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聚会


今天是我23岁的生日。

昨天,和一些在深圳和香港这边的高中同学相聚,好久不见,仿佛一部电影,忽然按下了快进键,多少年,都只像一眨眼的时间。

但,亲切的感觉没有变,藏獒依旧健谈又好玩,鲁鸿还是沉稳又体贴,已经工作了,但能和老同学一起合租,他们两人一边互黑,却又彼此关心照顾,鲁鸿带着围裙做饭,藏獒在一旁择菜,有客厅和厨房,有自己的房间,窗边的书桌,安静的社区,这让人有些羡慕。

后来,蔡慧敏来了,再晚一些,特哥和国贤也从香港赶来。

特哥依旧是那爽朗的笑,国贤还是记忆中一身白衣的清瘦,蔡慧敏的话里行间,也充满了对现在生活满足和喜悦。

大家都是年轻时最好的模样。

我们拍合影,联系高中时的老师和同学,也聊着各自的故事,特哥在港中文学的计算机音乐,鲁鸿前两天买的ps4游戏机,老同学在朋友圈的婚纱照,还有蔡慧敏最近追星的爱豆……

简单一顿家常的饭,轻松自然的对话,开着玩笑,笑声朗朗。

然后玩桌游到深夜四点半,这让我想起,在明德时,大家躲在宿舍洗手间玩三国杀时的样子,其实也没有变,只不过现在,我们都长大,能各自独当一面了。

当时我忽然想,要是,我们所有人,像这样住在一起,是不是就和做梦一样。

真好。

2、赴约

今天我有另一个约,于是早早起来,告别熟睡中的老同学们,一个人先离开。

准备去迎接中山大学的cc学妹和满意学弟。

想起他们的样子,也会让人嘴角上扬,这个世界可爱和亲切的人还真不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些,能遇到这么多。

今天早上醒来时我还收到了一封邮件,里头有这样一段话:

“犹记得暑假那时候,你站在台上谈经历感想,使我有一种……像是苹果碰到苹果树的感觉,那样的欢喜,你知道吗?我没想到能有那些相似的心境,而同时你又做过那么多我没有想过做过的事情。你让我看到一种不同的个性,你的抱负异常坚定,你的心性异常纯真,你的外露的气质异常活泼可亲,还有你的勇敢,你的矛盾,你的倔强……在我认识的人中,你是唯一一个想成为作家的。”

这些字眼像光一样,让我这平凡的生活,忽然间有了灿烂生机,像故事掀起星空的帷幕,给人一种奇异的使命感。

其实我哪有他们说的那样好,但我又是多么感谢这些人,是他们的用心,让我拥有了主角光环,像是活在一个个动人的故事里,从而有了使命和意义,生命才不会沦为贫瘠。

带cc和满意在大学城游玩时,我开玩笑着对cc说,说来很巧,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信吗。她笑了笑,出乎我的意料,说:我知道啊,要不然为什么我们是约在今天来找你呢?

当时真是心头一暖,我是个渺小且笨拙的人,带人游玩,也不会讲解,也没有安排,自己又很少去到处玩耍,所以只能干巴巴的带着他们在艳阳下东走西逛,该是挺枯燥也很累的吧。

我以为他们只是想趁着假日出来散心,看一看不同的风景和这些建筑,却不知,是为了陪我过个生日。

忽然想起,这是我这五年来,第一次有人陪我过生日。

送他们上地铁时,cc给我递了一个盒子,说是礼物,回到宿舍后我拆开,发现是一支精致的钢笔,上边刻着我的座右铭:

“愿一生一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

想起十年前流行的一首歌《光荣》,BOBO这样唱道:“感谢你给我的光荣,这个少年曾经多普通,是你让我把梦做到最巅峰。”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谢谢你们。

3、感谢

我曾以为自己写的文字,就像那些长辈们说的,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没有太多意义,所以也没有多少人喜欢看,我不过是固执的自己想写罢了。

要不是你们给我鼓励,对我说话,给我写信,给我故事,送我光荣,我那特立独行的自信,或许也早就不在。

毕竟我的公众号,到现在不过200粉丝,我的网站,每篇文章的阅读量,甚至接近个位数,空间和朋友圈也渐渐的玩的少了。

我还在写,一篇一篇的写,几千几万字的写,只是写了没有多少人看而已,上次还有人给我评论说,觉得我写太多了。

哈,也是有趣,我写我的便是,在现实的世界里,追逐星星的理想主义,往往多的是寂寥。

只是,没有听见回音,就不知道自己所做究竟是否有意义,没有听见鼓励,就无法确定是否自己陷入了狭隘的自我认同中。

还好,总有人告诉我这些并不是没有意义。

就像今天晚上时,收到了一封新的邮件,七千多字诶,真的很高兴能收到这样详细的信件,字里行间,都像是一面镜子,让我看到了自己另外的模样。

信里说了这样一段话:

“最近把你的网站分享给了一些老朋友,这些人都是我觉得可能很适合读你的文字的。有一个朋友是当时处于一种情绪特别低落的状态,我记得她以前烦的时候喜欢看课外书,于是推荐她看你的网站或公众号,或许会找到一些类似的心情。过了一会儿后,她说:“我看了,边哭边看,压好久了, 索性让自己哭出来了”“这个人的文字能点到人内心深处的柔软”“可以把人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直截了当地写出来,这是一种很强的能力啊”“最开始看的那篇写大学一个人的文章,就点到泪点了, 然后一哭一发不可收拾”。

我这才知道,即便我看着那微乎其微的阅读量,感到有些沮丧,但这些文字在某个瞬间也有它们的动人和价值。

可我似乎还远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日记随性的写,书随性的看,渐渐的,就开始敝帚自珍,很多日记,就全自己藏着,于是,将自己装在了匣子里。

前两周我在找工作,其中又有许多好玩有趣,或者动人的场景和故事,有着想法和领悟,但我却没有好好的用文字去记录。

工作开始后,忙碌的日常,又觉得有些辛苦,晚上回来后,写了日记,常常会不想再那么麻烦去修改排版发在网上,心想反正也没多少人看。

我的工作也是创作,于是也在思考,在这个世界,人们对于文字究竟是怎样才算喜欢,作者该于本心而写,还是讨好读者?如果现实该是后者,那么本心和价值又要如何调和?

很简单的选择和切换,有时候自己却做得不好,明明有能力去做更多,却又懒懒的待在自己的舒适区,还自以为高洁傲岸。

我想起大二大三时,那段公开日记的日子,每天从生活中,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似乎都要多许多,因为要写,要说,要细致的描绘,而推着自己,去用心和敏锐的观察。

坦荡荡的讲述自己的史书,该是对世界的回赠,现在的自己,要努力的将这些事情调和清楚。

想成为作家,所以机械专业的我选择去做文字工作,想成为作家,所以不管现在有没有人看,我都会继续写,这些事情,不管有没有人支持,我都是会自己去做。

只是,这个过程,这些故事一般的感受,却是你们给我的快乐,我很感谢。

希望我们的未来如约而至。

小超,23岁生日快乐,从这一年起,开始真正的独立。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