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天赐:

夏天快到了,天气也逐渐变得晴朗,南京开始飘起了柳絮,日本呢?

不知道天赐你在那儿可还好,离你去日本已经都大半年了,应该也习惯了那儿的生活,以天赐的能力,我相信无论遇到什么,你都依旧会是那笃定的脚步和笑容。

一个热爱音乐的人,对待生活也会有炽热吧。上次看到你生日时的那幅画,真为你感到开心,想必很幸福。

今天某篇文章在知乎收到一条评论,我点开一看,那篇文章是自己几年前写的东西,里头说到在大学感到快乐的事,在里头看到这么一段:

“快期末考试了,你着急,一个同学邀你去散步,他安慰你说,着急什么,我比你还惨!你一乐,他话锋一转,把每门课的复习攻略都和你详细分析一遍,然后笑了笑说:喏,其实也就这么回事,照这样做,用不着担心的。顿时豁然开朗。”

然后情不自禁就笑了,这写得不就是你吗?

最近呀,我可是吃足了毕设的苦头,思鹏说我这一个毕设课题是他见过最难的,都可以比上别人的三个毕设项目了,你说为什么我的运气那么“好”,你看,快毕业了,以后可能就不再接触机械和自动化了,却给我一个那么庞大又陌生的选题,让我锻炼好专业技能,命运可真是用心良苦呀。

如此一想,还真是有点好玩。

虽然做一点就被困住,做一下就要停许久,有时候让人心情郁闷,不过,不简单又能怎样,又不能把我吃了,像蜗牛一般,一点点的挪吧,总能有个终点的,不会就问,不懂就问,反正生命也就是这样从不会到会,一点点活下去的吧,不怕。

你说呢?

对了,记得你之前就很想去日本,如今在那儿都待了那么久,也去了不少地方玩耍,有什么新奇的发现吗?还喜欢吗?那儿的人对你好吗,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友善吧,有没有遇到卡哇伊的女孩子呢?

哈,不管怎样,希望你遇到的都是好的。

我呀,有时候会想,天赐能去到那么远的地方,自己也不能落下太远吧,才不能像图书馆月牙湾里的鱼呢,我至少也要去大海看看,甚至,我想要翅膀,能飞到更高的山巅。

不过呀,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空想家,做了好多好多的梦,可是实现的却不多,有点傻呢。

但是上周,和天平慧慧去了游乐园玩,我发现自己比他们都要勇敢,那些失重又恐怖的项目,他们怕的不行,天平甚至后来赖在原地不走了,让我们自己去玩,但我却很兴奋,虽然也紧张,但却总跃跃欲试,去鬼屋时,我一个人开开心心走在最前边,甚至想把每一个角落的机关都触发,但他们却躲在后头,天平还不停的催我走直路,恨不得早点结束。

天赐,你说,他们这是不是傻得可爱,自己花了钱,但却不去体验这鬼屋的惊险和它们被精心设计的价值,岂不是很不划算?

我觉得,就像是我们活着一般,这平凡却又惊人的命运,跌宕起伏的生活和复杂,美妙绝伦的精彩世界,难道不是上天给我们的精心设计吗?

每个人终其一生不过草草一张入场券,如此珍贵的机会,若是浪费掉,变成平淡无奇的一生,岂不是很不划算,怎么可能甘心嘛!

未知体验的好奇和憧憬,还有更大的截然不同的生活,这些一直紧紧的牵引着我的心,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啊,怎能白活呢,所以,我走的路注定曲曲绕绕吧。

若无万水千山曲折蜿蜒,哪能碰触这个世界之万一?

你说,为什么会有人愿意选择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安定呢?

骨子里的不安定让我绝不甘心如此,我想要感受的东西太多啦,将来我也要去到遥远的异国他乡,我也要听到甚至演奏世界最美的音乐,我要写出能让人流泪的文字,甚至要让自己的生命超越故事的辉煌。

哈哈,这些听起来是不是就像做梦一样,但即便是梦,我还是要去做,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也没关系,我还是要往我想要的生活爬去,再远也会爬到。

其实我以前很笃定,可惜那只是因为经历的太少,看的书太多,于是信念较为纯粹。

现在我经历了更多,也碰到了更多现实的棱角,体验了很多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和波折,甚至心里的缝隙有过松动丧失意义。

但是没有关系,这种迷茫和莫名其妙的忧郁是不会持久的,只要我的方向还在,只要还依旧有着热情和憧憬,依旧写作和阅读,依旧能像今天这样能明明白白的讲述自己的心意,就意味着,我还有翅膀。

无论遇到什么都没关系的,即便万丈深渊,也会有云彩将自己接住,再不济,摔疼了,只要还活着,有翅膀在,就总能再次飞翔,没有什么能关住我,没有。

我信。

扑哧,忽然想起来,天赐,明明是给你写信,却情不自禁的写着写着就自说自话了那么多,不要见怪。
因为在我心里,你是,也应该是一类与众不同的人,上次在ktv听你唱那首星,虽然是日语,听不太明白,但看着你唱,闭眼,投入,甚至眼角湿润,感觉那歌声,真好听啊,那时,我是被打动了的,就像是,天花板忽然豁出了个口子,黑暗中,有星光洒下。

后来,我就在手机上下载了那首歌,看到了歌词,原来是这样的感觉,时不时的听,特别是晚上,尤其是深夜,有星星的夜晚,很多次都是从图书馆回宿舍,一个人走在路灯下,听这首歌有时候会想起你,但更多时候,是一种在孤独中的安慰和共鸣。

记得你第一次给我听这首歌时,我对它没有一点感觉,当时还有点奇怪,天赐为什么会喜欢一首感觉那么老的歌,但从那以后,这首歌却也几乎成了我最喜欢的歌。

我的生活,一直以来,也都是如此,像是命运的流转,却又总是独自在黑暗中独行,若有星光璀璨,会是何其欣慰,虽然,大多数时候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知道有星在,感觉命运指引,就会感觉世界的温柔。

这就是那首歌给我的。

天赐,你肯定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嗯,你肯定知道。

今天和思鹏吃午饭,在回来的路上,他和我说了一个故事,他说他和慧慧还有利城曾经参加一个竞赛,他看出太难于是放弃了,慧慧中途转入另一个队,利城自己依旧要尝试着去做,最后慧慧那个设备烧掉了,利城也失败了,他问我,这三种人到底谁才是对的。

知难而退的人,想方设法奋力一搏的人,还有不管怎样去尝试一下的人。

天赐,你觉得呢?

我没有答案,也不可能有,因为我就是这三种人,不是其中的一种,而是其中的三种,我以前对不感兴趣的东西就只想知难而退,哪怕那些东西真的很重要,但我对自己选择的理想,无论怎样,无论十年还是二十年甚至更久,我都会想方设法的奋力一搏,对于那些新奇而有趣的领域,我总会无论如何都要尝试,去涉足,去体验,比如说心理学,又比如说绘画和音乐,哪怕我画的画很难看,考心理学也没考上,写出的歌也并多少人听……

我不知道谁对谁错,我只知道,自己只能如此,自己也必须如此,我若不如此,我也就不再是我了。

那么天赐,你呢?

这些问题很有意思,这个世界上有意思的问题太多,或许也有最适合我们的未来,最适合我们的人和事,但我们未必能遇到,所以我只能不断去试,不断去问,不断去接触,又分离,不断去攀爬又跌落,不断奋起又跌落。

天平有一次问我,他说,你哪来这么多的勇气,我笑着摇头,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

但就是觉得很有意思吧,追逐,体验,热情,真诚,酣畅淋漓,又不怕失败,这就是年轻吧,我们应该一直年轻,难道不是吗?

记得当初你说要多联系,多分享最近见闻,以及读过的书,那顺便说说吧。

前些日子,我读过一本古龙的武侠,如果说金庸是宗师,那么古龙应该算是天才,我看他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看到不忍释卷,而且感觉很受启发,这样的武侠,更像是童话,剧情波澜起伏,让人一下就投入进去,但又不仅限于剧情,却也在讲述人生,讲述哲理,讲述温情、是非,友谊和义气。

有时候会感觉作者傻乎乎的像个孩子,哪有人会在写东西时添加那么多自己的感想和旁白,这样难道不会有跳出剧情的违和吗?
但我居然一点也不排斥,因为那个旁白的口吻,就像是心中的自己,一个纯粹、向往正义和美好,酣畅淋漓,却又有点孤单的少年,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一个作者,最美的成就,或许就是将自己融于作品中吧,这样,无论再过多少年,我们都可以在字里行间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想象他的存在。

是的,古龙在上个世纪四十来岁就已经不在,甚至我们的生命根本就没有任何重叠,但居然他这些故事里的文字还是会让我感到亲切。

文字,真神奇。

但文字,却也真让人忧伤。

就像是一个弹钢琴的人,他弹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人,即便再陶醉,也没有舞台和灯光,没有掌声和注视,等你能听到那乐音时,却只看到空荡荡的钢琴。

写作的人,有很多都是在弹一曲孤寂但最后却没人听到的歌曲吧,你也不会知道我写过多少无人知道的文字。

可是,我们愿意。

只因创作的孤寂,却也是伟大,在这伟大的星海里,甚至会让我想成为一点萤火,哪怕只是火柴的光,瞬间熄灭也无妨。

是的,时代已经变了,现在很少有写作者想成为星辰,他们更愿意成为霓虹花灯,为读者而写,为套路而歌,他们也成功了,各种爆款文章,各种点击率、打赏、还有广告收益,他们和以前的写作者一点都不像呢。
是的,说我一点都不羡慕是假的,家人、环境、世俗,不会允许你去追求天边看似遥不可及的星辰,但若你能成为人们喜欢又触手可及的花灯,还能赚到几个铜板,他们则会为你高兴,还心满意足。

以爱之名,缚梦之歌。

但是,这也没关系,不是吗。

《肖申克的救赎》中有一句这样的台词:“some birds aren't meant to be caged, that's all.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是的,你相信吗,世界上,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它们的翅膀上,总闪烁着自由的光辉。

我信。

既然相信自己是这样的鸟,就不怕被囚。

所以我甚至会主动去接受生活的束缚,去学会心平气和的面对不快和烦恼,应对陌生和困难,不喜欢的事情又或难熬的时光也总要经历,不知所措或烦躁时,也该学会安静下来,减少棱角分明的对抗,也不要怕众人离去的孤单。

所以,我不仅做了攀登绝壁的选择,也有跌落深谷的觉悟,到高山有高山的活法,到谷底也有谷底的乐趣,不能囚住我的,都在给我体验的精彩。

是,环境是很可怕的,纵然自己已经不知多少次六点不到就起床,一个人去晨跑,在光里穿梭,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之王。但时间长了,也会有被环境影响,被囚住的时候,会感受孤单,会感到可怕的抑郁,觉得枯燥乏味,又难受,感到厌倦,又腿疼,有时候晨跑完后回到宿舍,竟然会趴在书桌上茫然的发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明明大四了,其他人甚至一觉睡到中午,自己又究竟是在追逐什么。

有些问题,没有标准答案,甚至,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或许只是习惯了,习惯了在黑夜里伴着星走,习惯了清晨随着曙光奔跑,我没有像高中时那样把自己感动,我总知道,要想将来不被某些无形的墙关住,就该磨砺自己的翅膀。

我不怕疼,但怕自己不会飞。

天赐,你也是吧?

晚上九点,你在日本,从拉面馆打工回来,很累了吧,累就早点休息。

留学异国他乡,一堆研究生专业课程,还用日文和英语,同时还要兼顾东大的毕设,你的学业压力甚至更大吧,但你从来都是轻描淡写而过,这种轻松笃定,总让人感到心安。

而晚上十点多,我在南京,从五楼实验室的窗边往外看去,东大在夜幕里很安静,路灯的暖光一路蔓延。

说不出的滋味,我还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人和事,似乎有说不尽的话。

其实我们的故事和心情,也是说不尽的。

但今日的邮件,却只能到这了,窗外虫鸣,夜深人静,我该回宿舍睡了,不如来日再叙,老友重谈,毕业典礼见。

另,期待回信。

祝好。


2018年4月27日
小超
南京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做一只关不住的鸟——写给远在日本留学的朋友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