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看采访视频的时候,我流眼泪了。
 
好久没有这么难受过,好久没有为别人而这么伤心过,一个人的一生看上去很长,但在这样的事件里,是那么短暂,短暂到,一个善良勇敢的生命还没来得及绽放就没了,一个家庭看上去很幸福,可是脆弱到,一瞬间就可以完全毁了。
 
是的,我说的是赴日留学生江歌被害的事。
 
真实的现实真是比小说还让人意想不到,也更让人出离愤怒。
 
十几刀,是真的很痛啊。
 
凭什么,凭什么现实是这样子?凭什么善良的人死去而自私险恶的人幸存,凭什么往往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得到更多,而谦卑善良的人反而遭受不平?
 
不止是江歌这个事件,也不止是高中生弑师,不止是保姆纵火,也不止是护士帮孕妇反而被害,还有我们身边更常见的,比如助学金的争夺,再比如那些不平等的爱情和友情……
 
越是善良、越是在乎对方情谊、越是这样所谓的好人,就越是最吃亏或者伤的最深吗?如果这样的反差见得多了,谁还敢善良?谁还敢温柔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人?
 
真的很讨厌啊,真的会愤怒,因为江歌,和自己太像了……
 
我也相信有梦想是很重要的,我也相信自己正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一直以来我也在无悔的相信人性中最纯粹的东西,每次写文章或和朋友相处,总习惯将自己置于一种无防备的掏心掏肺的状态。
 
有多少人不在网里表达长长的文字,因为害怕暴露弱点,害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的缺点和内心。可是我却总在写,悲伤也好,快乐也好,抑郁也好,中二也好,也不怕你们笑我,不怕你们会怎么想怎么看,不怕没有几个点击率阅读量,因为我总觉得这个世界是好的,大家会是善良的,都能理解的。
 
我每次在文字里或者和学弟学妹的演讲中都说:做事待人重在用心,对待生活重在热爱。甚至还宣称:没有什么是用心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再用心一点。
 
在我的世界里,无论成败,只要用心和真诚,幸运会伴随,光芒会洒下,最后也一定少不了如约而至的幸福。
 
理性的我当然知道现实不是这样,世界是有光有影,有时候善良和心中做出的决定未必符合利益。
 
比如大三时面临期末考试,却因履行半年前和同学的一个回母校演讲的约定,又碰巧缓考时间和第二年专业课考试复习冲突,从而导致挂了一门几乎没有其他人挂的冷门科目,再没机会保研。
 
又比如我即便正在准备考研,但知道这件事还是一定要放下手头的复习资料,不计时间代价写下这样一篇文章。
 
或许会有人对我说,你是不是有点蠢?在这样决定人生前途的事情上怎么没一点觉悟?时间冲突的话好好说一声不回母校演讲不就行了?社会事件茶余饭后看一下不就完了?也值得你浪费考研的冲刺时间写文?
 
是啊,我一直都在舍本逐末南辕北辙,可是,也正因为这样,我才依旧是我吧。
 
对我而言,考试挂科或许是有点难以启齿,但不对内心履行承诺的话我会更难受。
 
考研上北大或许是我一个小小的梦想,但若要我红着眼无视自己内心而只奔前程,那实在是做不到。我宁愿走得慢一点,也要带着自己的心上路。
 
我不怕输,但我怕赢了却丢了信仰、问心有愧。
 
有时家里人也会说,那个谁谁谁上大学拿个助学金每年就几千上万的,你怎么这么傻不知道也去申请一下,家里条件又不富裕。我总是摇头,因为有更需要它们的人啊。
 
是啊,丢了可到手的钱,挂了原可轻易通过的考试,又在考研最关键的冲刺阶段分心,真傻。
 
但是我的世界依旧是亮的啊。
 
即使没申请助学金,还挂科了,又甚至哪怕之后出现最坏的结果考研失败了,未来没有着落,工作不顺利,或者又遇到怎样的人生挫折,都没有关系吧。
 
因为我在啊,我的思想还在,我的信仰还在,我的精神没有输啊。
 
只要内心还有一丝火星和温度,我就能在任何境地崛起并将自己的生命燃烧成熊熊烈焰,那种信念才是人最不可战胜的吧。
 
没错,在现实中,从狭隘的角度看一时得失,确实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看上去更光鲜亮丽,有时候结果还很好,反而是善良勇敢和正义下场很惨,但是若将时间的尺度拉长呢?
 
岳飞很惨吧,可是我们知道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
 
贞德很惨吧,她靠着无悔的勇气和信仰为祖国而战创造了法兰西的奇迹,却被法王加冕后背叛,卖给敌人,被当成巫女烧死在火刑架上。但500年后呢?她被平反,作为民族英雄,还被梵蒂冈封圣,圣女贞德,举世皆知。
 
是的,江歌很惨,很疼,死的很可惜,但是我们给她永远是敬爱、赞美、欣赏,为她感到不平,千千万万的人为她而战,给她的家人帮助和支撑。
 
刘鑫躲了一时,置身事外,很舒服吧,可是如今你看,漫天遍野的舆论,泣不成声的道歉,生活轨迹和工作全部被打乱,全家都受其害。
 
以后会怎样,我不知道,但在我的世界里,从来是光战胜暗,绝无例外。
 
愿逝者安息,法有所归,江母安好,也愿世间公义,善良不灭。
 
我会一直一直都坚守自己。
 
就像那个靠信仰指引义无反顾为祖国而战且坚信胜利的贞德。
 
输么,肉体可以,但要让我输了内心的价值,那是不存在的。
 
 
2017-11-16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