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17年9月27日(周三)作别和继续

 

雨还在下,晚上七点时,独自跑在校园的雨夜里。


路灯昏黄,雨很细,像雾一样弥漫在空气中,地面潮湿,反射着光,几乎没有行人,偶尔有撑伞而过的情侣,或是打着前灯呼啸而过的车。风吹过的时候,树林就发出稀里哗啦的水滴坠落的声音,像在弹琴,好一首夜的协奏。


跑步的时候,没有感觉疲惫,也不感到孤单,只是让脚步就那样向前,不需要跑很快,听着音乐,顺便陪自己说说话,聊着天,又忍不住笑,又时而边跑边唱,上气不接下气的,也不管自己已经全身湿透,就那样不管不顾在这样的雨夜里跑,像个疯掉的傻子。


一如既往,一如既往,少年少年,从未走远。


4.5公里结束,回到宿舍时,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雨还是汗,觉得浑身冒着热气,去浴室直接用冷水往身上淋,忍过一时刺骨的寒冷,渐渐就感觉温暖起来。


独自无声奔跑时,经过最外围的小路,经过九曲桥,经过田径场,一些场景一些人像电影胶片般,在脑海闪过,不知道该和自己说什么。


这段日子,已漫漫而过,期间有些见闻,有些感动,有些失落,有些振作,也有悲伤,但这时却什么都不想,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自己,不再想念,也不再留连,很多心情,像被蒸发的水渍,已经淡到看不见了。


和庸俗的苟且作别,和世俗的追逐作别,回到那理想者追逐繁星的轨道,回到那布满荆棘又荒无人烟的旷野,和卑微的怯懦作别,和晦涩的焦灼作别,继续,风轻云淡的勇敢,继续,随心而舞的坚韧,继续,执笔无声的书写,就这样,继续吧。


也别管台下是否空无一人,尽请的演奏,给自己的神看到吧。


隔时空,予未来以留白,将来,自会不期而遇吧。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