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已经是11月了呢,即便是深圳的天气也开始转凉,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时候风吹得有点凉,于是喉咙就有些嘶哑,总想咳嗽,却又无法消散喉咙深处那种晦涩的干燥和不适,喝水也无济于事。


晚上的时候,我看到知乎一个关于癌症的问答,里头说为什么人们往往知道自己癌症的时候都已经到了晚期。


看了几篇回答后,我感到心情变得很沉重,又有些压抑,在没有做全面的检查前,谁知道自己只是小感冒还是绝症呢,如果觉得没有关系等到确诊的时候却被宣判死刑那又是如何的绝望。


上次我和智哥聊天聊到这种事,我俩都淡淡的说,如果真的身患绝症了,那便认了呗,不过是概率事件,运气不好而已。但现在我却又觉得,如果真遇到这种事,我会很难以接受的吧,毕竟我有那么多那么多对自己的期待,怎忍心让自己的生命昙花一现。


唉,还是不去想这些了,很多事情,我去操心根本就没意义,虽然这一年来好像鼻子总有点不舒服还有时会流鼻血,总是打喷嚏流鼻涕,但不太可能是什么大病吧,明年去体检看看吧。


这两天的复习,已经变得像是小时候完成家庭作业一般了,没有热情,也没有兴趣,没有期待,也没有多少感受,倒是时常会觉得疲惫,然后去图书馆的桥上吹吹风,看看风景,发发呆……


更让我感到难为情的是,复习的时候,经常走神想到别的事,一会儿又在想自己未来能从事怎样的工作呢,一会儿又开始想要做怎样的简历才能打动别人,天,这种想法应该出自一个想考北大研究生的人吗?


然后我就莫名的觉得好笑,但又隐隐又些可悲的自责:不要从心里放弃一件事啊,不要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啊,做出的选择已经好3个多月了,难道又要潜意识的扭头吗,我真的不愿意啊,即便将其定义为不那么喜欢的路,但既然走上来了,为什么还要皱着眉头怨天尤人,为什么要屏住呼吸像是全世界都在囚禁你的自由,可明明事当初你自己的选择,为何不能对过去温柔些,尊重他的想法,至少,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尊重过去的自己好吗。失败是不可怕,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以种种借口去选择失败,然后申明那是你的选择,这就有点可怕了,人生的路是兜兜转转,可也没有让你每一步都当作试错都当作玩儿一般去尝试,一有不如意就嗖嗖的转身,拜托,你是想成为飞鸟,而不是乌龟诶,遇到点屁大的挑战,就缩进壳里等雨过天晴,这种行为真是弱小得让人不忍直视啊,你就不能像个真正的飞鸟一样吗,像海燕一样吗,在狂风和暴雨之间,骄傲的飞驰,不喜欢又怎样,不乐意又如何,你可以骄傲的以行动告诉这个世界,任何困境都阻挡不了你的笑意和乐观,阻挡不了你的翅膀和飞翔,既然避无可避,那就迎风而舞,既然来者不是所爱而是敌人,那就给它犀利的冲击,给它看你的不屈和顽强,应是这样啊!


如果所有人都这样的心思,那奋斗该是一句笑话吧,学长们口中所说的那种废寝忘食连洗澡的时间都舍不得拿出来两天用掉一支笔,我终究还是没能在这段日子里感受,但肩上承担的压力和自责以及苦闷却比任何时候都多,也无人可说。


这些都不是行动上的问题,而纯粹是心态和精神上的徘徊。我需要将这些情绪全倾泻到文字里,而让自己在现实中保持空灵和单纯,每次不开心的时候,每次迷茫没有任何想继续下去的动力的时候,都要不停的写不停的打字不停的劝慰自己,其实我是多想要自己生活中真的有那样的朋友存在可以理解我安慰我和我分担这些,但没有。


我也像一个将自己关在空房的人,变得一点都不主动,别人一个月没有回信,我也不会去催了,就顺其自然而然好了,连自己都没能好好顾上的人,还能怎样顾及他人呢,纵然心中有万般温柔和情谊,也会在时间的冲洗以及对方的不言语中,淡去痕迹,变得遥远而不可捉摸吧。


晚上的时候,我在电脑上打开知乎,看到自己受邀请开通创作者平台,然后里头居然有各种数据,包括浏览点赞评论,近一年的数据都有,我看到自己的回答每天都有五六百的阅读量,心里其实是有些开心的,心想,倘若我能认真的开始做这件事写回答,以自己的文字,肯定能被很多人喜欢,我是可以在某些领域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的,想着想着,便有一种轻快的自由悄悄浮现。只不过,当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绝不能分心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些热情就又消散如烟了。


我有时候都不知道如何看待自己,究竟是有行动力呢还是三分钟热度一时兴起,究竟是有己所爱呢还是全凭感觉理想主义的漂浮。


严格说起来,自己的很多事情都是一时兴起,无论是去台湾,还是考研,无论是计算机设计大赛,还是校外实践,无论是支教还是演讲,无论是邮件还是写作,无论是视频还是电台,无论是阅读还是口琴,有时候就纯粹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动力忽然闪现,然后就情不自禁的去做,去废寝忘食,去乐在其中,这之中有一些事做着做着就做得很开心于是持续了下来甚至可以坚持十数年。


可有些事实践一些日子就会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然后热情散去丧失动力,这难道就说明我做事浮躁所以什么事都只停留在表面吗,那如何解释我坚持了十年的写作已经被身边所有人认可? 如何解释我在大一的时候就一个人在计算机设计大赛中从校赛到省赛乃至国赛拿到国家级奖项?如何解释我能在短短一两个月靠着每天在行政楼顶楼的厕所里练琴三四个小时,从一个什么乐理知识都没有的小白到熟练掌握一门乐器?如何解释连续四年站在演讲台和学弟学妹们说起自己崭新的故事而把人打动?如何解释从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我高中从重点班刷落后能够崛起变成班上第一年级前列最后能过考上一所985大学?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肤浅的?


很多时候的纠结和自卑,只是因为外界的意识冲击,让自己忘记了自己的特性和本来应有的样子,他们说你去考心理学真是太傻了去考创意写作又太玄了不如去考法吧前途好而且机会多,不想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于是我就去了,他们说你太理想主义了太飘了应该沉下心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但对未来有用的事啊,不想让他们难堪我就沉默的唯唯诺诺点了头,他们说给你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你一定能考上的,害怕辜负他们的希望又觉得自己确实有所亏欠,于是我就诚惶诚恐的沿着这条路走……


路在越走越窄,而身边那些红着眼拼命追逐的身影却越来越多,在拥挤的路上奔跑竞争追逐,虽然是自己点了头的,虽然北大也确实也是自己想去的地方,但……真的很难过,我的抑郁从不写在脸上,甚至我还会在日记里给自己打鸡血劝慰自己,编造些锻炼能力开拓视野挑战人生的谎言给自己听,让自己去努力去一遍遍的背书刷题,可是,当我和小东雷鹏他们这些正在北大学法的学长聚餐时,却又深深的感到了失望和倦意,他们抱怨很忙很大的压力,未来也很紧张,每天从来没有在凌晨前睡过,就业后法律工作也是要接触各种社会的黑暗面和繁琐,还有各种人情利益纠葛,他们其实并不快乐,我所看到的他们的快乐也只是所有人最平凡朴实的生活小事的快乐,以及因为考上北大而能有段经历能让学弟学妹们敬佩的快乐,而似乎没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那么,如果只是这样的日子,我又何必去争夺,毕业工资高或者名校头衔是好,但我在乎的明明不是这些吧。


于是,我有很多时候想扭头就走,可往后一看,那些人的目光和鼓励和期待总让我一瞬间心软,然后对自己恨铁不成钢,如果我只是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去做又何来顾忌,但若我身上寄托了他人的期待,哪怕是让我走一条我不想走的路,既然答应了,就要信守承诺,哪怕这样的心态或许很难跑到第一,但认认真真跑完全程,至少对得起他们,哪怕对不起自己也没关系,输也输得漂亮,到时候他们或许会对我的能力产生误解而感到失望,但至少不会因为我不听他们的话而愤怒,我是想要有特立独行的人生和自由,但这不能建立在让亲人朋友失望的前提之上,我不想成为一个锋利如刀的人,所以我很多时候只会暗暗的抗争和做好另一个规划,但在明面上保持妥协。


我也奢望着以后那些关心我的人,能理解我这份孩子气的孤傲而不会因此生气,毕竟这是我的人生而不是他们的,感谢你们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想要追逐世俗意义的强势和体面,那你们自己去做便是,我想追求的是明朗和初心。


是的,很多时候这两者并不矛盾,我想实现以梦为马也必须要先在现实世界立足实现经济的独立自由,我若想有独木成林的魄力,也理所应当需要经受一些风吹雨打的洗礼。


只是,立足于现实和接受洗礼的方式有所不同,即便同样是考研北大,换一个专业换一个备考地点换一种生活姿态,感受就全然不一样。我以前也总担心失败,怕摔倒,怕自己难看,怕别人嘲笑,但现在,我觉得只要是为自己而活着,坦荡荡的去面对所有风吹雨打又有何不可,生命这点韧性还是有的。


上次和清华的崇武哥打电话,他说,一个伟大的作家应该是入世的,而不是只在自己的世外桃源活着,要把自己当作钢铁一般去烈火上淬炼。


崇武哥是在劝慰我,希望能解决我在学习法律时所感受到的违心和精神困境,当时我也是嗯嗯的点头称是,感到一种责任和厚重,可如今想来,却不再如此认为。


虽然磨砺铸造人格,但并不意味着应该主动去尝试世间所有磨砺,虽然烈火可淬炼钢铁,但并不是看到火就应该往里跳,更何况有的人是铁,有的人却是鸟,火焰会烧灼翅膀,让它再难飞翔。真正的入世、真正的磨砺从来就不该是别人塞给你的,而是自己在追寻本心所向往的伟大目标中必然会出现的。


飞鸟不会永远待在温暖的巢穴,总要飞向蓝空,天气也不会一直晴朗明媚,总会有暴风骤雨,于是就有洗礼磨练,于是就有飞驰和坠落,于是就有高傲的海燕和黑色的闪电,有蠢笨的企鹅和沉浮的海鸭。


这才是我独一无二的故事,而不是别人拿个项圈让鸟儿带上,告诉它跳过火圈就是最勇敢最优秀的,所有人都会为它鼓掌欢呼,然后鸟儿就去屁颠屁颠去钻火圈,然后被烧到羽毛,人们就好心的用烈火淬炼钢铁这样的话给它安慰。


是鸟,就去搏击长空啊,是树,就深深的扎根于自己所爱的土地啊!


干嘛别人要你跳火圈你就去跳,欢呼尖叫和掌声有那么重要吗,即便被关进笼子里,又或被移植到庭院中,为了不让喜欢自己的人失望,于是将自己变成乖巧的家鸟,变成整齐的园木,但这些都是暂时的吧。


一段时间后,他们会发现,笼子里的鸟萎靡不振,庭院中的树枯叶泛黄,他们或许会失望,会摇头,会说你是脆弱的鸟是无能的树,但是你这就信了吗,你就自卑了吗,你就开始自责吗,你会真的觉得自己让人失望,然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脆弱又无能吗,你就妥协的勉强自己,然后打起精神来习惯做温顺的家鸟,变成整整齐齐但被人夸赞的园木了吗?


你不知道的是,他们更会赞叹那万里高空搏击于雷雨的海燕,更喜欢那山间独木成林的广阔和旺盛的生机,他们得不到,于是想当然的觉得你也一样,最好就应该本本份份做优秀的家鸟和园木,他们完全忘记了当初的你是如何在自己的旷野高傲飞翔,但你自己也忘记了吗,你难道要没一点主见的变成别人所认为的样子,成为附庸和追随者吗?


以前的飞鸟看到那些最好的家鸟,还是可以保持骄傲和自信的乐观,但当飞鸟开始追求想要成为优秀家鸟的那一刻起,它就只能沦为笼中鸟的附庸,再难洒脱和自信,失去生机和灵性,在我看来可悲至极。


写下这些,并没有想贬低那些靠自己努力,去到清北等名校,或者在社会上出人头地的精英和前辈,只是想告诉自己,每个人活着的姿态,每个人的性格和属性,都截然不同,不要勉强自己成为不喜欢的样子,也不要因为外界一时的看法就改变自我,不要怕失败。


我希望自己可以坦然的面对不喜欢的路,不怕这条路走不通,不怕别人的眼神、误解或质疑,我只为切身体验和兑现承诺,而不是以此定终身,至于真正能贯彻终身的理想和目标,早已定下,现在的每一步都是在靠近罢了。


不是逃避责任想要悠闲自然,而是希望去挑战真正属于我的人生难题,而不要再在别人的舞台去抢那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奖杯。


成飞鸟,做古木,毕生之志,无问西东。


生命所向,仅此而已


2018年11月2日

小超

深圳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考研日记 2018年11月1日:毕生之志,无问西东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