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1

到小姑家已经是第三天了,小姑一如既往的热情,记得从小时候起,她就很宠我,那时,我就常来这玩。

不过那时候,两个堂姐都还没有出嫁,她们还在,会陪我玩,陪我闹,陪我打扑克,带我跳格子,晚上睡一张床,她们给我讲鬼故事,或者三个人一起唱歌,听着马路上的由远及近又一闪而过的车声,我还记得那时墙上还贴着《流星花园》的海报,抽屉里的复读机还塞着音乐磁带……

而现在我到哪里都只有一个人。

那时候日子很长,香瓜是我最喜欢的水果,我自私又爱哭,任性但算不上淘气,被宠着于是有些傲娇,现在想来,或许算不上一个惹人喜欢的孩子吧。

而今天一个堂姐姐已经带着她的三个孩子回来了,我在二楼的房间里备战考研的专业课,她上来后,看到我在学习,她居然说从没见过我不在看书的时候,开始劝我劳逸结合,多休息,多玩一玩。

我不禁想笑,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爸妈都不关心我的学习了,别的亲人也觉得我学得太累学得太傻,但我为什么反而开始主动学了,甚至在暑假,耗费心力,苦着心智的折磨自己,虽然我也玩游戏,但那却成了学完一天后的小小点缀,要知道以前我的假期,是整天整天的打游戏或出去各种玩耍的啊。

可是,无论打游戏,还是这样子的费力学习,都不快乐,很累,今天背记法理学大纲时,背着背着,就趴在了桌上,抬着头,无精打采的看着屏幕上的思维导图,嘴里喃喃的发出声音,可记住的,却那么少。玩游戏,也只有一丁点的喜悦,但很快,就是无聊,可越无聊,越容易重复,真可悲。

我忽然觉得,这样子,真令人难过。

追求学业顶峰的路上,肯定不会像我之前所料想的那般顺利,有这样一些挫折和难熬也理所应当,但是,不应该的是,疲倦和无聊的心情。难道不该是,振作起来,快乐起来,迎难而上起来的吗?像闯关一样,一关一关的闯过去,就算它九九八十一难,跬步千里也能走到,怎么会是疲倦到没有盼头呢?所以我才会学那么久,因为没有看到进步,所以心中感到恐慌,所以才想用努力来麻痹自己,用时间来麻痹自己吧?好可怕……

堂姐下午时已经走了,说实话,我小时候一直觉得清清姐很漂亮,是女神级别,但现在,我的姐夫……在我看来却怎么都算不上好,我感到可惜,但这些话,却也不能和清清姐说,虽然当她上楼坐在我身边和我说话时,我能感觉到她想听我说些什么,但我还是让人失望了,沉默寡言着,像是鲁迅先生笔下已经长大了的少年闰土,时光将我们的距离拉扯得好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像晚上洗澡前,小姑让我在房里和她聊聊天,我说那就聊吧,她说那你聊呀,我说你说话呀,她说你说吧,我说我不知道聊什么你先说吧,她说今天吃饭吃得怎样,然后我就笑了。

小姑和奶奶有无数的话可以说,但我和她们,却没有多少可说的话,或者,是我太不懂事,不会和长辈们聊我并不感兴趣的话题,虽然,我并不觉得羞耻,但现在写日记时想来,还是有点自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的领域、认识的世界,但是一些关心和在乎却是真实的可以穿越不同世界的,我实在不该辜负他们,而且,人生又能有多少次这样的聊天机会呢,如此想来,就感到心惊了。

窗外蛙鸣阵阵,我已感觉宛若隔世。

以后要多记下一些东西,多写,多想,要不然,我的心会死掉的。


2、

高考分数,对我而言,那已是不知多久前的历史,桌旁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它们告诉我,那些孩子们所追逐的,所担忧的,其实,总有一天回头,只是一笑的瞬间。

昨天,我告别了南京,回到湖南,住在一所中学里,早上六点时,广播跑进了睡梦,仿佛晨曦的光又回到十年前。

3、
窗前的树,还是那一棵,一点儿都没变,却已经十年了。

4、
忽然停电了,实验中学的学生宿舍发出学生的尖叫和吵闹声,那些孩子趁机宣泄,玩耍,就和曾经的我们一样,一模一样呢……

有点难过,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说什么,可是,确实是有想说的。

孤单的细节,怅然若失的味道,失去的热闹和欢笑,我曾和朋友说自己不为分别而苦恼。但那或许只是因为知道,表面上的分别并不是分别,当真正意义上的分别来临时,近在咫尺都难以触及。

5
独自一人的时候,替未来做个约定好了。

离毕业也已经一个星期了,我离开南京,这几年应该都不会再回去了,宿舍是永远都不会再进了。

我居然有点怀恋起一个人坐在教学楼顶,在寒风细雨中吹琴时场景,一边咳嗽,一边双手被冻得通红,却在台阶上,演奏着音乐,没有人看到,但肯定有人听到。

那时年轻,真是太美了。

6、

今天看书的时候,看到杜牧的一首诗:“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别后竹窗风雪夜,一灯明暗覆吴图。”

好一个“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真是写得太好了,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项绝艺,而不是吊儿郎当的走在这人世间,空有远大的理想呢。

7、
若失败成了习惯,就会记不起成功的困难,不竭尽全力的话,那就等着输吧

8、

悲剧放在幕后,让喜剧摆在台前,怯懦藏在深夜,让勇敢跑进白天,残酷不要让他人看到,独自将其碾碎。

咀嚼的泪,流下的血,年少孤傲的倔强,体会过后,让它像风一样散去,留给世界浅淡的微笑,那么温柔,让它知道,你准备好了。

所有的前路,自己看着看着,总会懂的,所有的境遇,自己笑吧,笑着笑着,就明白了,所有的悲剧,哭不出来,就算了,所有的崎岖,都自己试着走,或许不会再有人跟着了。

伸手时,若没人握住,就自己扇动翅膀,去远空飞翔好了。

9、

雨,是从早上出发的时候开始下的,空气很凉爽,夹杂着水汽的风,从车窗外吹来,远山和天空虽是暗淡的灰色,但一闪而过的朦胧,在这舒适的空气里,我感觉一切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

坐车是我小小的一块享受,没人知道,坐在窗边的我,将车窗打开,让雨水斜斜飘洒进来,胳膊搭在有点水渍的窗台上,戴着耳机,静静趴着看着外头的行人、雨伞和车辆。

没有夏日的闷热,我喜欢车窗边这份凉爽,虽然,这只是在一辆破破烂烂的客车上,虽然外头的这座小城在雨中也并不美丽,但我喜欢这就够了,我的心情是澄澈的,像抛出手的纸飞机,在空中是那样轻盈。

这并不难想象,车窗边的风让人闭上眼,就像是在飞翔,而肩上也卸下了重量,不去想追逐和奔跑,安静坐下来,等着目的地到来,可以听听音乐,想想事情,思念一些人,怀恋一些过去,甚至偶尔会觉得,这时候,才是像模像样的在活着。然后就开始的想,如果到站了,就要结束这车程。

忽然想,要是为了坐车而坐车,是不是很有趣。

10、

从小姑家离开,到大姑家住了一晚,又奔波回衡山,在家乡,我虽然看似到处走亲访友,但却没有什么期待。“能够见到他/她了啊,真是太棒了”这样的想法,根本没有出现,这样想来,还是有点孤单的。

昨天写了一篇故事《高飞的气球》,讲述了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之间的友谊淡化的故事,其实,也就讲述的是我当时的心情。

有人读懂了,于是给我发了好多消息,说对不起。

可是,何必和我说对不起呢,我虽然难过,虽然也有感到些许孤单,但也不是你的被动所致,毕竟我的世界缺口是那么大,我早就习惯了。

空荡荡的没有依靠的孤身一人,漂泊的没有立足的安全感,归根结底,是从很久前开始,就这样了。

爸妈从初中起换工作,我搬家到一所郊外的中学,告别了所有童年的玩伴,之后,我再没有一个,能陪我的朋友。

放假时的学校,是最安静,也是最寂寞的,而那偌大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双杠上看小说,走在草丛里抓蛐蛐,自言自语,自娱自乐。

我并不快乐,但我也不悲伤,人总会习惯的,什么事情都会习惯的,孤独也是,后来我就也不再那么需要别人陪我玩了。

现在,之所以感到孤独,更多的,只是因为后来又曾得到那些真挚的情谊,如今却又有一些逐渐的失去,这种反差还没有习惯吧。

再加上刚毕业,那些说说笑笑,一起吃饭一起自习的老同学也都不在了,心情有些低落也就在情理之中,没关系的,过一阵子就习惯了。

到时候,也会有新的故事发生,我是知道的。

11、
坐在塑料凳子上,感觉坐姿很不舒服,同时,也有些困,但我还没写日记。

前几天写日记的时候,也大都是如此:等到夜深人静,自己也差不多只有一丝血的时候,去敲键盘。

结果当然很让人难过,毕竟此时已是疲倦,写作便不再是我喜欢的姑娘,而成了严酷的包租婆,写出的文字,要么枯燥得不得了,要么矫情的僵硬,要么就是虚伪的客套……

这样就像是勇士,宝刀变成菜刀,却还妄想拿它去屠龙,我也觉得可笑了些。所以今天的日记,就事论事,敞开的和你写吧,至于表达技巧,文字公开,他人看法之类的,想都别想。

但每天总还是要写作的,只是累了,想和我最亲密的伙伴聊聊天,只是倦了,想摸摸自己最初的梦想来点燃一下心中快要熄灭的火.

12、
我一直想做一个温暖发光的人,能给这个世界留下点自己的什么东西。

而这个想法,那站在物质客观的角度来看,简直是幼儿园的小朋友给出的答案。

有很多长辈不理解,语重心长的要我现实一点,要我以挣大钱为人生目标,要我以去曲意逢迎的触碰各种人际关系为目标。

在他们看来,长袖善舞、挣大钱,这两个标准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有出息的最重要的指标,虽然我心里有点不屑,觉得这简直俗不可耐,但却根本无法在对话的三言两语中推翻他们。

但如果我说长篇大论,从物质说到精神,从众人说到个体,从自我意识说到价值认同,估计那些人只会觉得我是读书读傻了,而他们是绝不会去多花时间思考这背后的逻辑的。

我已经习惯了,像我爸妈,奶奶,还有姑姑婶婶她们,都是这样,也算是一种朴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吧,寄托了亲人们的期望和祝愿,只是这种期望是建立在他们自己的世界所勾勒出的图景里的,而非我的。

13、
       平凡的日子,生了一场病,早上在难受的噩梦中被迫醒来,头昏得厉害,才凌晨四点。摸黑去洗手间,回来后,躺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大腿上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同时一闭眼就回到那个头昏欲裂的疲倦噩梦,但还是睡了,睡不到半小时就醒来。

        五点多,我出门去散步,在实验中学里头,我小时候总觉得这所学校已经挺大了,但现在来看,却小的不得了,似乎都没有什么可以走的地方,来来回回就那么几点方寸之地,四周被围墙所遮拦,一点都不开阔,再加上铁栏,我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

        不是很舒服,走了一会儿,就停坐在了石阶上,听歌,发呆。

        东方的天空开始泛起朝霞,但看不真切,似乎隔了好远,而太阳也被围墙所遮拦。有几只鸟儿追逐着在天空飞翔鸣叫,穿进树丛。它们是如此的快乐,但我却并不开心。身体上的无力和不舒服固然是一方面,但心里的贫瘠和此时的状态却更让人伤心。

        因为不舒服,白天睡了好久好久,上午几乎没有睡着,头一转就疼,下午睡到了五点,醒来时感觉稍微好了些,现在是晚上的九点,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早说过的,生病很快就会好,不要担心的。而精神上的萧条状态也不会持久的,我们静静地等待那天到来就好。

        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姨奶奶带着她的孙子来玩,那两个小男孩和雨欣玩得很热烈,玩具散落了整个客厅,即便关着门,在房间里睡觉的我还是能听到他们那兴奋的尖叫。

        当个孩子真好,我忽然这样想。

        晚上的时候,我和妈妈带着雨欣出去玩,沿着湘江一路走,衡山的江边在这时候总是热闹的,灿烂的霓虹,歌舞的人们,各种发光的玩具在空中飞舞,孩子们在广场上欢笑追逐,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生活乐趣,只是我已经不能感同身受那份快乐了。

        虽然,看到妹妹对我的亲昵依赖也会觉得暖心,虽然也会愿意和她奔跑玩耍,虽然也有笑容,但终究,我还是没有感受到由衷的幸福,或许是心中想的事太多,肩上太沉重,有太多不如意的事,将我的心占满了。

        真傻,当我听到耳机里的歌《好春光》中唱到:“开心一刻也是地久天长,向前走绝不回望”时,心中忽然有一阵颤动,好想好想能确确实实的感受那一刻开心的地久天长。这才是勇气,才是洒脱,这才算是乐观吧。

        我也好想要这样子,以后都要真切的满足和快乐,不要再偷偷躲起来难过了,好不好。

14、

我们大多数人,需要他人的支持,才能够不抑郁的活下去,心里的坚冰才会被融化,感到温暖。但若因此,就习惯性的对他人依赖,认为亲人的爱是永远不变的,认为友谊的光是常年不化的,认为爱情的暖是天长地久的,只抱着如此简单朴素的美好愿景,就全心全意的去在乎和依靠着他人,以此去应对那漫长时光洪流中的无尽变化,会摔得很惨。

这个真相想来真让人幻灭,我们从小就读童话,对事物的简单纯粹有着一种发自本能的喜欢,希望自己坚持的某件事能够一如既往,相信拉钩上吊的话就真的能永远不变,希望自己第一次遇到喜欢的人就能从一而终。

没有谁希望自己变来变去反复无常,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后者才是现实,即便人们不愿相信。

既然它们终将离去,那就不必为失去而悲伤, 不如,去寻找相对的不变。那种心灵契合,能够共同成长变化、能相互寄托心中所想的人,如果没有,就选自己。

15、
前行就像是探险,虽然前辈们总以经验给我们指导,但我们的每一步都是绝无仅有的。以我们个人的视角,故事与故事已截然不同,有的烂俗到只想快进,有的却让人热泪盈眶。

探险家和探险家的风姿也完全不同,亦步亦趋跟在人屁股后畏畏缩缩,或是灿烂笑着走在无人的小路上迎风而歌,这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若是见过那绝美灿烂的生命状态,体验过那追逐极致的生机和感动,有过这样那样的一些让人忽然落泪的瞬间,就像蝉从地底爬出第一次见到天空,绚烂的夏日,仿佛有形的风,会情不自禁的歌唱,宁可只有短暂的生命,哪怕在这烈焰中死去,也再不愿回到地底,在黑暗晦涩中苟活。

当我意识到,这次探险是钻出了地面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16、
这个小城,我的亲人们,他们发出的声音,我能听到,也能听懂,但在心中我却已情不自禁的开始反驳起那些认识:

小富即安的思想被我排斥,教育功利化的说法被我批判,追求显贵的庸俗被我所不屑,命中注定的天赋论让我为他们的认命而生气……

脑海虽然波涛汹涌、千般思绪,但我表现在外的却只有沉默,我知道,自己无法说服他人,也没必要这样做。

就像是洞穴理论中,那些只能看到影子的人,他们不会相信外边有一个偌大的立体的更为精彩的世界,他们用经验解释世界,用个例强化信念,用长年累月的重复固化这些信念,其中固然有正确合理的,但更多的却成了狭隘的偏执。

亲人尚是如此,更何况别人,所以,我再不奢求谁能对我所想感同身受,也再不寄托所望于他人之上。

17、

这个世界的确因多元而美丽,我也曾为朋友的独特想法和精彩鼓掌欢呼,为意见不同而能共同讨论或达成共识而感到欢欣,但是我也清楚的认识到,既然产生了多元而绚烂的美丽,背后就必定会因此出现绝无仅有的孤独。

相触时那一瞬间的共鸣和默契,只是空间里两条线极其偶然的交汇,而在大多数时候,线和线,只是在持续接近,或不断的分离,甚至擦肩而过。

之所以我们感到生命中好像闪光的瞬间并不少,但这或许是源于易得性偏差:生活的变量太多,线也太多,自然而然就会有交织和接触,一个再平庸的人在漫长的生命中,也很大概率会有闪光的瞬间,而那光芒又是如此绚烂,以至于过目不忘,于是就觉得它很容易发生。

如果即便明白是这样,还义无反顾的相信极其偶然的幸运,那就满怀憧憬的期待明天吧,那就继续殷切热情的等待他人吧,但要做好失望的准备。

不是孤独选择了你,而是你选择了期待,而期待落空的失望很容易导致孤独。

18、
虽然大学四年来,经历了很多,认识了许多有趣的人,也交到了很要好的朋友,有过很多感动和奇妙的瞬间,但我知道,若要维持它们,即便是再深刻的情谊,也绝不能寄希望于别人,因为唯一可控的只有相对的不变的自己。

所以,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因为离别而感伤。

即便在支教时,其他伙伴和孩子们哭得难舍难分时,我也没有流泪,因为这太平常不过了,而且,这根本算不上离别,真正的离别是离别双方自己选择的,而绝不由背景条件和他人所强加。

如果我没有选择离别,那么即便远在天涯海角,我也能将对方找到,即便隔着千山万水,也可以宛若促膝而谈、妙趣横生。

真正可怕的别离,是离别双方自己所选择的别离。

那是线的擦肩而过,义无反顾的渐行渐远,回头时,会发现,不仅是对方变了,自己也变了,没有想念,没有惦记,甚至,偶然相见时还会尴尬沉默,比陌生人都不如。但是自己想起往日情谊又心疼又可惜,却再也无法回到当初。

别以为这种情景只出现在爱情,人和人之间,许多微小的变动,在漫长时间的魔力下,会掀起蝴蝶效应形成巨大的生疏和隔阂,让人无力也无奈,鲁迅和少年闰土的重逢便是那般。

说了这么多,其实想告诉自己是:最重要的东西,从来都不在外界,不管是人,还是事、物,他们相对于你,总在不断变化,你是抓不住的。

“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古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我们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是珍惜那个相对不变的自己,然后通过自己的动态变化去和这个世界协调,构建出自己一个相对稳定的世界观,再取邂逅这个动态世界中和你频率相似的灵魂。

盛夏钻出地面的蝉啊,不要有太多敏感犹豫,请趁这年华,酣畅淋漓的高歌。

19、
今天怎么说都算不上平淡,傍晚时,我好生气好生气,因为我爸,他总是这样的态度对我,一点笑意都没有,还总是凶巴巴的,又不说话,我问他什么话,他都不理我的,问他多几次,他就语气很凶的回答,说实话,一点都不亲切,我现在真是一点都不喜欢他。

今天去星源那边看了一下午书,傍晚时他叫我去吃饭,我问是不是回去吃,他说带我和同事去饭店吃,我一想啊:和他的同事,一群陌生的老师,去吃饭,自己又是在刚大学毕业这个关键节骨眼上,肯定要被问东问西,而自己没有去找工作,考研又失败了,大四半年还胖了一些,被问起来,多丢人啊,而且在群陌生人中吃饭,会很不自在的,再说我爸又是那种凶巴巴,根本不能给我一点安心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去了肯定是如坐针毡。

于是我就在车上和我爸说这些,但他根本不理我,什么话都不回我,我觉得自己的心简直凉透了,这就是我爸,丝毫不关心我的想法,甚至连理都不想理,一个字都懒得回答,这还是在同一辆车上啊!下车后,我再一次问他,可不可以不去,他皱着眉头,对我一吼:你如果觉得这是痛苦你不去就是了!

哈,我当时真是被这态度气到了,我二话不说,拿起行李就走。这走得委屈,怎么会有个这样的爸爸呢,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我再也不想和他说一句话了。

回到家,我和妈妈奶奶一说,结果他们居然马上开始指责我,说爸爸带我去吃饭是关心我,说我生气的离开真是太不懂事了,去见一群陌生人吃饭又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大方?

我当时就真的好气啊,他们全都一样,只觉得这没什么,全都不在乎我的看法,难道真的就不拿我当人了,我没有自己的主动权了?不想去的饭局都要去?只打声招呼根本不问问我的想法?我说什么都只当放屁?对我说话就不能和颜悦色,都是这样的凶?这样的态度,我还不能生气?

是的,我是你们养大的,但不意味着我就是你们的附庸,觉得要我做什么都理所应当,完全可以不在乎我的心情,亲情不是靠道德绑架支撑的吧?能像从前一样好好的说话?好好的对待家人吗?现在有了妹妹,只对妹妹好,对我就是这副态度,难道我不可以心寒吗,我从来不想你们对我嘘寒问暖,但是好好说话做不到吗?和颜悦色做不到吗?听到我在对你说话,就好好回一句,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做不到吗?

只是一味觉得自己是长辈就高人一等,而可以无视孩子的感情,这样的家庭教育,挺失败的吧……

好了……生气完了,以上都是发泄的气话,只是情绪宣泄,不作数,请别当真。

对不起,生气了,我已经好久没有生气,这次居然还对自己的亲人发了火,虽然他们有不对,但是一旦自己情绪失控的也反过去指责,就太幼稚了。

他们不懂,可是难道我也不懂吗,那么多书都白读了吗,今天这德行,我真为自己感到丢脸,要是让别人知道小超这样,估计会很失望吧,别说别人了,自己现在回过头一想,就觉得愧疚。

对不起我的爸爸,他估计工作压力挺大的吧,不想说话就不想说话吧,我又何必去指责呢,如果是他的性格变了,那就变了吧,我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写篇文章和他说呢,我不是说过吗,这世上没有文字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有,就再用心一点。

为什么要生闷气,在日记里吐槽,然后回家还和妈妈奶奶抱怨呢,都那么大了,做事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想想就觉得好傻。太不成熟了吧,有时候会意气用事,不够云淡风轻,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对不起,真的。

我以后不会再生气了。

20、

        丢稿了,好几千字呢。

        我沉默了三秒钟,便新建了文稿,重新开始,要说一点都不可惜,那是不可能的,辛辛苦苦个把小时,付诸一炬,更何况,那些风轻云淡的笔调,自然而理性的诉说,自己还挺喜欢的。

        丢失了一件喜欢的东西,如果是孩子,可能要哭吧,如果是大人,也很可能会抱怨,可那又有什么用,只是有些幼稚吧,虽然能被善意的理解,但最好还是不要去说它了,苦笑着摇摇头,删掉丢稿的软件,重来便是。

        不过,像日记这么随性的笔调,不可能一字不落的重新写下,甚至只让我写下主要段落的大意,也几乎难以做到,失去的,就是真真切切的失去,即便是在脑海中造出的东西,再塑造一遍,因为那种心情的细微变化,结果写出来的东西也会截然不同。

        索性丢掉原来的束缚,一切重新开始了。

21、

我的写作是不修改的,所以,实际上这些文字,都只是胚胎,一时兴起的抒发,却缺少精心设计的雕琢。

我靠着一点儿热情,在这个文字世界里苟活,靠着幸运,被他人认可,靠着经历,让文字有血有肉起来。

但实际上,它们依旧只是孩子,贫穷的瘦弱的,上不了台面的孩子,虽然他们的眼神闪闪发光,虽然,他们奔跑起来迎风的笑声可以传荡很远,虽然他们怀里抱着最绚烂的梦,但他们现在还什么都不是,像我一样。

22、

昨晚走出教学楼时已是深夜,在前方的黑暗中忽然传来惊喜的声音,叫我的名字。

然后一个女生就扑到我面前开心的握住了我的肩膀,那一刹那我头脑也一片空白,喜悦像风一样迎面而来。

我忍不住笑了,这可爱的见面模样,是洁莹呀,依旧和两年前一样,笑得那般灿烂,又那般亲近,时光两旁久违的熟悉更让人感动。

她说小超你长壮了呢,我无奈的苦笑说是胖了一些啦,她说才没有,明明更可爱了,听到这样的话,觉得她真是体贴。

我说之后多多关照啦,来我们组一起玩吧,好啊!她欣然答应。

后来虽因人数不均她被安排到了别的组,但她嘟嘴吐槽一番后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对我说没关系呀来日方长嘛,然后拿出手机给我看两年前她和我的合影,又拉着我在会议室又拍了一张,将两张照片在一起发了朋友圈。

那两张照片啊,我看着真觉得难受,女孩仍然美丽动人,但那个男生两年前后却如此不同。

之前那张照片中他的眸子里闪着光,手握口琴,戴着帽子,瘦瘦的嘴角带着笑意,刘海挂在眉间,看上去就精神,但如今拍的照片里的那个自己,看着就没有精神,发型也不好看,感觉好平庸。

虽然想靠才华吃饭,但还是会如此肤浅的在意自己的颜值,小超呀,这是不是不够自信呢。



23、

 蝉声在又一个盛夏响起,白色的键盘换了一个地方,被继续敲响,一本书被两年后再翻开,又废寝忘食。

我再一次看完《三体》三部曲,昨晚凌晨两点多才睡,脑海充满了绚烂的幻想,乃至于梦里都一直在哪个世界缠绕奔跑。

        我放下了学习的压力,而将自己,投入了阅读的深海,那感觉,熟悉也陌生,被温柔包裹,被经历所裹挟。

我喜欢它,但我又害怕自己这样算是玩物丧志,可是,为何而矛盾呢,想做一件事,和应该做一件事,二者也可以有相互的妥协,不需要泛起苦涩的笑容。

年轻时,我还不想过早的畏惧退缩,看着镜子里,是的,有时候我也觉得对面的那个人真是颓废,看上去又憔悴,这时,我会感到生气,会有种无名的怒火从那不知的角落爬过来,让我难过一阵。

但我不会握拳了,少年的热血还在,但绝对零度的冰寒和内心孤傲啼血的绝唱,已经不在了。

 我说,要有绚烂的思想,要有极致的生命,可平庸还是如病毒般传染过来,我不享受这种随波逐流的平庸,于是,在家的夏日,成了煎熬。

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在这样的日子里,超出平庸,像流星一样闪烁出自己的光芒,离开校园的我,有时候,面对着压力和未知,像褪色了一般,将自己的精神钝化,躲藏起来。

我当然察觉到了。再愚钝的人,写了那么久,和自己说了那么多,日日夜夜,总有所获,但知道归知道,如何做却并不明朗。

若只是笼统的说:要多阅读多写作,多学习多思考,这固然容易,但若想要阅读到内心,写作到共鸣,学习到热爱,思考到价值……这些谈何简单。

不由的回想起18岁那年,自己在省图书馆的回忆,直直的站立在公交车站,捧着一堆书,风吹过耳畔,自己的影子在车身那儿看上去是如此俊俏挺拔,精神的强大,赋予了自己由内而外的气质,和无所畏惧的勇气。

一晃,四年过去了,高中时代已经是遥远的历史,就连大学,都成了昨日的记忆。

这次我没有怀恋什么,离别没给我带来伤感,也没给我带来憧憬和期待,我惊讶的发现,淡漠浮上了海面,而这,是我从未想到的。

高二时,我写的日记里,字字句句,藏着骄傲与深情,那是多么绚烂而璀璨的年华,坐在地上看星星的少年,骄傲抬头不管不顾他人奔跑的气定神闲,现在想起来,就忍不住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闭上眼,口中喃喃自语的,说起那些诗意的句子,一瞬间回到过去,这就是写作和回忆的共鸣,白衣飘飘的时代,在骨子里,还远没结束,少年的情怀,终生维系,也在所不惜。

这是一篇不称职的日记,我借着这个机会,肆意的宣泄着,说着,也不管其逻辑,不管其是否美丽。

我知道,写作的路,不能这样瞎走,但我忍不住,忍不住宣泄的欲望,忍不住思考的叙述,忍不住键盘的敲击,哪怕毫无章法。

这是矛盾的,我想要浪漫和细腻,想要故事和美丽,想要传奇和荣耀,但我却忍不住也会写下琐碎和粗糙,刻下愚昧和怀恋,这些印痕不能说明自己迎风而立,反而像是残骸,在告诉着读者,我没有在阳光下自由而歌。

但矛盾总是暂时的,在长远的人生中,这样的小小土丘再常见不过,可是心灵的变化,精神的褪色与信仰的庸俗化,却是长大过程中,我遇到的越来越频繁的命题。

这让人不禁有些担忧:是否成熟就势必导致不纯粹,是否接触的现实越多就会越趋同,未来究竟是怎样的?

但是,担忧是愚蠢且无济于事的,人的弱点或许就是明知愚蠢,却还忍不住会去做。 

我知道自己就是自己,没人代表我,也没有别的什么事能改变我的内心,如果我不愿意,发自内心的拒绝,那什么改变都不会发生。

可我有弱点,在去年的一系列事件中,我发现自己的敏锐其实是脆弱的依赖,我发现自己的明朗豁达还远远不够,我发现自己所站立的地方只是浮空的悬岛,我所要去往的彼岸需要飞鸟为我搭桥。

是的,很难,像是在做梦,而现在,我连梦都做得如此笨拙。

但是,我从未想过放弃,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依旧坚定的认为,自己未来会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哪怕我给长辈们说起自己的人生规划,从来都是南辕北辙,但藏在心里的,还是只有这个,我对于考上北大的渴望,远不及成为作家的执着。

这是好事还是噩耗,现在我尚且不清楚,而清楚这件事的只有未来,可未来却又无法和我诉说,所以,有时也会迟疑,毕竟在这样的路上,哪怕身边人山人海,我也总像孤身一人。

孤独者有孤独者的活法,你也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子,可我内心却又在期盼,期盼自己能符合预期,希望不辜负他人的厚望,这是不是在勉强自己?

但一个少年,总有好强的时候,想用更被认可的事情来证明自己,虽说有些幼稚,但这精神却也近乎可爱,被过去的自己所认同。

但是功利的路,实际做起来和想象中也存在巨大的区别,看专业书和读小说有天壤之别,理论和实践之间也隔着鸿沟。

与其说我想借这段岁月来验证那些理论,不如说我奢望借那些理论来轻松闯过这段岁月,可是,未经自己历练的理论,都是空的,然后我依旧站在最初的起点,两手空空。

但我不怕,没什么好怕的,人们总说因为这个年纪要在压力中咬牙向前,但实际上,现在的每一秒都在决定未来,可又有多少人在乎过此时流动的每一秒呢?

太过在乎所追逐的东西就是狭隘,帕斯卡说:“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
   
我坚信是这样的。


小超
整理于2019年2月25日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告别大学,时间如光——2018年7月日记节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