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晴了,今天有久违的阳光,可心情却算不上明媚。


昨天在日记里,我谈到了一个较为敏感的话题,对所谓正义和社会的黑暗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最后我说:“向光而行便有暖意,凝视深渊便被深渊回眸,有时候“傻”和“单纯”其实并不是褒义词,而更像幼稚和思考不周的遮羞布,所谓信念和正义,常常会因思考不周而变成被人利用的热血……”


这样的观点,毕竟只是隔岸观火的分析,即便再理性,也还是免不了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一旦被有类似经历的人代入角色,就容易招仇恨,所以被人讨厌也在情理之中了。


虽然是以一种委婉而含蓄的方式表达的,但我却很敏感的察觉到。


真无奈,一旦有明确的观点就会有人反对,而反对常常就伴随着反感。


即便只被一人讨厌,而被其他大多数人赞同和喜欢,也会让人心情低落,尤其是当以前喜欢自己的人忽然讨厌起了自己,这样一来,就会非常愧疚,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


这便是选择公开文字常常会遇到的烦恼:


因为所写便是当时所想,即便我每次说到不好的事情时,已经很努力的隐去了具体的人物,而且有注意语气并不会特别偏激,但还是难以顾及所有人的心情。


即便我写日记时只是直抒心情,说一件从自己视角所看到的事,说说自己的看法,但不同的人 get 到的点也截然不同,便有爱有恨。


一个人的想法,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真是对不起。


但观点毕竟只是观点,虽然会有人因为不赞同我某个观点而讨厌我,但我却不能狭隘到因为那人反对我某个观点而对他也从此生厌。


在我看来,君子和而不同,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倒是挺愿意依旧将他当做朋友。


但关于这件事或这个话题,我还是坦诚的在此说清楚吧,毕竟日记就是思辨和记录的地方:


我昨天的日记,是因为看到一篇文章,想起自己去年所见到罗尔的例子,于是引出 “自以为的正义” 有可能会好心做坏事的话题,希望那些善良的斗士不要被人利用。因为斗争到最后受伤的,以及三观受到冲击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的,也常常是这样的人。


而那个朋友生气在于我所看到的那篇文章中,所提到的那篇《**凶杀案,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他认为那是一篇很认真的做过调查去帮扶弱小针砭时弊的文字,而我用这样的文章引出之后那样一个话题,就属于一种想蹭流量的夸张虚构甚至是污蔑。


听了这样的观点,虽然能理解这种逻辑,但对于这种指责,我真是……一言难尽。


首先,朋友,我写的是日记,我看到什么,想到什么,思考什么,这些都只是个人的主观行为。纵然我所写的都是我所见到的真实,但我不可能站在上帝视角。


我只能看到没有被删的文字,而无法将那篇已经被政府删掉的文章也尽揽眼底,我更不可能一篇日记将所提到的所有事件的来源始末,将每个人的意图和想法都说得分毫不差,让所有人都觉得喜欢和满意。


我愿意对我所说的负责,我在那篇日记中也是这样直接说的:"我并不了解具体情况。" 


如果你能提供我所不知道的信息和细节,那我很乐意接受,并且在新的日记中更新进展,纠正自己的说法,但你若不能提供,那我便也只能根据自己所见所想来写自己的日记。


这是我的自由,我问心无愧。


另外,就事论事的话,让我们站在上帝视角来看这件事好了:


你被政府要求删帖,觉得委屈,但有人并没有看过你那篇被删的文章,只知道标题叫《衡阳血案,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你觉得他会认为这是一篇怎样的文章?你觉得大多数人会认为这样的文章该删还是不该删?你又觉得政府看到这样的文章有十来万的阅读和传播会是怎样的心情……


你只是觉得不公平,觉得这个社会太黑暗,觉得我写日记提到这个话题时偏离现实,让人失望。


在你看来,那篇文章里边的内容是理性的,是有道理的,针砭时弊,帮到了受害人家属,还有利于社会进步。


但即便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又怎样呢?我会欣赏你的动机,但我依旧不认可这种行为。政府可能会理解你的出发点,但他们还是要删掉这篇文章。


因为标题和互联网传播的方式,多少人光是看到这个标题就不敢打开看,多少人会因此将那个城市和凶杀案联系在一起,多少人被他杀和自杀之间的疑惑而弄得忧心忡忡,又有多少人打开来看后对国家更加怀疑……


你以为的正义,这种激进的方式,会带来些什么,你都想清楚了吗?


这个世界当然不完美,也有阴暗,但总有人只是单纯的想直接给这个世界几发猛药,但对于之后产生的结果和影响却考虑不周,所以会有人拦着,可被人拦着他就会愤怒,觉得那人也是坏人,觉得自己单纯善良还很委屈……


谁想做坏人呢?不过是考虑问题的角度,思维方式的不同罢了。


回到国内网络的言论净化这个话题上来,昨天那篇日记后,也有学弟和我说起他也有涉及敏感话题被要求删帖的经历,他说感觉很可怕,就像高中时下课都不准说话一样。


我当时是这样回答:


“在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的规则和社会禁忌,这是一直存在的,像美国种族问题等政治正确,像中国这些有可能影响稳定的不安因素,像职场内部不允许随意谈论薪资……这样的情况很多很多


但种族问题真的不能讨论吗?影响稳定的话题难道不是越辩越明吗?不谈论薪资难道公司内部凝聚力就能提高吗?显然现在这个社会是没有找到最优解的,所以还在探索中。


就像是一场游戏,我们既然不能改变游戏规则,那么就在这个规则内尽力玩得最好。


没必要感到压抑,就像我们被引力束缚,而不能自由的飞翔,只能在地面上,但实际上这也不差,又安全,而且也能想办法制造各种工具去天空翱翔。



这番话,今天写在日记里,也送给你,我们的确应该有独立思考的判断,但在行动之前还是需要多考量,因为年轻的志气并不意味着鲁莽和愤青,很多社会的规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被你用蛮劲冲破,更需要的是所有人潜移默化的用巧劲去努力。


我知道这个过程很多痛苦,虽然有很多不幸其实并不是社会的原因,但的确也有一些身处不幸的人,可能遇到的就是社会里真实的黑暗。


我所说的向光而行,从来都不是欺骗让自己看不到黑暗,所以我会将这些事情在日记里和你坦荡说起,我也承认自己现在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法,我也知道政府里肯定有很多优秀且正直的年轻人在为这些而奋斗。


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并不指望所有人都能认同我,我知道我要坚持自己的初心,走自己的路,写自己的文,有自己的观点,当知道我的人多起来的时候,讨厌我的人也会出现,甚至越来越多。


但我总相信会好起来,都会好起来,你是这样,我是这样,社会也是。


如果我让你难过了,对不起,如果我写的文字让你烦恼了,也对不起,你们大可转身离去,再不看我文章一眼。


日记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我并不寄希望于它给我带来什么粉丝和关注,有没有人看不要紧,重要的是自己一定要写,此前无数寂寂无闻的日子我便是独自靠着日记过来的。


如今这一部分日记既然公开了,还被你给看到,算是我蛮不讲理的闯入了你的生活。


如果有人习惯了看我的日记,那我们就会好像一直在一起,最终,我的轻描淡写也可能会成为我们共通的记忆,用《小王子》中的话来说,这是彼此驯服的过程。


所以,你要当心。


实际上,一天有多短呢,对于工作而言,就是一瞬间,那每天的日记,又要怎样才能一直写得生动且真实,还有话可说,这便是对自己的考验,怎样风雨无阻,又怎样在苦涩或者平凡琐碎中发现意义,然后在提笔的时候生出力量来。


没坚持写上十年日记的你,不会理解我写日记时的心情。


日记不像是写公众号文章,日记天生具有个人属性,不具有普适性和传播性,即便我写得再好,只要标题出现日记这两个字,就不会有多少人点开来看,所以我自然也不会有很多粉丝。所谓推广和公开,或者是我心血来潮的一些设计和活动,更多的是自己觉得有趣,便先自娱自乐的玩耍罢了。


晚上困了,累了,想睡了,但没写日记,依旧要去写,没话可以说,就耐着性子去想,去看以前的回忆,给自己支撑,这样就可以在逆境或者平淡中,生出些许力量和神圣,而就是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推动了理想主义的征途。


说实话,我本不必要写这么一篇长长的日记来解释什么,我不需要讨好谁,只是……我觉得自己似乎让人难过了,便想安慰一下,即便笨拙了些。


如今该说的也已经说了,我也感觉挺倦的,以后真不想再写文字来解释自己的日记没有对谁有恶意了。


我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如果还有人讨厌我,觉得我在日记里针对谁,那么爱怎么想怎么想去,我写的我的,爱看不看好了。


呐,晚安~


2019年5月11日

小超



日记 2019年5月11日(周六) 因写的文而被人讨厌了呢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