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很久以前,在一个很高的墙的两边,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曾拉钩约定,要做永远的朋友。


        小男孩总是很热心,也很活波,大声的问候墙的那头,给小女孩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


        起初还好,但随着长大,他渐渐的发现,那头的回音,越来越小,也似乎越来越慢,很多次他心情激动的说着,却无人倾听,等到墙对面的小女孩说话时,当时激动的那份心情却早已不见。


        小男孩觉得怅然若失,但有强烈自尊心的他,却又不能要求墙那头的小女孩一听到他的话语就能兴奋的回应,于是,渐渐的,他也开始不那么热情的跑到墙边去说话去打招呼了。


        于是墙的两边都开始沉默,而时间,总在流淌着。


        小男孩某一天忽然想起,于是又像曾经一样,带着自己刚听到的很喜欢的CD来到墙边,和墙那头打招呼,把CD放过去,想和小女孩分享,很久后,终于传来一声晚上好的回应,他马上说你好呀,然后竖起耳朵,凑到墙边,但他再没听到别的声音,没有音乐,也没有她的声音,她什么都不说,既不说想法,也不说那首歌的感觉,既不讲心情,又不说事情……


        小男孩不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墙的那边,只有回音,而少了主动的热情,他知道自己若是说什么,过些时间,那头的小女孩会有回应的,可他也已经渐渐的开始发现,自己并没有当初那么期待了。


        因为他有过太多次满怀期待的坐在墙边等待,当夜晚的星光照在他的身上时,他想这星光肯定也正照在她的身上,她肯定一步步向这边走来,再一会儿,就会听到她的声音了。可是,没有。他又想:那,再等一会儿吧,她肯定有别的事。可是,过了很久,还是没有。他忍不住呼喊了一声,过一会儿,终于听到了那边小女孩声音:要睡了哦。


        他这才发现,疲倦其实也早爬上他的眼帘,可他之前却一直在等,在黑暗中发呆时,小男孩想起很多事,他想到一些彻夜未眠的等待,想到一些用好几小时写的信,想到也曾有过的默契和灿烂,为对方出谋划策的担当。


        但他没想过,同一份友谊,在双方看来或许也是不同的,拉钩上吊的永远,也许只是将原本的深刻铺成平常,而不意味着死党和一如既往的热情。


        他因此感到伤心,但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述这份伤心,因为他同时也感到羞愧,羞愧于自己在心里对自己的朋友产生了那么多的疑虑和要求。但他又不得不面对,那份虽然将最好朋友的位置填满却还感到空荡荡的失落。


        或许,只是朋友吧,一般的,那种,能说上话的,很友好的,能够开开玩笑的,很普通的,好朋友。


        那么,就乘气球飞去吧,反正,以后什么时候回来,小女孩作为朋友还在,只是,他心里那个属于死党的更纯真热情让人笑让人流泪让人感觉充满力量的象征,仿佛已经不在了。


        气球飞起的时候,越过高墙,却被小女孩拉住了绳子,她问气球上的小男孩:“你要飞去哪里呀。” 小男孩看着她,有点儿失落,却又想知道她的想法,于是故作生气的说:“我也要先飞去很远的地方,很晚才再回你话。”


        小女孩笑着松开了手:“好吧,那晚点见。”


        气球飞离地面,飞得很高很高,晃晃悠悠,随风飘荡,空荡荡,一如小男孩的心情。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高飞的气球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