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5日     

星期五

 
 
午餐时,在B站看到一个国外的UP主的告别视频,然后去知乎了解了一下他被离开的原因,无非是气量太小,德不配位,又有各种歧视言论,热恼了路人,被抵制了罢。
 
近几年似乎有许多自媒体以为有点才华和特色,粉丝众多,就肆无忌惮,结果在价值观上栽了跟头,像去年的暴漫,今年的咪蒙,都是如此。
 
看着看着,我忽然又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做视频呢?
 
这样想起来,似乎很有可行性,论口才,那么多年演讲的经验,我不会弱于绝大多数人,论视野,看的书经历的事也不少,坚持写作锤炼思维,思路也算开阔,有的是话题和谈资,论经历,在东大这几年所做的事情也有好多可说,至于配乐,多媒体制作,播音,或互联网这些技术手段,自己也有相应的经验,完全能够胜任……
 
而且最有利的条件是文字功底,虽然看上去视频和文字区别很大,但其内核是一致的,就像大一时参加演讲,即便我紧张得不得了,但凭借着一份用心写的演讲稿,也可以在现场打动所有人,所以,如果我去做视频,或许能做到的,比其他许多人都要多。
 
可是我又感到迷惑,自己的时间,现在越来越不够用,时间质量太低,我可能去尝试这些事情吗,在律所的日子,每天就是坐在桌前,没有其他多少地方可去,自己也渐渐的变得迟缓,因为时间没有分割,而导致不够精细,一天过得很快,做得事情却很少。
 
乐观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个时代就是为我这样的人量身定制的,文字、计算机、媒体设计,丰富的经历,广泛的阅读,自成体系的价值观,这样的人不做自媒体,不做自由职业者,岂不是挺辜负这个时代。
 
可是,悲观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做这些,有意义吗? 
 
很多朋友和前辈,甚至父母都觉得我许多想法不切实际,反对的人一多,他们苦口婆心的劝导,我自己就也犹豫,不自信起来。
 
我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真的能靠自己所想做的养活自己吗,我又不喜欢营销,又不去推广,写了那么久的文字,却总是局限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只是写写日记随笔,小打小闹,根本没法谋生。
 
如果经济上不独立,思想和选择也就处处受限制,于是就会去尝试一些无趣且功利的事情,会被他人带节奏,跑到不属于我的赛道,去抢我并不特别想要的奖杯。
 
更可怕的是,自己无论身处哪条赛道,我都会给自己找出合适的意义和理由,觉得没什么不妥,明明已经付出了时间和机会成本,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人和事,却还麻木的以为一切都挺好,这种乐观岂不是鸵鸟心态。
 
自己也不是没有能力,所以即便在别的赛道,也能跑,而所谓的名校毕业,又去追逐清北这样的头衔,还试着往法律这种社会上层的职业去发展,又接触到一些政府和商界的社会往来,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身着正装的严肃大人,和原来自己独行灵动的个人特质不太相符了。
 
有时会感到无奈,明明有更适合自己的路可以走,却因为身边没有理解和支持的人,只能孤军奋战,又因人微言轻,在众说纷纭中就容易妥协,便困于现有的环境而犹豫,这是现在我的处境。
 
说来也有点好笑,其实明明可以很简单,像金庸的《白马啸西风》中,那个女孩拒绝回江南,说的那段话一样: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好一句“我偏不喜欢”,可我为什么又不好意思开口呢,总是心太软,怕伤害他人的好意吧,而且最大的不同是环境,毕竟她不是身在中原,这时拒绝,环境是顺从的,可我已然不同,环境的阻力还比较大。
 
有些故事里,不会出现坏人,但环境比坏人更可怕,有敌人你至少能够斗争,而环境却只能适应和改变。
 
适应一个和自己不同的环境,过程煎熬,而且最后的结果是被同化,丧失原本生命的质地和魅力。
 
改变环境,则需要更大的勇气,勇气又需要资本,资本需要时间来积累,最后的解决关键,只能用时间去智取。
 
这便是年轻人走上社会所常见的关卡,自己并不特殊,所以也没什么可自怨自艾。
 
但我毕竟是想成为一名作家,这是不会变的,说好的热爱,不要是开玩笑,所以也应该将每天的时间,更精彩的利用,去享受做每一件事的快乐,也不忘了看看书,给自己精神的滋润和调剂,等待时间积累足够,这样就好。
 
于是,我又开始喜欢上了这样写日记的过程,靠在座椅上,键盘放在腿上,敲击自己想要的文字,像有个老友和自己交谈一般,感觉有了寄托,也就不再不安。
 
从稚嫩向成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有时候犯犯傻,也没啥可笑,在这里说出自己的心事,即便被你看到,我也可以坦坦荡荡,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是英雄,我无需隐瞒自己的平凡和渺小。
 
想起去年读古龙的时候,看到过这样一个场景:少年为了天下第一的美称,而告别恋人去闯荡江湖,当时觉得这确实有点自讨没趣,但现在再看,又有了新的体会。
 
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那本书中,古龙最后这样写道:
 
直到那少年昂首阔步,踏上征途,孙小红才叹了口气,悠悠道:“这少年若知道上官金虹的结局,只怕就不会离开他的情人了……” 
 
一个人成名后又怎么样呢? 孙小红凝视着李寻欢,目中似也有泪,悄悄接着道:“他想和你一样有名,可是你……你是不是就比他快乐?我想……你若是他,一定就不会像他这么样做的。” 
 
李寻欢的目光还停留在那少年的身影消失处,过了很久,才沉声道:“我若是他,也会这么样去做。” 
 
孙小红愕然道:“你?……” 
 
李寻欢道:“人活着,就要有理想、有目的,就要不顾一切去奋斗,至于奋斗的结果是不是成功,是不是快乐,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嘴角带着微笑,眼中发着光,缓缓道:“有些人也许会认为这种人傻,但世上若没有这种人,这世界早就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
 
哈,是呢,奋斗和追求的路挺苦,而且离开了岁月静好的安逸,一路艰险,万里独行,还可能失败,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跌倒,像我一样,笑。
 
但有些人就是这样,既有梦想,那么便去做,至于有没有成功,是否快乐,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想起这些日子,我花了很多心血来做这个网站,“以梦马”已基本建成,文章也在陆续迁入,每篇文字还精心的挑选了配乐。
 
当我满心欢喜的以为,大家会超级喜欢的时候,却无奈的发现访问量很低,阅读量几乎为零,不免有些失望。
 
可是,我早说过要用心的对待自己的文字,要用心的对待用心待我的人,所以会为陌生的网友写长长的回信,会为学弟的一个问题就花上半天时间写详细的写作建议。
 
而我在现实中的生活其实很寂静,甚至是孤寂,昨天想起一个朋友,发个信息问候,还被莫名其妙的安慰了一顿,想来也是好笑。
 
至于这些文字,写了,放在这里,今天也不会有多少人看,明天或许也没人看,但我依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写。
 
我想说的话,想做的事,我的快乐和悲伤,也许没多少人在乎,但那又怎样,总还是有人喜欢和在乎的,哪怕只有一个,也挺好的。
 
我总相信,既然有以梦为马独木成林的梦想,那么就要持之以恒,用文字告诉这个世界,有这么一个人在为理想而生动的活着,他虽渺小和平凡,但将随时间流逝,而逐渐伟大。
 
至于做不做自媒体,做不做视频,做不做电台,做不做公众号,对我而言,其实没那么重要。
 
虽然也有想要流量和关注,因为那样能改变环境,实现自由的独立,但我不想将时间耗在营销上,去浮躁和迫切的索要,我依旧认为,时光最宝贵的利用,应是对自己的积累和打磨。
 
所以,继续静静的做网站,继续这样缓缓道来写写日记,网站做了就不会丢,日记写了就永远都能看,文字的锤炼,成果的积累,这些都在延续,时间不会被浪费。
 
再在业余时间,去试着拓展自己,做些精彩的东西,也许是视频,也许是电台,也许是动画和设计,再看看书,做做摘抄和分享,所有这些形式,都可以完完整整的,放在我所做的网站中,最终我的“独木林”会是一个多么有趣和丰富的网站呀,生活的惊喜自会在将来拥抱我。
 
哈哈,忽然我觉得自己真是个籍籍无名的天才。
 
滴水穿石,跬步千里,只待时光,如此甚好 ~
 
2019年3月15日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