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吐温曾说 : 有时候真实比小说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钱,现在我就当是一只猴子,被你们耍。” 当流浪大师沈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想,他或多或少也会感慨于现实的荒诞。
 
聚光灯带来了流量,却赶走了生活:这是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他的一举一动被无数人好奇的窥视,甚至被不断介入,无数人蜂拥而至,张扬喧嚣又各怀鬼胎……
 
虽然今天天气不错,天高云淡,风朗花清,但他或许很难再像往常一样,靠着树,悠哉的看自己喜欢的书了吧。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1
十年拾荒无人问,视频成名天下知
 
爱读书,大学毕业,还作为上海的公务员,却自己主动选择拾荒和流浪,整整26年。
 
看似不修边幅,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却又待人有礼,满腹经纶。
 
再加上无心人上传的一个视频,遇上了互联网短视频崛起的潮流,让沈巍一夜之间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流浪大师”。
 
如今,流浪大师的话题在各自媒体平台上传播和点击已突破数亿。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在很多人眼中,流浪汉看上去是那么萧条和不济,但博学多才,又让人佩服,人们同情他,敬佩他,或想给他帮助,但沈巍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他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师,甚至不觉得自己读的书多,只是觉得别人读书太少。所谓“大师”,都是旁人强加在他头上,这是一种侮辱,对沈巍的侮辱,对大师的侮辱。
 
他只是喜欢读书,贯彻始终的垃圾分类价值观,他抛弃了所有,一头扎进了自己喜欢的事情里,专注于读书,专注于捡垃圾。那么多年来虽然被许多人所不理解,但这是他所选择的生活,生动而真实,惬意且自由。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而这场一夜成名的闹剧,却打破了他原有的宁静。
 
 
 
2
现实闹剧,流浪大师变流量大师
 
 
流浪大师的话题持续发酵,人们很快发现,只要有他出现的视频,就会成为传播和增粉热点。
 
平时所发内容只有几十点赞的自媒体,一旦发布和流浪大师相关的内容,点赞数就数以万计的增长: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而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流量就意味着利益。
 
于是,一场盛大的狂欢开始了,人们不满足于只是简单的在远处蹭蹭热度,他们开始从四面八方赶赴上海,围堵沈巍。
 
于是出现了这样一幕: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现场人山人海,各自举着手机,伸长了脖子,想往里凑,不知情的人,只怕会以为有哪位明星出现在现场。
 
但和明星不同,沈巍只是个普通人,他没有保镖维持秩序,没有合适的地方躲避,栖身之处只是一个没有装修的破旧门面,被人围堵的时候,甚至无处可逃。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和粉丝追星也不同,这些蜂拥而至的人,更多的像见到肥肉的苍蝇,他们为了获得关注,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弄出各种谎言,编出各种戏码,荒诞到让人感觉不像在人间
 
沈巍过去习惯晚上捡垃圾,早晨回来休息,但如今只能不断迎来送走一波波举着手机叫他大师的人,睡眠时间不足两小时。
 
许多人日夜跟随拍摄,表面上热情又尊重,但为了直播他的日常,却又全然无视他的疲惫和应有的生活。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更多主流媒体报道后,沈巍的人设从落魄知识分子,变成了追求自由的隐士大师,找他的人越来越多,每次只要沈巍出现,就会被手机团团围住。
 
这些人像忠诚的门徒,想听大师说道,但当沈巍苦口婆心的用道理,劝大家离开时,门徒们嘴上说好,但却没一人真正听大师说的离开。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一些自媒体嫌这还不够刺激,于是戏剧离奇的故事此起彼伏。
 
有人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从四川赶来,想邀沈巍去五星级酒店享受,更想和他签约,甚至说可以为他找到最好的居住条件,即便他想住山洞,也可以为他挖一个来。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有人说自己从新疆坐了四十多小时的火车赶来,想劝沈巍回归正常的生活。还有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的人,想来探讨垃圾分类问题,也有衣衫褴褛说想拜他为师……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还有的人,只是来蹭热点,但想不出名目,于是便在现场吱哇乱叫,手舞足蹈,偏偏这样的行为还往往能引发人们好奇,瞬间上百号人围观。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而一些女性则打起了感情牌,甚至大声叫喊着向沈巍求婚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还有人自称为师娘,时时刻刻在贴在沈巍身旁,以最懂大师的人自居,她对看客们说:“你们都拿着手机来,却没有人带书来,这是对他的不尊重,不懂他,真的。” 
 
这话有些讽刺,因为虽然师娘本人没有拿出手机拍摄过,但实际上却有团队操作,背后有七八人负责拍摄。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团队化拍摄的人不止师娘一个,有的团队还在附近的酒店做了据点,每天开头脑风暴会议,琢磨着还能从沈巍身上拍出些什么。
 
有些拍摄者甚至不论真假,只求吸引眼球,他们相中路人,就给别人安排剧情和人设:这个是大师的恩人和朋友,那个是大师的私人子。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即便在外圈不能近距离接触到大师,他们也能对着手机摄像头眉飞色舞的演讲。
 
没有话题了,就拦住附近的居民去询问,一个老奶奶被这场面吓到了说不出话来,他们干脆就不让她说了,直接对屏幕大喊:“这是大师身边的网红奶奶!”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当你问他们是不是真的时候,他们又露出那种揶揄的笑:真的假的谁在乎?看着好玩不就行了?
 
流浪大师就是这样变成了流量大师。
 
 
3
疯狂有病还是精明逐利?
 
 
这场闹剧已经开始走样,主角已经不再是博学的大师,而是围绕他的五花八门的人。
 
从一开始为大师而来,到后来的大杂烩,有送锦旗的(虽然连沈巍的名字都打错),有来卖书的,有国学大师,还有团队来募捐的。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有人说,这就是一群神经病,是一群疯子对一个正常人的围观
 
但明眼人都知道,无论是那些疯疯癫癫的人,还是那些说要嫁给大师的人,编造谎言的人,又或那些想拉拢大师的人,他们都不疯,这些行为不过是有利可图。疯狂的是这个以奇异夺人眼球、流量至上的短视频时代。
 
而人们所表现的丑态,不过是精明逐利的体现,正因如此,大师再怎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都是劝他们不走的。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要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荒诞的场景发生,我们只需要去看看这背后的利益便会豁然开朗:
 
公开向沈大师求婚的女子,3月8日开始发视频,先发了8条自拍,无人问津。3月20日,她发了第一条带着“流浪大师”关键字的视频,播放量一下蹿升到1.3万,此后,她的主页就是这样了: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一个装修工人,拍了些大师的金句,几天内就有了十几万粉丝,广告都接到手软。一个住在附近的人发沈巍的日常,短短三天播放量就几百万,逢人便自豪的展示主页。那个自称的师娘,开通抖音3天,更新视频6条,粉丝数就超过了40多万……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4
镜子的另一面:这也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一场短视频自媒体的狂欢,看客们拍手叫好。
 
而以深度内容创作为主的文字媒体,看法却截然不同,许多人对事件本身表示质疑,觉得太过荒诞可鄙。
 
甚至有人嘲讽道:狗屁网红!这些人是流浪大师也捡不动的垃圾
 
诚然,这些荒诞,这些逐利,这些干扰当事人正常生活,甚至弄虚作假影响社会的行为,让人鄙夷。
 
但在镜子的另一面,这也暗示着,这也是最好的时代。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沈巍为何能一夜而红,他的价值观和选择为何能被认可? 不喜欢读书而只喜欢刷视频的人,为什么又在从心里崇敬着腹有诗书的人?
 
因为这是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也是一个在商业背后依旧有着价值导向的时代。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有人形容这些跟风而打扰沈巍的网红是垃圾,但实际上,即便真是垃圾,也只是放错地方的资源
 
试想,如果有人像这样,不远千里万里的艰辛,去偏远地区,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也去用心的拍摄这样有价值的短视频,传播像样的价值,我相信也会有很多粉丝,而且是铁粉,又何愁没有利益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如果有人将这些主动的尝试和标新立异,不跟风大师,而是去设计自己的独特和价值,将装疯卖傻的闹剧变成神奇有趣的灵感,将无理取闹的戏码变成精彩起伏的故事,流量又哪里会少何必蜂拥于一处,去做他人眼中的小丑
 
将金钱和价值观进行龌龊的消费捆绑,固然让人不喜,但是当我们反身一看,若是以价值为导向,有益于社会的同时,还能有自己的经济立足,这又让人何其欣慰。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那个空有才华、思想和抱负,却无法谋生的时代已经过去。
 
这是个全民参与的新时代呢。
 
 
5
那些都是极好极好的,但我偏不喜欢
 
 
沈巍火了之后,人们以他的名义狂欢、博取流量,也同时再次为他制造光环。
 
自带上亿热点流量的ip,沈巍可谓是炙手可热,排着队想拉他入伙的人和团队多的是。
 
只要他愿意,可以分分钟摆脱流浪汉的生活,摇身一变,晋升社会上层的圈子。
 
只要他愿意,几百万几千万的广告费和代言费,可以让他余生都过得舒服滋润。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可是他却都拒绝了,他的拒绝让一些人真情实感的为他不值,觉得大师就该自己去开直播,找经纪人接商业合作,一星期就可以赚一辈子的钱,不去做实在太可惜了
 
但沈巍却将这些看得很淡,这或许也是他流浪的人格魅力所在。
 
一面是富丽堂皇的奢侈,一面是衣衫褴褛的流浪,他依旧选择后者。
 
这让我不禁想起金庸曾在《白马啸西风》中所说:“那些都是极好极好的,可我偏不喜欢”。
 
是啊,生活是自己所选择的,金钱与流量,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维度罢了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沈巍的流浪不是狭隘,而是热爱生活的选择。
 
喜欢读书,便去读,喜欢捡垃圾,便去捡,他人反对,便去流浪,内心充实,来去自由,外表虽蓬头垢面,但内心却干净充盈,任这个世界如何变,也依旧有自己的初心。
 
比起那些焦灼着在外头翘首以待大师的看客而言,是不是更加幸福?
 
是啊,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
 
有时过得简单,看看书,听听歌;
有时活得精致,旅旅游,吃燕窝;
有时像个傻子,为喜欢的人和事手舞足蹈,
有时像个战士,为执着的梦永不言弃奔跑。
如此,甚好
 
今天天气不错,天高云淡,风朗花清,愿你也能自由,做喜欢的事,过自己所热爱的生活。
 
 
拒绝名利,流浪大师的选择:不要流量,要生活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