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17年9月2日(周六) 此前所有,都是过程

 

这个世界真是太平凡了,一年前如此,三年前如此,如今还是如此,看着那些新生在校园里东张西望,不禁这样想。


即便一年后自己就不在这里了,学校还是会继续热热闹闹下去,年轻的人们,来来往往,社团活动走马灯的上,漂亮的女孩会有人牵起手,昏黄路灯寂静的角落,会有耳语拥抱的温柔,图书馆还是灯火通明,学习看书的人,也一如既往。


这个世界好像永远不会少人,可我知道,这些人,和以前那些人,已不是同一批人了。


忙里偷闲,刚看完凉宫春日的忧伤这本书,有点恍惚,我自然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自己能遇到什么外星人,未来人,或者说超能力者,但是,总感觉春日那种向往着不平凡,坐在课桌上看着窗外发呆的样子,和自己有点像。


胡思乱想不甘平庸的话,黄昏时,听到乌鸦叫,会很寂寥吧。


可是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以前总觉得这是中二,哪会有什么绕着自己转的世界嘛,今天复习考研政治的时候还看到了,客观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唯心论是错的,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时我可是嗯嗯嗯的点头觉得马克思的辩证实在太有道理。


可现在又觉得,这种道理好没有意思,我知道这个世界是对的,我普普通通的走到今天,继续普普通通的生活,偶尔有些普通人的小心情小故事,开心和感动,最后被现实教成了一个很普通的人。


我说的普通,指的是,现实的,成熟着,不再有那些幻想的心情。


但是我总有点不想去相信,自己只是很普通很普通亿万人群中的一滴水。


虽然自己曾经难受的时候,也说过很多卑微的话,觉得自己渺小谦卑到了泥土里,要认识现实,顺应时代的潮流。虽然学心理学也知道所谓意识,都是大脑作用的产物。


可是,我还是有点孩子气,或许,在我的眼中,所看到的所有人,或许都是背景呢,自己的意识才是独一无二的意识呢,整个世界都是为我一人而存在的呢,那所有人都在演戏给我看吗?


好笑的是,它们连这都想到了,所以会有楚门的世界,所以会有很多人说和我有同感,如果这样想的话,那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其实也还好,反正那样活也没什么不对,我现在想的这些其实都是吃饱了没事做撑着的吧。


今天是一个阴天,雨在空中,将下未下,很早的时候,食堂就坐满了人,大部分是家长带学生来报道的,坐在中间,吃完准备去图书馆准备考研,有种感受,像是自己已经垂垂老矣。


那些新鲜的面孔,可爱的女孩,拖动的行李箱,转动的脚踏车,肩上的书包,让我居然有点难受,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可是,已经过去了。


我开始意识到江南在此间的少年那本书的序言中,所说非虚,在即将告别的时候,看到的人,看到的景,或许,就像劈头盖脸的,一阵光。


他说,浑身颤栗,如同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像是武士的初召。好笑,武士的初召,好惨,武士的初召。都要结束了还武士的初召,遗憾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吧。


我还比不上他,他手里头那时好歹握着一张通往美利坚名校的offer。而我,这四年来的奔波嬉闹,如今只剩桌前的一堆考研的书籍,和一个不确切甚至有点虚无缥缈的未来。


你问我相信我能考上吗?我……只能说,试试吧,尽力吧,不后悔吧,学点东西吧,而不敢应说,会考上的。因为如果没考上,岂不是很难看,有时我是个胆小鬼呢。


不过也想明白了吧,所以现在才能有勇气,写日记,有勇气,看书,有勇气,早起,一天比一天努力,也享受着这过程。


在图书馆又待了一天,几乎没和人说话。


中午吃饭后,骑车去情人坡吹了会儿口琴,其实时间不长,就十几分钟,但是,感觉过了好长,即便开始下雨,也丝毫不惧,在雨中继续演奏,那种骑着车从坡上冲下,迎风呼啸的快感,甚至有失重的恐惧,忍不住按刹车,然后又酣畅淋漓的快乐……


慢慢的也意识到自己有时是有孩子气的缺点,理想和浪漫主义,可能让自己做事时跌倒受挫,甚至可能让人受不了而离开。


不过没关系,没关系,会有人理解和等候,也会有属于我的地方,将来会有了不起的事情只有我才能完成。


等我,当我变好,再相遇,此前所有,都是过程。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