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并加星标,一起成为独木鸟


云海.png


独木鸟日记 | 2019年8月1日



1


窗外下起了好大的雨,淅淅沥沥的,天色很暗,天空像是灰蒙蒙的幕布,窗户上布满了雨点,我刚睡醒,在醒来之前,我正在做一个好笑的梦,梦里我没了工作,但因为觉得之后很难找到这么闲适自由的工作,不禁感觉沉重和压抑起来。


醒来后,喝了杯水,心情就舒服多了,想起刚才梦里的场景,不禁有点好笑,不就是没了工作吗,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找工作也很简单嘛,在安逸的环境中待久了,人还真是容易失去斗志,变成像被圈养的羊羔,忘了自己本来就是在荒野间飞翔的雄鹰。


我想写点东西,可是现在又写不出来了,上午时在看村上春树的《且听风吟》,说实话第一遍看的时候,我没有弄清个所以然来,因为不太喜欢那种表达方式,含糊而有点错乱的时间线,还有一些看似有点矫情的表达,可是当我仔细重新读的时候,又觉得有一点滋味了。


看书的滋味,就是放松自己,将自己投入作者写作时所陷入的那种意境,而不该是狭隘的排斥,沉迷于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


随着我们长大,不再单纯和可爱,接受的信念和对世界的认识会逐渐的定型,于是阅读的排斥就会更大,这时,看那些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的图书类型就会像是一场在泥淖中的跋涉和挣扎,甚至会觉得恶心。


但这是暂时的,去冒风雨,跳出安逸,是获得更大的视野,和全新的幸福体验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2


我想收回昨天的话,因为之后所看到的大冰写的好几个故事都比不上昨天我看的第一篇。


看多了相似的旅游故事,就感觉像在传达一种旅行的观念,渲染出一种诗和远方,擦肩而过相忘于江湖的意境引人向往,但实际上,根据书中所写之具体行为,这些角色之间的故事和情谊又远没有所渲染的那么深,若将它们翻译成现实的剧情,着实有些寡淡。


可大冰又偏偏钟情于将这寡淡的剧情,用一种温柔又流浪歌手的笔法,放在拉萨或是丽江这样的地方,并添加酒吧、乐器、歌唱这样看似诗意的元素,给整个故事注入一种放荡不羁的情怀,其实也就是煽情吧。


他的写作手法相当娴熟,所以即便是寡淡的剧情,也能写出畅销书来,而且某些词句确实也打动人心,但我又想,这种华丽又怀旧的笔法,为什么有时候会给我一种空洞的感觉,像是在演戏呢?


或许是因为那些意象和经历,他所渲染和表现的灵魂和情怀,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丽江、拉萨,更没有酒吧,以及走马灯式来来往往的姑娘,不是歌唱,也不是时光。


面对这样的故事,我并不向往,所以看多了几篇,便就生出些许排斥。


其实,在璀璨如光的生命里,即便没有奔赴远方,没有流浪的歌声,也没有酒吧和姑娘,但依旧可以有无尽的浪漫和故事吧?


可为什么大冰的每一个故事里似乎都在强调那份不平凡的故事性呢?


好吧,我明白了,或许我是讨厌那种宛若坐在火堆旁侃侃而谈,凸显自己经历丰富故事众多的炫耀性质的姿态吧。 


虽然有时候我也会被讲述者的幽默和温柔所打动,但听多了,就会觉得共鸣太少,而对方却又不经意间好像是在骄傲的炫耀,炫耀自己的酒吧,炫耀自己过去的潇洒自由和豪迈,炫耀自己朋友满天下,炫耀那轰轰烈烈的流浪,炫耀多才多艺的歌声和演奏……


这着实让人有点儿不爽,哈,但我冒出这样的想法时,又产生了怀疑:这是我的错觉吗,还是说其他人看到这些的时候也会和我有同样的感受?


后来,在知乎搜索大冰,看到了很多和我相通的想法,其中有这样一句话:


“有人拿大冰和三毛相比,然而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除去基本的语言,你能从三毛书中感受到生活,感受到一个理想主义者和现实生活的融合与碰撞,而大冰不能,可以这么说,三毛是活成了文艺,而大冰却把自己装进了文艺的套子里。”


确实,是生活,感受不到生活,像从始至终都在一场盛大的戏剧里,将自己装点为主角,向人展示自己的好。可是,真正的主角,是在现实里而无需伪装的吧。


就是这样子。


3


这个世界的人们喜欢什么,认同什么

我又喜欢什么,认同什么

一旦两者交叉,就值得用心去写,

既是对自己的犒赏,又是对世界的贡献

但绝不讨好自己所不喜欢不认同的价值

我要将生活写到感动人心

我要将思考翻出闭塞的幽谷

我要将人们遮掩之情描述

我要撑开世界沉睡的眼睛



4

内容创作者:


生态中内容创作者和内容消费者都很重要,对我而言,独木鸟应该是一个生态,而我是内容创作者,但只有我一个内容创作者是不够的,我需要创造出其他内容创作者发挥的空间:比如说将解忧杂货店问题进行公开征求建议。并可以由他人提供方案和留言创作。


邀请机制:


寻求内容创作者可以采用邀请机制,或许能得到更多有价值的观点,而且所谓邀请,是主动出击,而非被动等人来。


做主动的事永远比被动等待要好,至少我们早创造故事。


制造稀缺性,制造垂直用户群,其实我可以试试做个“独木鸟”官方群,只有邀请才能进群,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运营社群。


还有一个问题,邀请码究竟该怎样发怎样用呢,如果制造了壁垒,又能给人什么惊喜呢?或许邀请码可以作为公众号关键词回复的钥匙,但是惊喜又是什么呢?


我独一无二的东西,这些笔记算吗,哪一些可以公开呢,开放和封闭到底该选择哪一个呢?肯定应该是开放吧,那么壁垒究竟有什么用呢?


“送你一个邀请码,如果你邀请朋友来独木鸟,发送邀请码,会获得惊喜 ” 这样吗?看起来好营销哦,我不喜欢,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还是不要做这个吧。


我要将技能点更多的加在内容创作和设计上。 粉丝少也没关系,打磨作品的事情永远不会错。


最坏的结果不过大器晚成而已。



5


刚才做了一个哔哩哔哩的视频日记,发现真的好简单,而且很快就做好了,手机摄影真是方便,我才不要再用其他的工具或者用pr这些软件做这么简单事。


忽然觉得这个时代是我的时代,又产生了强烈的自信心,是的,只要我将自身的潜力发挥出来,可以做到的事,远远超乎想象。


有内容,就要及时的发布,积累了一定的量,就要及时的整理和汇总,并创作出新的内容。


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化自己的创作者身份的价值,否则就只能是怀才不遇。


我一直相信,金子总会发光,但是,也有前提,请让别人知道你是金子。


我从来都不去追求什么虚荣,也绝不高调张扬,但是,我也必须明白,要向这个世界敞开自己,那样才可能会有更多的人邂逅我的世界。


梦想需要现实支撑,而现实,就需要我以更加包容和谦虚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而不是自命清高,姜太公钓鱼一般,等人前来。


主动,这两个字,会让我厚积薄发的日子来得更快些,所以啊,趁着年轻,请骄傲的大步向前吧,小超!






附:或许你还会喜欢

我也曾和你一样 | 写给四年前听过我演讲的一位学妹

第一次把文章做成文字视频 |《璀璨的日常》

这些,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独木鸟解忧杂货店:说出你的心事,它将为你解答




分割线.png


策划:公众号“独木鸟”

作者:想成为作家的小超


2019年8月1日



       在这里,我们是独木成林的鸟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