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5月7日,到今天,本公众号日更43天,没有一天断更。


在这些日子里,纯靠内容更新,以自己只有300好友的狭小朋友圈为半径传播,粉丝有所增长,但也不过是从两百多人到四百多人罢了。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而另一方面,这段时间我在知乎上只更新了两三篇回答,粉丝数却从三千多,在极短的时间内,涨到了九千多。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现象真耐人寻味。


公众号的日更,对我而言好坏参半,好的一面是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多么累,都在持续输出,形成了一种仪式感,而坏的方面是给自己增加了额外的压力,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


写作,对我来说本是生活中很自然的事,但日更不是。


因为时间束缚,写的东西便会有些急,不能耐下性子去写更有深度的内容,多了每天都要公之于众的心理包裹,很多时候写作的心境就不再从容。


虽然期间也有写出过让自己喜欢的文字,但总的来说,文字的意境和内心驱动,已开始受到热闹繁杂的一些东西侵蚀,表达和谈吐的志气有所收敛,对世界坦荡明朗的勇敢表述都要少了许多,多了许多顾忌。

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件事,第一次是那篇《
日记5.10 | 她说社会的黑暗让人想哭,可我却不这样看》,当时我这样写到: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本来只是在自己日记中对这件事表达观点,劝大家不要太偏激愤青觉得社会黑暗,结果当天那个事件中的朋友发了一个动态,说:从来没有因为一篇文章那么讨厌一个曾特别喜欢的作者。


当时看到这样的话,其实挺难过的,找她私聊想解除误解,但她回我:“你想要流量,想引起讨论,打算做公众号都可以,这样的事件确实抓人眼球,但请客观,我懒得计较,先忙了。” 


我直到那时才知道,原来我日更,在日记上表达从自己视角所看到的事情,写出自己的观点,在一些人看来,居然是想要流量引起讨论抓人眼球,是这样的一种可鄙模样吗?


而我日记里写自己所看到所想到的内容,并不虚构,又哪来不客观?难道只是因为我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场吗?


恐怕不是,更多的或许是因为我写到了不太欣赏的一些行为,而被人对号入座,误以为是对她的敌意和针对了吧。


这让我有些无奈又好气,次日便写了另一篇日记《日记 2019年5月11日(周六) 因写的文而被人讨厌了呢》,一向文字少露棱角的我,最后居然也情绪化的写下了这样锋利的句子:


我已经尽力了,如果还有人讨厌我,觉得我日记是在针对谁,那么爱怎么想怎么想去,我写我的,爱看不看好了。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也就那么寥寥几次。


每次都是当我写的内容,提到了具体事件,想以小见大讨论一种社会现象,或者想指出某个事情不对时。


即便我想的是对事不对人,也从来没有清晰的指出具体的人来,但也可能会有人对号入座,然后说我不客观,不清楚具体内情,甚至说我不负责……

比如前两周,我收到一封来自陌生读者的邮件,说自己换宿舍从7人到6人寝的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不愉快的事,因为有人必须要搬去别的宿舍,他们事先约好摇骰子决定谁搬出去,但之后她室友输了却耍赖,她很生气,说那干脆自己搬出去好了,但后来越想越觉得委屈,于是发邮件问我:“好人真的不好有好报吗?”


来自陌生人这样的烦恼,本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既然被信任,我就也会想用心回答,提供自己的视角和建议。


于是,我写了回信,就有了那篇《观点:好人真的不会有好报吗》。


在信中,我写到了她室友耍赖撕毁约定的不妥,指出她们不应该妥协去纵容这种行为,并从这件事发散,写了一些人类社会规则和法律之间的关系。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但当天深夜,那篇文章却收到了一个读者很长的留言和批评: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我公众号的阅读量很少,这些留言你们或许很少有人注意。但每一个留言和评论,在我这儿却会被小心翼翼的认真对待,甚至看上好多遍。


这几个留言让我很不安。


本来看到前两句批评的留言时,我还不以为然,觉得自己问心无愧,直到后来,看到留言说那个我批评的女生很喜欢我的公众号,还是她将这个公众号推荐给写信的女生的,而这件事错综复杂,她心力憔悴的时候,想看看自己喜欢的公众号,结果却看到了我这篇文章,感到自己被喜欢的公众号当做了只会撒泼耍赖的坏人而特别难过。


那一个瞬间,不管我所写的内容是对还是错,我都因为觉得自己的文字伤害到了喜欢我的人,而产生了巨大的自责和愧疚,于是道歉认错,并决心再也不用公开的文字去批评他人。


而第二天,写信的女孩写了一封更长的信给我,说感谢我的回信,并问我是否猜到了留言的女生是谁,另外还讲了许多她们之间的故事,说了些人与人相处的细腻的想法和纠结。


但这次,我只写了一封短短的回信,标题叫《与其敏感在意他人,不如专注于自己的人生》,谈了谈自己待人处事的经验,就不再发表更多看法,更不去评价他人,公众号的推送也再没有提及这件事。


之后就没有了下一封回信,不知现在她俩是否已经取关。


我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所以对于一些事的看法和建议,不可能站在上帝视角从头到尾还原真相,我只能站在自己角度,从我所得到的信息,以自己的视角去进行判断,写自己的文字,这样又怎能顾忌到所有人?


可人们总是希望被说好话,如果有一天,我在日记中提到了不欣赏的真实的事,就会被认为是敌意和冒犯,这样一来,我写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就充满傲慢和偏见甚至一文不值了。


如果要讨好所有人,那我估计连日记都永远只能歌颂他人,而不能有真实的表态,甚至连观点都要支支吾吾,含糊圆润面面俱到。


这样一想真感觉有点儿辜负自己的初心,想想自己现在所做的这些,又觉得有些不值和心酸。


明明现在我有全职的工作,早上七点多就骑车去上班,晚上六七点才回来,大小周工作制,有时候周六还要上班。


即便这样,还每天保持公众号日更推送,还做音频和电台,又有自己的网站计划要更新,精力本来就不够,时间压力也逐渐大了起来。


每天很晚睡又早起,再加上有时还要面对这样莫名的指责,让我深夜写作的心态又疲倦又如履薄冰,鼓励和回报却微乎其微。


虽然我并不为回报而写,但这些负面的疲倦和沉重,没有正面的激励所抵消,便直接影响到我的创作质量。


我本想将独木鸟做成一份优质的杂志,而不是如今这样简单的生活记录,可是现在,因为更新频率高,没精力写太多深度长文,于是它只能将这些内容混淆,今天写这个,明天写那个,这种不成体系的凌乱,加之时间上的仓促,以及推送的公开性和他人的留言以及态度,让我写作的心态不再轻盈。


你们也许没看出来,但我对于自己近期的许多内容质量并不满意。


昨天那篇日记《莫忘少年凌云志,曾许世上第一流》,便是在提醒自己。


构造一个小而精致的乌托邦,追求一流的创作和设计,逐步迈向自己想要的未来,我本该是这样,所以又何必将自己的想法,将所有的积淀都每一天向外界展示和汇报?


我追求的明明是厚积薄发,那为什么有要在短期内费力不讨好的日更并给自己的创作埋下一些不必要的压力和阴影?


更何况对我来说,日更其实算不上对写作的坚持,即便是不发推送,我也一直在创作,笔记软件中也已经有9600条、总计上千万字的记录,这些没有读者的文字也不会白费。


公众号独木鸟:取消日更,停更声明


所以,我决定取消“独木鸟”的日更,并暂时停更,待全新改版后再复更,预计七月吧。

说到底啊,人的梦想永不终结,又怎能半路上被浮躁和他人观点所裹挟,若偏离了初心,便让自己调整一会儿,重新回到跑道上便是。


沉默奔跑,只是为了在将来那寂静夜空深处,奏响最闪亮的声音。


再见了各位。


来日相逢时,这儿应已焕然一新。


2019年6月19日

将要消失一段时间的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