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满怀期待,因为我决定了要租的房子,感觉美美的,今天也签约了,一个月下来五千多,和朋友两人分担也能负担的起,可是押一付三交了一笔特别大的钱,好几万呢,顿时卡里就一穷二白,还找家里借了些钱。


我第一次感觉挣钱真是不容易而想花钱可真是太快了,想到家里还有经济压力,就觉得自己此前真是不够理解父母的一些用心良苦,果然是只有当自己去面对这些现实问题时,才会有更深的认识。


另外,我和朋友租的是自如的两室一厅,可是自如的名声似乎不好,甲醛致癌事件在新闻上常有看到,这不,前几天还有一个3岁小孩因自如甲醛超标而得白血病死掉的新闻被发酵出来。


朋友满心忧虑,但我却不那么担心。


首先呢,自如号称有30万自如客,而这样的危害性事件却没有特别多,说明遇到的概率极低,只是因为太过贴近人们生活以及太过恐慌话题性,所以才给人了强烈的冲击印象,在心理学上属于易得性偏差,类似于之前的滴滴打车事件,我们可以提高警惕,但因噎废食就没有必要了。


其次,租房市场的各种乱象频发,黑中介和坑人的房东比比皆是,而大平台的好处就是透明化和标准化,省去了很多烦心事,即便价格有些贵,还有服务费,合约中还有一些退租不还押金之类的流氓协议,但总体上来说,至少事先都说明了,不至于事后再挖坑给我跳。


至于甲醛,它至少在这个房型的介绍中,有明确甲醛测量的数值和保证,如果到时候真有不符,给大公司舆论压力寻求赔偿也比去找无名小中介撕逼要来的简单和顺畅,所以其实也算是理性选择。


话说回来,其实我们做的每一个选择也大都是在自己内心有了判断标准才去做吧。


可是已经签约之后,一起合租的朋友伟宁却时不时给我发消息,说担心自如的甲醛问题,他有时给我发个甲醛致癌的新闻,有时又说他一个朋友就遇到这件事。


说实话,我有点烦这种消息,因为这种担忧对于事实没有多少帮助,毕竟已经签约交钱了,另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房源选择,它对事实无济于补,反而会给人带来沉重的烦恼和担忧。


所以我真的超级想让朋友豁达乐观一些,劝他不要太紧张了。


我说:“这间房app上说了,是“深呼吸”系列房源,空气质量很好,甲醛检测数据也可以直接看到。”


他说:“这个质量检测属于自检,而不是环保局之类的检测。”


听了这话,我看着app中合同部分那细致到检测数据小数点后两位的 “空气质量检测报告” ,陷入了沉默。


我摇头苦笑,自己难道还要去做自如的危机公关,将他人劝说信任自如不成?


“要不然我们去请人来探测一下?” 我试探着问。


“专业检测很贵的。”他回答。


我无奈的说:“那就别整天想这事了,你想得越多越会怀疑,自寻烦恼。”


他说:“因为有朋友出过自如房的问题,所以比较在意。”


我说:“不过自如有几十万租客,也就少数有问题,不要太紧张了,那样很累。”


他说:“但是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起诉,不过最终得不到解决。”


这样来回尝试了好几次,我才意识到,一旦某个人身边有一件类似事例,就可以对一件事物产生强烈的怀疑,外界的劝说很难动摇。


我没有想替自如说好话的念头,只是想到之前我们既然已经权衡了利弊,也做了决定,而且我们的钱都已经花了出去,总不能还没住就损失五千多押金吧,既然都知道必须要住,而且房源信息中也有了承诺,那么此时还去担忧这个问题,又没有解决方法,那就是有害无益的自寻烦恼了吧。


当我发现无法说服对方不要担忧的时候,感觉有点儿无奈,心想,怎么就不理性的分析一下全局的概率和利弊呢,这样仅凭个例就悲观和担忧,该活得多累啊。


但后来,当他说起他家人的事情时,我便意识到自己刚才这个想法其实是理性到有些冷酷了……


是的,在大概率上理性判断,我的想法和决策没有错,但放在更小的范围,那些真正遇到灾难的人,他们的处境却是致命的,风险概率虽小,但一旦发生便是对渺小生命的沉重打击,而一旦亲眼目睹或经历这样的事情,又怎能再轻易做出数字化的理性判断呢。


这样想来,同样的道理,在我上次某篇日记里,讨论的社会是否黑暗的话题,我所引用的事例,讲述的社会大局观和理性逻辑没错,但具体到更小的范围,到那些真正面对灾难身临其境的人身上,我那些言论就近乎冷酷和刻薄了,也难怪当时会有人因此很难过,甚至开始讨厌我。


是我苛刻了,对不起。


可是,这种理性的大局观,却是在我成长的路上,不断阅读和思考中一步步咀嚼而来的获得。


小时候我也很简单,世界的颜色分明,非黑即白,看到路边的拾荒者都会觉得他们穿着捡来的烂拖鞋真是可怜到让人落泪,当我看到有人受伤或委屈只会觉得他们是弱者值得同情然后对欺凌他们的强者满怀憎恨,觉得那些人就是坏人,看到新闻报道什么社会事件,也是义愤填膺的捋起袖子想去为正义而战……


可是,不是这样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当我看多了拾荒者的欺骗和钻营,看多了有人假扮弱者装作委屈煽动舆论情绪,看多了社会事件背后的那棋盘和规律,懂了更多就自然而然的变了。我相信正义和善良,但我明白就像刘慈欣在《镜像》那篇科幻中所说,“历史从来都不是由正义和善良去写成的。”  现实也不是。


所以,我即便以理想主义为追求,但思考终究要回归理性,这也是我给自己的束缚, 属于“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的另一个版本。


但理性不该是不近人情的冷酷,是我疏忽了。


当我想到这一点后,马上给伟宁发了信息


“这样啊,我们确实要注意!身体很重要”


“嗯” 他回复。


我马上去淘宝搜索甲醛,找到一大堆检测仪器和空气清新剂,然后把截图发给他:“我们去网上搜搜,防患于未然!淘宝一大堆,不知道你想要哪个?”


他发来笑哭的表情,看来心情轻松了许多。


我说:“我们一起凑钱买些这个还是可以做到的,让你心安,值得~ ”


“嗯~” 他回答。


我说:“你挑好了就告诉我,是买探测仪还是除甲醛的空气清新剂都行,我下单后,周末我就去将室内甲醛全部消灭,给你一个清新的新房~”


“哈哈哈哈,要不买个测试的和清理的一起!” 


“那就先买测试的吧,达标就不要清理的了~”


“哈哈哈哈,也行~”


说到最后,看那哈哈哈,也能感觉到屏幕另一头那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其实从理性上看,好几百元买一个探测仪去检测甲醛,一次性用了后估计就一直会闲置,而且很大概率没有问题,真不划算。


但能让人心安就好了吧,一起居住的朋友能够更开心些,少些担忧和顾忌,对我来说,也会是一种轻松和愉悦吧,从这方面来说,这却又是划算和理性的了。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当人们评判事物的价值时,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理性分析或看性价比和实际价值。


比如说在一个理性人看来,钻石在这个世界上并不稀有,而是营销和垄断所造成的稀缺和高价,但是一旦社会共识形成,钻石作为珍贵的定情信物而存在,那么即便知道它没有这个价值,但也会因为其他人认可而不得不去接受它的价值。


当你送一个钻石给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即便是受过高等教育,知道钻石实际上没什么价值,但是看到你花了这么多钱,也会知道你背后付出的心意,她依旧会感动和开心。但如果你们都是理性的人,你们完全可以不送钻石,可这时,你们又不得不考虑周围人的看法。


所以除非所有的人都能完全理性,否则这样的事情就必定是现实的一部分,由不得你众人皆醉我独醒,事实情况是很多人都醒了,但无法确认别人是不是醒着,所以只好继续装睡。


这个道理适用于许多社会问题,比如对风水和迷信的宁可信其有,如果你不在乎这个,但其他人在乎,你做重大决定时就不得不在乎,否则你买的房不好出手,你走的路别人害怕走,最终影响的还是你的现实。


又比如说星座,你不信可以,但若还要去一本正经在信的人面前用科学驳斥,那么就和孩子们产生了疏远的代沟,反而选择相信的人,则多了一个亲近他人的方式。


可是很多人依旧习惯于在网上大放厥词,觉得这也不对那也不对,甚至怀疑那些相信这些的人的智商。


刘慈欣在《三体》中说:“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我觉得说得很对。


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存在很多虚构,有些甚至可以称之为骗局,但当相信和认同它的人足够多,那它所带来的的利益和弊端就不再是虚构,而会成为现实,抱怨现实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做好自己的事,让时代的车轮继续旋转,这些虚构才会被更强大的观念解构。


立足当下的你我,理解这些,而不自以为是的偏激,才能让自己和周围的朋友亲人过得好一些。


毕竟这个时代,不是人人都要做真理的捍卫者和探寻者,更重要的是渺小却活在当下的平凡幸福。


我还在前行的路上,而这路,山高水长,可能要许久才能抵达。


而在这些我还不成熟的日子里,谢谢你们给我的陪伴和支持,在我疏忽或犯错时,也谢谢你们的体谅和包容。


能将这些写下来和你说,而你也在认真的听,这便是我此刻渺小的幸福。


2019年5月22日

小超


日记 5.22 | 我花五千多元租了自如的房,需要担心甲醛吗?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