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前天收到一封来自友人的邮件,里头说到她可爱的宠物狗“小不点”垂危,但由于距离和求学,她却无法回家,而家人又不是那么上心,于是她觉得可能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小不点,每每想起,便伤心流泪。

        看到邮件的我,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感同身受的悲伤,而是深深的惭愧,因为察觉到那种纯粹的孩子般的善良,而自己却好像已变得淡泊,此时正是毕业设计的末期,改毕业论文,做答辩准备,所以拖了好几天才回信,写着写着,慢慢的将那些情绪和想法变清晰后,自己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尽管这个世界的诸多理性残酷且正确,但源于个人的善良和内心的光芒却能有另一片天地,不能奢望改变世界,不能奢望在偌大黑暗的现实里走路能不遇到丝毫障碍和寒冷,但能期待作为独特的个体而点亮的暖灯,它至少可以照亮自己身边的人。

        一边照亮周围,一边也期待着善意的驯服。

        是为序。


————————————

正文(节选自今早写给友人的信):


       从字里行间的细心和情绪可以看到一份热切的关心和依恋,想来小不点确实对你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就像你所说,如家人一般。


        我没有养狗的经验,但若是我在乎的人垂危,我也会感到沉重和伤心,若当别人不在乎这件事时,我会感到悲哀和痛心。虽说这般比较未免有些不妥,但我却因此理解你的心情,所以当你的表姐和父亲表现得不那么重视,并以金钱为权衡时,你能理解却又情不自禁的愤怒,也就很自然了。

        

        不过,你是对的,却不代表你的家人错了。你知道吗,温暖的善良和冷酷的理性之间的冲突,在这个世界上太常见不过了。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拯救小不点,但我认为它已经很幸运,因为遇到了你,站在它的视角上,若知道在自己生病时,那么遥远的地方依旧有人牵挂着为它担忧,该是多么欣慰,假如这是童话故事该多好啊,肯定会有好的结局。


        但现实不是,它或许会好过来,或许不会。


        但是,你知道在人类社会它其他的同类的命运吗,那些流浪猫狗,运气差的自然可想而知,但那些运气好的呢?或者被人类救助的呢?那些各个城市的小动物保护协会或流浪猫狗爱心救助站里的呢?是的,我们在看到它们被救助时会松一口气,内心的善良会觉得世界很美好,就像两年前我拍那个救助流浪猫狗的采访视频时的感觉一样,但现实呢。


        你有想过吗?它们繁衍速度很快,而现在人类养宠物的越来越多,丢弃也越来越多,人类垃圾中有的是食物,于是它们自然繁衍也越来越快,若按这种趋势,满大街应该都是猫猫狗狗,或者是它们的尸体,那肯定不行吧,太冷血了,也太混乱了,容易滋生传染病,人类不会允许,人们善良的将它们捕入救济中心,做好绝育,打好疫苗,等其他人来领养,的确,这看似很好,但是,后来呢?


        你不会想知道的。


        救助站的空间不是无限的,但进来的猫狗越来越多,而领养的速度却远远比不上,那么怎么办?再新增空间和设施?资金呢人力呢各种成本呢?现实的理性利益不会允许的,所以务必需要腾出空间,怎么腾出呢?把一部分猫狗送人?可是没人要啊。放掉一部分?那岂不是又给社会添乱吗?所以,经过权衡,它们最后的结果是安乐死,对,就是杀死它们,而且有相关条例章程规定,一旦过了收容期还没人领养,就得死,几乎大多数国家都有这种规定,期限个把月时间,甚至不到。那些当初把它们送进爱心救助站的人谁会想到,其实自己是相当于很大程度给它们的命运判了死刑呢?


        更讽刺的是,为激发人们的爱心,媒体和报道通常选择残疾或看起来更可怜的猫狗报道,由于曝光度,这些猫狗反而更容易被领养,而另一些健康的活波的可爱的猫狗却无人知晓的被处死,曾经还有一个台湾的女生因为爱心而选择去小动物收容中心工作,但在经过自己的手安乐死数千猫狗后,抑郁自杀。


         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知道虽然感性是人类的力量源泉,但理性才是克服悲伤和情绪并面对现实的方法,如果能清晰的理解小不点的幸运,并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它关心和救治,你做了你能做的一切,真的已经足够了,怀着最好的期望,却也能接受最坏的结局,我在经历一些事后就慢慢体会到了。


        我知道,这样的话多少有点儿站着说话不腰疼,人有时候情不自禁的悲伤,是无法用理性抑制的吧,对不起……


        如果忍不住的流泪,那就流吧,你是幸运的,至少,你还有一颗纯粹的心,此时你的所有体验和经历都会很强烈,可是当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接触这个世界钢铁般的现实越多,越理解一些规则和理性后,就越难有那种感受了,这是我的迷途,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如今最悲伤的时候,也只会眼角湿润那么一刹那,然后擦干就再也不见,这样说来虽然是挺好的,毕竟坚强,但对于一个立志想成为作家的人来说,不能再真真切切体会到极致的情绪宣泄,却又是一种不幸。


        你有你对小不点的关心和无限的牵挂,这样真好,我真心的祝它早日康复。


        小王子曾对一整个花园的玫瑰说:“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吗?


        小王子中,还有这样一段: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我有点明白了。”小王子说,“有一朵花…,我想,她把我驯服了…”


        是呀,我想说:你们彼此驯服了呢。


       所以请不要在意别人为什么对它的关心不够,为什么那么冷漠。只因为它是你的小不点,而不是别人的。你应感到庆幸,有些感觉和经历的独一无二甚至无法复制,而驯服和牵挂,还会让人更懂得责任、守护和爱,所以你必将变得更加强大。


        而和你比起来,我就差远了,现在我既没有驯服谁也没人将我驯服,所以我如今虽然形单影只毫无牵挂的奔跑追逐,但却更像是浮空的蒲公英在漫天飘舞,没有方向也不够强大,没有依托也不能给人以守护和安心。 更好笑的是,有时,也会有种温柔笃定的感觉,竟然像自己把自己给驯服了。


        说到这,不禁觉得有些感慨,纵然走遍千山万水,经过沧海桑田,有些最本质的快乐和力量,竟还是来源于最简单的道理。


        谢谢你突然而至的来信给我启发。


        祝一切顺意,祝小不点能快些好起来。



——————

后记:


刚收到邮件,得到的消息是小不点去了。


有时候,似乎冥冥之中,会知道一些不那么好的结局,有时候一些事,尽管不愿意,在所难免也会遇到,再多祈福也无济于事,但我庆幸的是,自己在今早写了信,而不是今晚,如此一来,那位友人得知噩耗时,也多一些宽慰,善意也不会因此变为极度的悲伤,所以在刚刚收到讲述噩耗的邮件中,她字里行间更多的是温柔而无奈的释怀,而不是那种走不出抑郁的难过,我因此而觉欣慰。


不过,直到现在,或许还有人会觉得,不就是一只狗死了而已,而且是别人的狗,又不是你的,你用得着写这么多东西吗,说那么多有的没的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也并没有感同身受的悲伤吗?


嗯,我承认,鲁迅也曾说过:“人类的悲欢并不想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但是,别忘了,他也曾写过:“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而且,对于人们可敬的品质,如那纯粹的善意,莫说让我在毕业答辩前一天花两小时去写封信给予鼓励和劝慰,哪怕再多个几天几夜,也依旧值得。


因为,我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一名作家。


而且,是,真正的,那一种。


2018年6月4日

小超

于南京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一封给友人的信 —— 论驯服的善意和理性的残酷正确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