影响力投资,我还可以推荐到社会价值的投资。深圳有个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它都是友成孵化的,这些通道我们都有,我们还入选过那个未来社创独角兽什么的,我们都搞过,闯闯这些渠道全都有。


所以我就说如果你真正去做这件事情,你把它做成了你的职业,哪怕是你群鸟这样的项目,也可以做成一个可能拿到影响力投资的项目,不说拿到很多,可能一百万,几十万,那种给年轻人发展的东西。


这样的话,你的团队就会有一群人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就不必用一边上班一边兼职的方式搞了,这样力量完全不一样。



小超:


对,是这样的,确实我们现在很多人面临一种自己在做的事情和自己想做的事情,理想和生存二选一的情况



峤师兄:


你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因为你在深圳。


我其实在长沙的这个项目就有点尴尬,因为这种项目它一定要在那种本来就有钱,而且本来就比较国际化和大的城市里,它才很容易起来。


比如一些项目理一理,往什么腾讯,那种圈子里晃一晃,一下子就出来了。没有那么复杂,因为它很有情怀,很有理想,它有一个很大的愿景和初心。


你要去为所有的大学新生服务,只要你跟我们讲到一个关键点,那很多资源就都上来了,所以我是很认真的,从我的商业敏锐度来讲,我觉得在你换工作的时候,如果真的很喜欢,你可以考虑一试,这是并行的东西,知道吧。


拿到融资后,你也就自己给自己打工了,哈,不过创业就是给团队打工,其实累的要死。


你应该知道行动派这样的项目吧,他们去年销售都过亿了,课程销售。他们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业项目了。行动派几年前就很有情怀,所以我就觉得深圳有这个土壤,他们也是到深圳之后才做大的。


你想一下,我刚才和你讲我们要进所有的高校,对吗,“所有的高校”这样一个理念打过去,很多机构还是会很乐意给钱的。


你认真考虑一下,真的,我觉得如果你换工作的时候,你现在自己又忙群鸟,如果这样选择的话,相当于说你就有一个机构去忙你这所有的事了


即便你群鸟的理想是大的,但也可以装到这个框架里面去弄,因为你的群鸟没有商业故事,它只像一个项目,而商业故事必须要有一个框架。


而且讲实话,我觉得我们圈子里有很多人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如果真的做商业项目,他们都可以帮到忙,每个人给点支持,这个项目就起来了,懂吧。


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人生理想的状况,如果你真的觉得可以,有兴趣的话,这个项目其实推动起来的商业部分难度,反过来没有你想的那么大。




 17. 做成一件事,离不开他人的帮助  



小超:


其实我比较担心的是,做这个项目,我怕自己能力不够。



峤师兄:


我的感受是这样,小超,其实能力都是跟着行为来的。


我觉得你眼中带光,所以我认为,这个东西你可以当做你找工作的一个尝试,我特别希望是在你有精力的时候去试一试。


其实就像马云是个精神领袖一样的,或者说雷军讲找到合适的人是一样的,你只要用你的理想去感召到合适的人,就和你做群鸟是同一回事


就是有很多的人,肯定有很会写程序的人,也有很多可能从其它组织出来的人,深圳绝对不缺人才。其实更重要的是气质和调性,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你就很想和你说这个。


我做这个项目的初衷不是说单纯的做出来就可以了,因为它很容易就拐成了一个特别low的项目,你知道吧,但是像行动派它守住了那个气质才越做越强的。如果你没有那个气质,是做不起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在深圳有机会。


而且崇武他们都非常熟悉这个事,如果真的你有兴趣做的时候,你说你缺能力什么的,他们都能帮你。


而相比于他们,你是最有可能做这个项目的,因为他们现在都在学校或体制内,但只要你搞,他们都可以参与。如果真的要有人牵头搞,你可能商业不是最强的,但我觉得你的感觉应该特别能get到这个点。


你一定要相信,要做成一件事,需要得到很多帮助,就是我经常讲,你要做一件事情,如果你想利用十个人用到十个人,其实是难度很高的,但如果你做一件事,能被十个比你能量大的人利用,那就很容易成功。


所以你只要琢磨,这件事能不能被十个能量很大的不同方向的人利用,如果可以,其他成功概率也蛮高的,讲通俗一点,就是利他


那小超,我就把这个给你分享了一下,期待你的梳理。



小超:


好的,我真要好好消化一下,估计说了上万字,感谢峤峰师兄真挚的分享。



小超 

公众号独木鸟作者,群鸟计划发起人

整理于2020年6月25日(端午)


我要创业吗?为了被忽视的一群年轻人


参考资料:

1. 了解峤师兄:《有理想,有立场 | 一位兄长眼中的群鸟

2. 了解一个社会问题:《看不见的二本学校学生》

3. 了解5470国际青年论坛:《 一起闯闯,青春向善》

4. 了解5470实施情况:《回顾 | 5470国际青年论坛》

5. 了解5470地方版:《5470国际青年论坛:地方版》

5. 了解闯闯的县域行动:《让1000个县城拥有文化活力》

6. 了解闯闯大学的构想:《面向人生第二个18岁》



若对独木鸟或群鸟感兴趣

欢迎翻阅➤


《独木鸟指南》


《群鸟邀请函



我要创业吗?为了被忽视的一群年轻人



独木鸟 | 知乎:独木鸟的小超 

邮箱:ceo@smallsuper.cn

 个人微信:jianghuiyongheng


我要创业吗?为了被忽视的一群年轻人

飞奔着点个在看吧▼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