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的碰撞,好笑的好气哦

 

 

晚上从图书馆复习考研出来时,同行的金帅看了看我拟写的备用简历,对我说,忽然好羡慕我。


我问,为什么,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吗。


他说,羡慕你活得那么真实。


这倒是自己第一次被人因为这样的理由羡慕。


“真实?”


“因为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了,而我有很多条条框框的束缚。”


“是因为我对未来的选择吗?” 我想起自己那个看上去南辕北辙又有点遥远的目标。


“这只是一方面,我感觉,你就像水一样,平坦时就是平静的一汪清水,但在崎岖陡峭的地方,又能变成瀑布,顺流而下。”


“你这比喻……那你呢?”  我惊讶于平日理性至上的他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更像是山,山背负的太多,虽然说山水山水,但山和水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山太在乎名。”


“这样啊……” 我沉默片刻,“其实,我也很在乎名利,只是我所在乎的名利,或许不太一样,因为自己赋予了某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太多权重而已吧。”


“你知道我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吗?”


“什么呢?”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啊?”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小时候,别的同学放假要么去玩,要么报什么辅导班,而我……” 昏黄的路灯下,他边走边说,“爸爸带着我在家读书。”


“读书挺好呀,什么书呢?我记得小学时候我超级喜欢看书的,各种童话故事呀,皮皮鲁呀,马小跳呀,什么的。”


“你说的那些我都没看过,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什么?那你总知道郑渊洁吧!”  我试图找出哪怕一丝共同点。


“没听过。” 他的表情很认真。


“那……你看的什么书?”  我无奈到绝望。


“史记。”


“……” 不是一个世界的童年啊……


“别的小孩小时候都有很多很多玩具。”


“对呀,对呀,我有溜冰鞋、遥控汽车,四驱车,陀螺,溜溜球,弹珠,好多玩的呢。” 想起儿时的玩具,我顿时怀恋起来。


“可是我只有两件玩具。”


“啊,那是什么呢?”


“围棋,” 他停顿一下,“还有象棋。”


“……”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那,你看电视吗?”


“看啊,不过,当时和同龄人看的都不同。那时候他们在看什么铁甲小宝、奥特曼、龙珠……”


“对呀对呀,那时候我就守着动画频道,天天看诶!”


“我看的是三国演义、水浒传那些。” 他继续说,“你知道闻鸡起舞的故事吧,当时的我,就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登候拜相,文臣也好,武将也罢,都要能成就一番天下。”


“后来呢?” 我问。


“后来,才发现,这个世界的读书人,地位太低。”


“不是读书人地位低,只是因为读书人太多了。” 


“是啊……怎么那么多,而且越来越分工明确。”


“是啊,领域细分和专业化是趋势,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读书人的金字塔了,即便是金字塔,上头也分叉出了好多枝蔓,再难实现传统将相的愿望。你想平天下吗?”


“是的。”


“可是现在要想改变世界,恐怕只能是像乔布斯那样的技术产业革新,什么其他的方式都很难了吧。”


“不,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所说的平天下,是指制度上的改革。”


“制度上的改革?这个……我倒从来没想过。”


“我天天想,夜夜想,满脑子都在想,甚至想着现在若自己身处其位,就能一展宏图。”


“好厉害……不过,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会有点狂?“


“不不不,我早过了狂的年纪,我现在在日记里写的想法,都是具体的措施和行动啊!我之前出来求学的时候就想,要不创出一番天地,都不回去了!”


“哈哈哈,你这样说,我忽然想到毛泽东的一句话: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好棒呀。”  我发自内心的说,感觉那种豪迈渐渐的也把自己感染了,“忽然感觉你这样传统式的中国教育感觉也超级好诶!” 


“我以前也是那样觉得……” 


“那后来呢?”


“我觉得自己不是在为自己而活。”


我忽然觉得有点悲伤:“这样一说,从小到大,都沉浸在一种类型的文化中,从内到外都深深的被环境和经历刻下烙印,而不是自己主动的试错探索寻求到的主动的觉醒和信仰,那样,说来,确实有点可……“


我说不下去了。


“可悲是吧。” 他苦笑。


“你可以试着跳出来呀,多看一些别的书。”


“我看书挺杂的。”


“可是,你的杂书全是人文历史吧,你就连小说都没看过啊!”


“小说我真的看不下去。” 


“为什么?”


“因为从头到尾都给我一种感觉,它是编出来骗我的。”


“我知道,阅读时的怀疑么,越长大这种感觉一定更强烈吧。”


“是啊,之前尝试看一本小说,简直没几页就读不下去了。”


“可是……你知道吗,虽然说很多时候我们提倡批判性思维,但若不肯将自己交付给手中书,而一味怀疑,那就是和阅读的乐趣背道而驰,会越来越心累的。”


“反正我是做不到,在我看来,为书中的人伤心难过甚至流眼泪是很可笑的,他们只是假的呀,他们根本就不存在好吗?” 


“……” 想起《路遥传》中,路遥写到晓霞死去,他哭得撕心裂肺,还打电话哽咽着和弟弟说,晓霞死了。 我默然无语,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这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宿舍三楼,要分头走了,他临走前,笑着说:“与其看小说被别人骗着哭笑不得,我还不如自己编个故事让自己感动咧。”


听到这话,我近乎有点生气,上楼时对他说:“你做不到的!你怎么可能编出那样的故事!”


因为……因为金帅根本没体验过故事传递的感动是什么,小说的意义是什么啊!


他笑着和我挥手:"开玩笑的啦,开玩笑的啦。"


我一个人回到宿舍,打开音乐,发起呆来。


每个人的世界和固有观念真的很不一样。


有时,我们会用过往经验和视野,将自己关在茧里,明明知道它的存在,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挺可悲的,但又坚定的不出来,或者说,很无奈的出不来。


之前我也知道,可是,今天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因为和金帅谈心或者聊一些家国天下,也有过很多那样的时候,就是,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法说服他。


不管什么问题。


无论是“惩罚教育和鼓励教育谁优谁劣”,还是“南方到底有没有真正的春夏秋冬”,无论是“好人坏人以及道德法律的评判标准”,还是这次关于小说的讨论。


我试图和他分享我的观点:鼓励孩子比惩罚更好,南方也有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好人坏人不止由法律决定还有社会约定俗成的道德标准和每个人心中的判断,看小说是一件很值得也很有意义并不只是受骗的事……


可是金帅这人太可爱了,他总是特别坚信自己的观点,说话的那种信心和底气,斩钉截铁的肯定,让我有时候真是,好气哦……


无论自己费了多大力,搬了多少资料和证明,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有一些学术科学的社会实验,甚至是诺奖获得者的社会心理学研究和书籍资料……


他总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你别跟我提这些有的没的,你听我说……”


哇哇哇!真的是好气哦!!


之前说到鼓励教育,就连科学界很客观的对照组实验也能被他理解为是特例和个案……


我……我居然最后还在他那连续的斩钉截铁的信念中,感到心虚,然后不知道自己说到哪,就没了条理,最后就感到又无力又有点好笑的气呀……


所以后来如果我不想辩论就干脆嗯嗯的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我是对的。哈哈!


今天在社会心理学中看到少数的荒谬影响多数的案例,靠的就是坚定,当时就拍案叫绝,还真是这样啊,深有感触。


我决定放弃治疗了。


今天他还笑着对我说:“小超你讨论问题都说得跳起来了,哈哈哈。”


(ˉ▽ ̄~) 切~~

我下次还跳起来啊喂!!


每个人眼里的世界不一样的话,那我就跳起来捍卫自己心中的世界好咯!


不过,我呀,还要不断打破自己的茧啊,我的世界可是要越来越大的!


谢谢金帅!祝你也能在自己的世界里,实现你的梦想啊!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