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小超




2018年1月9日


天气忽然变得很好,每天上午的太阳亮得耀眼,雪都化了,只剩一些雪球,零散的分布在学校的各个草地上,它们原是形态各异的雪人,如今,都没了形状,看不出哪儿是手,哪儿是头了,很快,它们又都会消失不见了,要等下次校园里出现雪人的话,恐怕又是一年,那时候,我已经不在这里了。


虽然阳光明媚,但却很冷,冷得我不停的打喷嚏,冷得月牙湾都结了冰,我用木棍去敲打那厚厚的冰层,只在上头留下一点蛛网似的的裂痕,但木棍却已被敲断,哇,这冰层可够厚的呀,我很好奇,然后小心翼翼的踏上一只脚,当感觉到实地的触感后,我稍微将重心往水面一倾,只听得咔嚓一声,一大块冰开裂,我的脚差点就完全的陷入水中,幸好早有准备,迅速后退,但还是有点心有余悸,冰面总是给人一种虚假坚实的诱惑,即便知道存在危险,还是会有人想去踩踩试试,我就是这种人。


到了中午,冰就全部融化了,刮起了风,风很大,穿过图书馆前的大草地,就像是猛冲而至的鹰,树在疯狂的摇摆尖叫,逆风而上的我微微眯起了眼,感到寒冷的气流像刀刃一样铺天盖地,水面起了波浪,一层接一层,一只鸟顺风而飞,经过我时只是一刹那,那感觉就如同一颗石头被扔下悬崖,瞬息的插肩而过,速度快得让人甚至捕捉不到它的轨迹。


天空很蓝,远处又开始有飞机的小点在缓缓移动,就像是背景上,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羽毛。日子又开始在明亮的孤单中,朝未来移动,一如高中时的盛夏,那云卷云舒的午后,那红色墙瓦上的斜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当我听不到有人呼唤,当我的心沉没在沙里,像是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消失,谁都可能会这样消失,最近我总是做梦,每天晚上都在做梦,每天中午半小时的午睡也在做梦,梦里总是回到中学时代,总是回到那么一群人簇拥着欢笑着又奋斗着的时候,总是在梦里开心的笑,又醒来后怀恋得有点想哭,我不知道梦里遇到了什么人,但却知道自己不想离开,那些温暖而没有徘徊的清澈,醒来后,就淡得甚至感觉不到了。每天早上六点多,坐在漆黑的宿舍里,我都感到一阵不知所措的茫然,听着其他室友的呼噜声,他们可真幸福,可我,总觉得自己少做了些什么,如果让我继续回去睡,是很舒服,但再醒来时,只会增加悔恨,就像一个被某种情绪拉扯着,却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我迷恋梦中的温馨,但醒来后,却又只会一个人背上书包走去图书馆,一声不吭。


走在路上时,我越来越喜欢东张西望,或仰头凝视,去看路灯下的树影,看树林枝头叼着树枝筑巢的鸟,看云看水,看那些踩着脚踏车的少年的影子,看不远处牵手的恋人……看着看着就能发呆好久,不知不觉就到了,丝毫没有觉得时间流逝。


慢慢的,我就像树一样静止了,像云一样淡泊了,旁观着这一切,不再羡慕什么,甚至不再向往鸟的翅膀,我对于飞翔的憧憬已经消散了,觉得走在地面上,若有什么能让我的心感到轻盈而温暖,也胜过在万丈高空黑暗中孤单的飞翔,可是,那孤单的飞翔,却不是人没有翅膀就不会遇到的。是的,总会遇到,那时候,没有翅膀,也只能接受飞翔。


笔记本上越来越多的笔墨,整齐的排列慢慢让我感到心安,我没有再主动呼唤任何人,他们也没理由呼唤我,只是,我已经清楚,面对这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独行,也是命运里,悄然幽默的回答。


不去说什么相信未来,不如自己烧好热水,泡点感冒药,早点休息,不去谈什么宏伟抱负,不过是翻开书,踏实的读,不是想要被人喜欢,只是写出自己的心里话,其他的,谁又在乎。


许多树失去了叶子,但它们有春天的期待,这,好过四季常青。



公众号:独木鸟(ID:smallsuper_cn)

作者:追星星的小超


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日记 2018年1月9日 这好过四季常青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