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前言:

半年未发说说和日志,我会将这半年的部分日记,公开于此,以记录时光,这篇是2018年8月份的日记节选。

 



1、数日子


        又过了一天呢,我每天晚上写日记的时候,就像是在数日子,可是这样一天天,又有多少日子可以数呢,不像是数星星,那么浪漫,数日子,反而有些无奈,总希望年轻,总希望自己不要再长大,但那又怎么可能呢,于是,数日子的人,就只能将这些日子存在文字里,给以后的人去看了。其实,存日子的人,也有很大的梦,我想,存下的这些,晶莹剔透,是时光深处的亮色,是一辈子,都可以时不时回顾,看一看都想笑的美好,所以,写日记,就像是旅行一样,有情怀和没情怀的区别是巨大的。

——8月2日


2、飞蛾


        这样想来,我就像是飞蛾一样,喜欢环绕在光旁,而我生命中的光,是一种生动鲜活的生活热情,所谓热爱,所谓真诚,所谓纯粹,这些都只是光晕的余波,它真正的核心,是蓬勃的生机和灿烂的朝气,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感慨于动画里,那些人的夸张动作,以及极致的幸福表达吧。今天学习累了的时候,听迪士尼的配乐,其中,尤其感动于冰雪奇缘中的那首《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还有《How far i will go》中那句“it calls me” ,当时内心的共鸣,就像是被牵扯着,像是飞鸟,猛然间划过天边,一瞬间的亮光,让我忽然间脱离了眼前的现实,看到了生命中更远也更纯粹的主题!我感觉,在近年来,自己的思维,慢慢的被更现实,更具体的内容所填补,这就像个牢笼,但能够穿透它的光,只有那种生命间更纯粹的追求,我决定,无论自己以后做什么,追逐什么,任何情况,都不能放弃,这更加广阔的信仰。

——8月2日


3、不傲慢


        宿舍里的小朋友梓杰同学刚打完羽毛球回来,他似乎很兴奋,他说,遇到高手了,自己水平果然还是不行啊,居然只能和对方打平手,那个人真是太厉害了,然后开始不停的说这件事,又说自己高中时候打羽毛球啊,那都是一个人虐两个人,说得眉飞色舞的…………听他说的久了,我心中就生出了一种淡淡的反感,对于任何明显张扬的炫耀,实在是有些不喜欢,不过梓杰小朋友才高一,这只是少年心态不够成熟的表现,就像有些学霸每次考完后要阴阳怪气的说自己考得很差都扣了5分一样,这种情况在他们懂事和了解的东西更多以后会好很多吧。因为他们迟早会意识到:真正的优秀和强大绝不是自己说出来的,无论是羽毛球还是学习,无论写作还是其他能力,即便再强,也要由客观的他人和参照物去认可,即便自己内心的自信和骄傲再多,也不应该自己向外炫耀张扬,因为内敛的骄傲才能铸造自信坚毅的品格,外在的谦逊才能给他人以舒适和明媚,而向外骄傲的炫耀张扬,只会像刺一样惹人反感,还会使自己流于肤浅的及时反馈,而很难沉淀自己形成更有底蕴的气质。当然,这并不是批评他,因为生动的喜悦和骄傲的表露本就是生命中很棒的体验,只是,表露的方式更直率和存粹一些可能会更好,觉得自己打的好就直接开心的说就好了,那份快乐在语气中表露大家也能感同身受的,而不要阴阳怪气的说自己水平不行然后又用参照物表示自己非常厉害再不断的重复强调,骄傲和自信并不让人反感,但这种表达方式中带着傲慢和嚣张就会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在此记录此事引以为戒,警醒自己:可以自信和骄傲,但别傲慢。

——8月4日


4、邮件


        昨天下午给祝娟姐写了一封邮件,在邮件中思考了自己的追求和方向,在宏观上给我了一些鼓舞和信仰的支撑,既然都是意义,那么真正纯粹的价值,就应该是此刻的快乐和成长,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对结果的追逐。将那份邮件公开发表在空间后,有人私聊我,说默默关注了两年,很感谢我的文字给她带来的力量。还有人评论说我写作的风格很理性,里头有很多的思考。我回过头,确实发现,自己近期的写作都是像现在的日记一样,很随意的将思考过程和逻辑堆积,然后给出解决方案,这种写作方式对于思考和解决问题是很有益的,只不过如果放在文学创作的角度,未免太过随意的干货而缺乏了文字的艺术性,也就是缺少美感,我在想,是否可以将艺术性和内容性相结合,形成自己的一种独特的风格,而不止是枯燥的长篇大论,或全是矫情的描写和感性,虽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像是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之术,充满着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和不习惯,但我毕竟是小超,所以是可以去做的吧。

——8月5日


5、理性


        这图书馆的光,有些黯淡,比不上东大的灯火通明。这些日子,来深圳后,我便将自己用理性和现实包裹起来。连日记都成了思考和分析的过程,掩上简单的窗,不看透光的叶,也藏起轻舞的浪漫,和闭眼微笑的温柔。之前写下的文字,那些思考的痕迹,像站得笔直而有些严肃的侍卫,他们整齐的将我围绕在中央,告诉我,我之所在,我将所做,并为我扫去前方的雾,告诉我远方有虹。于是当闪光灯再次打下时,被理性所簇拥的我,已无退意的优柔。只有在看到一些过去时,才偶尔会想起那戴着帽子绅士般对天空的致敬,还有雨中肆意奔跑欢笑的峥嵘。不过,并不需要可惜什么,因为,毛毛虫要破茧而出,总有个过程。

——8月7日


6、寂寥


        我已在替未来考虑了,毕竟现在那么渺小暗淡,又那么孤独,只能期待未来……不过我并不忧郁,这些早习惯了。虽然,每次写东西,都有人夸我,也被别人喜欢,但不知为什么,我并没有特别欢喜。刚才收到很短的一份邮件,说做了个饼,附上了照片,说希望这封邮件能给我带来惊喜。可,我没有感到特别惊喜,只是很平淡的一笑,然后我觉得有些愧疚,对不起别人的一片好心。

        那感觉,就像一瞬间落入了一个电影里。然后很难过。 我难过的是,对不同的人的真心,自己居然感觉那么不同。我难过的是,期待在乎的人的主动很少发生,但对待在乎我的人的主动,我却又那样客套淡薄。我难过自己是这样的人,也为对方难过。再想起去年,那个表白被我拒绝的女孩,却依旧在2017的新年给我送上满满四五页的信还有画。想起那个冬天,那些傻傻的视频,那些笨笨的录音,那个蹩脚的爱情小说写完后,收到的那封被泪浸湿的信。有种宛若隔世的感觉,好想说声对不起。

        这个世界,很安静,像深海,我都忘记了吐泡泡。 想起那些浅水的时光,那些在阳光下粼粼发光的鱼儿,我游向的深海是多么复杂,又多寂寥的黑暗。

        如果再回到当初,我可能会,答应吧。 如果再回到当初,我可能,不会开始吧。如果再回到当初,我可能,不会放弃吧,但这些也只是如果和可能,柔软的心脏,在这样的讲述中,得到了温柔的释放,肩上便轻了许多。

         我总以为自己变成了树,但没想到,还只是鸟,停在寒冬枯枝上,等待春天的鸟。

——8月7日


7、跑步


        晚上一个人在操场跑步,衣服都被汗浸湿了。

        慢跑400米,走100米,冲刺100米,再走100米,再慢跑100米,就这样一圈又一圈。有起有落,有快有慢,我竟然会因此而觉得跑步变得有趣了许多。在冲刺的时候,我几乎是最用力的摆动手臂,往前飞奔,都听到了耳边的风声,手触到了风阻。好久没有这样拼命的感觉了,少年时,这样一腔热血的冲刺是常有的,现在变得好稀少。

         可我依旧喜欢灿烂,只是没人和我一起喜欢,不过以前也没有,那为什么只有现在会觉得空荡呢。 每天随便打点字,就睡觉吧,日记,轻轻的,也只是给未来,碎碎念一些细节罢了。

——8月8日


8、平常


     《命运旋转的齿轮》,这首歌,让我有点想柯南,小时候,我还梦到过他。 是的,无论什么时候,那种,仿佛遇到什么都能迎刃而解的人,总是充满魅力的。

        晚上去镜湖边羽毛球馆的路上,我戴耳机听到《突然而至的爱情》,不禁笑了,想起赤名莉香的笑脸,想起了那声“丸子”

        脚步踩着节奏,像故事刚开始的时候。 在任何时候,动人的那些角色,仔细想起时,都会给人以无限的鼓舞,无论小说,还是影视,都好喜欢,好喜欢……

        可我的故事,就像是一张CD,按下了暂停键。安静,我不喜欢,那么安静,而没有更高意义的生活。我活得,开始有些粗糙了。晚饭后,和他们散步,爬上北大深研院的塔,在塔顶,迎风而立,看落日余晖,我却没有一点儿,曾经的感动。

        是那么平常,平常的风,平常的云,平常的我 我沉默的走下,又假装洒脱的聊天,又将自己埋在学习里,什么都没想。

——8月9日


9、羽毛球


        晚上打羽毛球时,很热,热到全身都湿透,我没有想起曾经在地下室打球的感觉,而是,有些沉重。记得四年前,最后一次打羽毛球,和姚盛还有藏獒,打完后,我们去了黄土坡吃饭,之后去网吧,说来简单,当时心情却再也没有出现。

        那种释然的轻松,那种酣畅的运动,那种期待的晚宴,那种敞开的玩耍啊。

        每天戴着耳机,一些好歌,我都不敢听,怕这平庸的日子传染给它们,我只想在最好的日子里,再和它们见面。就像,我现在,一些好朋友,我都不敢联系一样。

        二十二岁,我有些难过,虽然还在奋斗,也有未来值得期待,但总觉得有些空荡。这空荡,无关感情,无关孤单,似乎是深层的信仰和充实,还有纯粹生命的快乐,有点少。

        似乎没人能给我惊喜了,连自己都不行吗。唔……这只是错觉,与其等待,不如自己给自己惊喜试试,让日常多点热烈的快乐,活得要有点乐趣,生命要灿烂。

        不是要享乐,但树也应该有树的快乐吧。就像梓杰打球后的快乐,今天拿到羽毛球拍的那份激动。我其实也想有呢。

        打羽毛球时,看着对面,全神贯注,我也弯下身,蓄势待发呢。可没有用全力,也没有求胜心,也没有输球的羞耻感,后来,更是随遇而安。离开场地时,看着镜子里,头发蓬松的自己,觉得有些难看。

        噢……我也不想这样,像只乌龟。

        回宿舍洗完澡,在镜子里,把头发梳理一番,才感觉精神起来。

        在台湾时,有人觉得我,活成了安东尼,我想也是。那俊俏的,自由的,阳光澄澈的青春。可那居然也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虽历历在目,但人却也好久没见,也好久未闻了。

        好想跑回去,想跑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那时,随便发现什么都觉得惊喜。那时,有个人喜欢我,我可以高兴得睡不着觉。 还因为一篇文章被人评论而激动的在台中的街头,时不时拿着手机傻笑。

        是啊,还有点想念,台湾那,那不快的捷运呢。

        走得远,到陌生的地方,会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像在开辟一个新的故事,会不自觉有主角的使命感。

        我从不后悔去到那些地方,做那些事。

        所以,我也不应该后悔来到这,开始这半年的沉默之树。

        不过,要是能再开心点,就好了……

        小超,你听见了吗,我说,要是,能,再开心点,就好了呢

——8月9日


10、哑巴


        两种方式,都可以活,都可以学,都可以过完一天又一天。

        绝对零度的往前,压力下的竞争,或者是,好奇求知的探索,笑着自信的冲破束缚。

        怎么看都是后者更动人吧,可,很难一直如此呢。

        有忽然而来的困倦,有不知所措的失望,也有挫折,和难熬。

        有时候,想挺过灰头土脸的日子,只好把自己变成石头,一点点用努力,用量的投入,去洗涤时光,想变闪亮。但其实,闪亮的活着,从来不是一件需要追求的事,而是选择,你说,对吧?

        在疲乏时,逗自己开心,给自己勇气,是不是和鼓舞别人,给他人希望,是一样的,那我如果不会和自己说话,就肯定也成了他人面前的哑巴。可以沉默,但不要当哑巴啊,小超。

——8月10日


11、吞没


         不够重视,自然没有动力,可懒洋洋的人,在这赛道上,是迟早要出局的,忽然间,我感到了一阵揪心。这样的自己,对得起未来吗,如果对不起,那难道要现在就说出来吗。

        小超啊,我的小超,不要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活在一个热闹丰富的人生中,这世界,还是孤独的舞曲啊。孤独的是,其他人都是幻象,他们的努力,他们的生命,都只是背景,而你,若被背景所蒙蔽,而失去了自己的舞步,没有独特的信仰,就会被吞没。

        没有一点光芒的,被吞没啊,小超。

——8月12日


12、卑微


        仔细想起来,我的人生中,似乎一直那般肆意张扬,很少有那么长时间的沉默和低落,哪怕是高中时被刷落黄兴班,那也是一瞬间的惆怅然后就奋发成为班上第一,所有仔细骄傲的笑意都在年轻的日子里泛起,一点点充盈我的内心。又怎会有这般渺小自卑感和羞于同列感。

        所以,值得高兴的是,我终于也有这样的体验了,虽然并不好受,但没有关系,跌跌撞撞高低起伏的日子,活得才有悬念和趣味,我此刻最大的不幸并不是由于现状的卑微,而是因为自己被现实所吓倒以至于失去灿烂的轻盈。

——8月17日


13、麻木


        随着长大,我竟然慢慢对曾经神圣的那些象征产生了免疫,从而变得不以为然起来,真可怕……要是我都不会大惊小怪了,要是我都不会欢呼雀跃了,要是我都不会万分紧张了,要是我都不会屏气凝神的期待了,那多可怕啊,多可怕……仿佛丧失了情感,这样的人,实在太可悲了,我讨厌那样,虽然高中时曾向往“行云流水风轻云淡波澜不惊”,但那是指做事和遇到困难时迎面而上的勇敢淡定,而绝不是指骄傲到麻木的生活热情!!可是,我清晰的感觉到,我确实越来越变成那样了……甚至都没在日记里写下多少情绪了,只剩下悄悄话一般的低语,像是黑暗中缩在角落轻声呢喃的孩子。这种想法越是经历就越在自己心中变得清晰,觉得自己的心灵开始失去滋润,变得荒芜,要改。

——8月18日


14、欣慰


        昨天去阿尔法律师事务所,南雁一堆小伙伴在那里相聚,当看到梓宇和伯华他们的发言时,我忍不住在心中欢呼:“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啊!就是这种举手投足间倾注了年轻的天真和热情,让人有点儿热泪盈眶的感觉啊,虽然有点儿好笑,虽然有些幼稚,但是真的很可爱,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啊。” 太欣慰了,一年又一年,我走过了那么多复杂的日子,变成如今的模样,但他们还让我看到过去的自己,那样可爱又单纯的样子,那才是年轻时应该的模样,成熟绝不应该是麻木的借口,我的天空一定还有星星,情感之逝绝不该发生在我身上,我还要无比期待做一件事,非常非常的期待,我还要为自己欢呼雀跃,我还要像个孩子一样快乐着,我的悲伤也要能流下眼泪,我不要做连自己一个人都哭不出来的人。

——8月18日


15、迷思


        阴天,听着手嶌葵的歌,去吃午饭,声音很空灵,也很温柔,有些喜欢,却又不是那种非常喜欢,或许,是因为我的心里没有装下和音乐相互映照的感动。不免有些难过,我骑车的时候,忽然在想,自己现在究竟在做什么,备考,为什么备考,我究竟是以怎样的目的前行,又到底要去往怎样的未来?或许是深深的陷入了一种迷思中,我不怀疑考上北大的意义,但我怀疑,怀疑自己。为什么是法律,我还没有喜欢上它,也没有在这个过程锻炼出如何了不起的品质和能力,我就像个高中生,不知所以然的就朝着高考拼命的学,而且这次,甚至还没有被神眷顾的幸运,没有那种超然的自由。我产生了迷茫,觉得自己背离初心,被环境所携卷着,没有了自己的独立、骄傲与情怀,我想,需要把自己置于一个更坦荡更孤独的境地,我要沉默的好好想想,花上半天,好好想想,我的思想不应该成为扰乱自己脚步的阻碍。

——8月20日


16、翅膀


        是的,生命赐予我以挫折和险阻,让我改变,让我困顿,让我对自己产生迷惑,但,我不该像其他人一样,就这样,以为环境和外界决定所有,然后就改变了自己的价值追求,变成了别人希望的模样,而丢去了那些骄傲的闪光,一旦抛弃了自己,就相当于失去了半个世界。可另外一半的世界,难道能够拥有吗?我错了,我错极了!

        小超应该是那个样子,再多的跌倒,也能站起来微笑,再多的离去,也能骄傲的独行。是那张照片里,带着笑容、帅气的样子,走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对自己的认识和判断,会影响一切,是一切,会勇敢,会更坚强,会更有毅力的去改变,会更有勇气的去追逐,笃定而绝不害怕未来。知道自己所做之事的意义在哪里,知道自己脚下即便有万丈深渊,也有那份骄傲的闪光做我的翅膀,绝不认输,就当,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8月20日


17、正义


        昨天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忽然收到送哥的电话,让我去律所一趟,然后我打了辆车,去了那边,在那里,见到了罗尔。上午的时候,我、送哥、罗尔,还有张导,围坐在沙发边,说关于南雁的事。大致内容就是送哥向罗尔介绍南雁公益,希望他也能加入我们,在这份公益事业中提供一些帮助,他答应了,并且对此很感兴趣,在听的时候时常表现出兴奋,说今天下午回去后就要立即为这些公益故事写篇文章。当时,我觉得,罗尔虽然说话可能有些结巴,但还是很有情怀和真心的一个人。我们还聊到其他的领域,聊电影,聊自媒体,他说他的公众号粉丝有四十万,大约一个广告能收到一万多的广告费,他也告诉我们,之所以还没有辞职,是因为做主编已经二十多年了,这样辞职未免有些不甘心,而且就没有之后的退休金之类的好几十万元。这些,让我感觉他至少不是一个虚伪的人,虽然有些市侩,但情怀也有,虽然不像送哥那样处事圆滑,但胜在让人感觉更朴实。

        然后我就好奇的去看他的公众号,在底层菜单的最后一栏,我发现了一篇文章《罗尔谈罗尔事件》,打开一看,才恍然发觉他就是两年前那个闹得全国上下沸沸扬扬的“罗一笑事件”中的主角。但我怎么都无法把自己接触的这个人同当时全国网民抨击谩骂的利用自己女儿的死而诈捐的骗子联系起来,看完那篇文章,也回忆了一些细节,联系自己所见到的人,再回顾当时网上的一些主流媒体的报道,也再一次了解了事情始末。

        人人都觉得自己扛着正义和道理的旗帜,就问心无愧,于是理所当然的做着比邪恶更残忍的事情,让一个父亲一边面临女儿的重病死去,另一边还面临全国上下滔天的舆论和骂名,近乎身败名裂。是的,他有错,想要避免麻烦,而在文章中增加了艺术的表现,降低了真实,甚至提供了虚假的信息,但是这些行为,在我看来,也只是他们那一代人自保的本能反应吧:女儿患病自己心急,在文章中写了心情,结果迎来打赏,自己也想减轻一些家庭负担,于是接受营销公司的宣传活动,然后没想到一下就上百万元的打赏,举国沸腾,就这样吓了一跳,在各种舆论攻击中,笨拙的想要逃,但慌不择路,在老一代人那陈旧的价值观上说了些重男轻女和“卖房的时候未到”之类的大实话,却又在细节上说了些想博取同情的小谎,试图撇清关系,但什么都不对了。人们先入为主的评判了是非对错,再断章取义,他的所有话就都坐实了骗子和女儿吸血鬼的化身,我感觉舆论真是太可怕了,那些之前自己在网上看着还觉得是那么正义的措辞,现在看来,全成了刀锋剑影。

        到底什么才是正义,正义和善良不一样,善良不需要对抗,但正义需要,所以贯彻正义就要有人牺牲吗。《天龙八部》中,乔峰被人陷害,血战聚贤庄,那些想要杀他的人,反而是一个个英雄好汉,却因为盲目的仇恨和自以为是的侠者正义,明明死得一文不值,却还觉得自己在贯彻信仰。文革时代的红卫兵们也是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一方,所以斗志昂扬的在用生命对抗他们眼中的邪恶和反动吧……

        而自己在生活中接触的大人,大都算不上特别有正义感,我的爸妈从小就教我不要惹事,奶奶还劝我不要去管别人的闲事,有时候甚至还教我撒谎,他们觉得这是人情世故,就是想要我以后不吃亏,免得没做好反而被人埋怨。小时候我放学回家在路上捡到两块钱,然后跑到边上的医院问那里的大人你们谁掉了两块钱吗,但他们都觉得我很好笑,然后跟我说自己拿去买东西吃就好了。那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乞丐,和捡垃圾的老奶奶,看着他们穿着破烂的凉鞋,我甚至会同情得想哭,跑去问爸爸妈妈要零钱,他们有时候会告诉我这些人有的是假的,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会给我零钱,让我笑着跑到那些乞丐面前去给他们。但真当碰到什么需要帮助或者十分过分的人,他们又会绕道而行,生怕惹麻烦。

        但同样的事情,一旦尺度变大,从两元变成两百万,从一人变成亿万人,人们的正义感和使命感就忽然变得那么强烈,动口动笔甚至动手。但如果是一定要山穷水尽才能募捐,为什么一开始的小额赞赏又没一个人说不是呢?既然出于同情的小额打赏是能被认同的,那么为什么太多人的小额打赏汇聚在一起,又成了诈捐和罪恶呢?如果心有正义要贯彻社会良知,为什么大多数人又只是跟风在网上人身攻击来宣泄快意呢?似乎所有人关注的都只是结果,但如何导致那个结果的程序和手段又有多少人在乎呢?像动画片里面一样简单的把人分成好人坏人,然后代表正义把坏人打倒,就是正义吗?但是谁又知道在这样模棱两可的评价体系中,自己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如果不能那么明确的分辨,那么又是哪来的底气通过道听途说,就将他人置于身败名裂的万丈深渊呢?为什么大多数人不能就事论事理性讨论,难道只是因为谩骂和宣泄能够让自己追求正义和信仰的快感得到满足,然后实现自我期望吗?如果追求正义只是为了自己的快感和自我期望的正义,而不是解决问题,那么因此将一个可能没那么坏的人推下悬崖,又是不是自私呢?如果说自私是人之常情,为什么到了别人那里,又变成不容辩驳不可原谅的了呢?如果只是因为自己这边人多,舆论攻势强烈就有底气,那等我们自己站到了大多数对立面时又该如何呢?如果对立的只是少数人,你可以一方碾压,那么假如对方同样是多数人呢,是不是所争论的事情,就成了中性而无好坏之分了呢?如果是凭人数和口才或是嗓门大和话语权就可以决定好坏和正义,那人们所有通过小说影视构建出来的邪不压正,算不算大人们的童话呢?如果大人们笑话孩子对童话里的善良和美好抱有期望,那谁又来笑话大人们对正义童话的言行不一呢?如果是因为人多就代表社会的主流观念理所当然的应该附和,那么为什么我们的教育又要强调个人的独立思考和个性的自由超脱呢?

        虽愿一直有热血和激昂,但我不希望自己以后成为一个自以为正义的人。

        就像我在写文和看书时,也不喜欢锋利的字眼,而更喜欢那些善良、平实和温柔。

——8月23日


18、洗涤


        如何铸入灵魂,和自己交心便是,默念、写作、思考、自语,锤炼自己的用词和语句,使其真诚又精炼,动人又刻入骨髓,语言和暗示的力量将会变成精神的力量,由此便可得当下的灵魂。

        若感到迷惑和停滞,就读书,读读书笔记,去思考,去转化,从而赢得更开阔的选择。

        有时候,陷入迷途的人,总以为自己穷途末路了,可小超,你知道,这只是我们生命中的常态,而最动人的事情,就是在一次次迷途中英雄归来,虽然并不容易,我们身边的失败者比比皆是,他们以为自己还有理想还有追求,但实际上他们的行动已经没了让人感到耀眼的力量,他们已经变成了被生活碾碎的草履虫,对成功的追逐和挣扎已经成了趋利避害的原始本能,再也不是探索和冲动,也很难随时都保持着理想、执着与热情……越长大,越到后头,经历的关卡越多,就越容易被时光大浪淘沙的洗涤成为这样。

         虽然我早已习惯一次次去超越那可悲而被单调注定的他人口中的世界,但还是一次次被岁月的筛子过滤了色彩,渐渐的平凡单调起来。偏偏他们还要安慰我说,这个世界本来就这样。可笑至极,我说的,从来都不是那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我追求的不凡也绝不是光鲜亮丽要有多少轰轰烈烈的事情发生,我所想要的是心的不凡:心在哪里,是否还炽热着,跳动的快慢如何,传递的动力又有多少,是否还能有眼眶湿润的温柔,又是否还会心头一颤后脑发麻的感动,我想要的只是这种,这种他们都不懂的东西。唉,又能奢望谁能真正理解呢。只是,现在幸福和悲伤的阀值都太高了,很难流泪,很难特别的快乐,很难为一件事拼命,也很难像以前那样一直做个热情主动的傻子了。

        但难归难,我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毕竟血液中还有执着和特立独行的记忆,文字里还有信仰与真诚的存档,停下来想想,慢下来写写,放松下来练练,就能延缓精神的老去,有从前的感觉。但时光是不可逆的,我也不想完完全全的变成当初那个18岁的傻小子,我只是想唤醒他留给我的那特立独行又纯粹自信的灵魂。

        2018年的秋天快到了,我甚至有些期待,冬天的到来。

——8月28日


19、


        又下雨了,又下雨了,天空像是永远都在一种蓝色的抑郁中,窗外总是暗淡且沉闷的,镜湖的水面被打了涟漪,就看不到倒影了,模糊的像是被磨皱的塑料薄膜。

        说实话,我不喜欢北大深圳研究院,比起东南大学,这里太过狭隘,不是说大学城小,实际上大学城包括北大清华哈工大已经很大了,只是建筑和街道所占地方还是让人感到了压抑和密集。在这方面,我好喜欢东大啊,那辽阔到有风长驱直下的草坪,那寂静又美丽的九龙湖,那夕阳下的断桥,无人的路灯和林间小道,满地的金叶,树丛的虫鸣蛙声……我是多喜欢那些过去的场景啊,就像是把自己的灵魂抛下了一般,那些柔软的感动,也一点点的远了。

        话说回来,自言自语也很难逗自己笑了,是幽默感减低,还是笑点变高了呢。忽然又想,我为什么要读研究生,当初我是怎么想的呢,现在,我又在想什么呢。最近两天,北大举行开学典礼,北大汇丰商学院的新生们也完成了军训,食堂里总是攒动着穿着各种颜色北大文化衫的年轻人,看起来,倒是大多其貌不扬,也不像《无问西东》中的那些年轻人的精神面貌,我的心倒是多了几分平静,这里的光环早褪去了神秘和伟大,在我心中变得平凡。而我在平凡世界中的奋斗,也才刚刚开始。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那种倔强的,活在故事里,稳定的向上攀登的感觉,还是有点困惑,有点疲倦,虽然已经做得努力,但总觉得还不够,差了太多,嘴角笑不出来,却又假装着风轻云淡,闭上眼深呼吸,告诉自己,只是在拐点,很快就会有向上的故事。

        窗外并不明亮,但我自己可以发光不是吗。骄傲还是要写在胸口,那是我闪闪发光的徽章,正是过去,才来到这里,正是现在,才飞奔向往未来,纵然全世界都静止沉闷,我也要能听到风声,飞奔的逝去吧,像草一样将自己抛起吧,像雨一样,让自己落下和地面接触吧,即便只有一瞬间的绽放也好呢,晶莹的泪水,希望要是因喜悦而落下。

——8月31日



         记下这些,是想告诉这个世界,即便无人知晓,也有许多人同你一样,有孤独和挣扎,在平凡的世界里,沉默的树也依旧生动。


这段消失的日子,谢谢你


2019-1-2

小超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沉默的树——2018年8月日记节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