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6.18 | 莫忘少年凌云志,曾许世上第一流


有时动笔会有些偷懒,脑子像个生锈的机器。


平铺直叙的流水账,直来直去,无聊的像一只闭上眼的乌龟。


我所追求的写作体验,不该这样,它本是奇妙的艺术,在日光渐移的瞬间,用笔画铭刻时间。


文字的简单组合,却可一遍遍勾勒世界的复杂,飘逸而行,踏雪而歌。


总有一天要抵达那个境界,即便只是用文字,也能将世界栩栩如生描绘下来,让人读得生动,并在脑海中溢满真实的感受,精神共鸣,酣畅淋漓,如此才是妙笔生花~


我要学着去用侧面的光晕,描绘出自己想描述的东西,想绘出水的灵动来,就去描写重力的撕扯,想画出火的锐气,就去形容风声,想剥开一个人的心,就去琢磨他的行动和细节的点滴。


要像虔诚的工匠,愿意花时间打磨精品,而不急躁,这般才能算是我心中的作家。


写作的艺术性,就像是捉迷藏或走迷宫,弯弯绕绕,穷尽思索,才能有那契合的灵性,而不止是简单传递的信息,更要有思维的巧妙,语言的乐趣,情境的重现,精神的共鸣和意境的体验!


传世之篇大都如此,能在某个瞬间直击人心,让人拍案叫绝甚至感动落泪。


虽然我常常笨拙得顾此失彼,但一直想要有更高的追求。


所以,宁缺毋滥吧。


莫忘少年凌云志,曾许世上第一流


2019年6月18日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