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故事】1 第一日,每人都像光

 

       在颠簸的车上昏昏欲睡了好几个小时,模糊中,听到车上有人发出惊叹。


        “哇,那就是湘西小学吗?”


        “天!真好看!条件怎么那么好啊,比我家都好!”


        我直了直身子,掀开窗帘,正午的阳光照进来,暖暖的,在这金色的阳光中,一栋清新美丽的建筑就在眼前。


        哟,厉害咯,难怪他们会发出那般惊叹。


        这蓝白相间的墙身,琉璃般闪光的蓝宝石般的瓦片,清新又有留白,在一路稻田和黄土地,那中国乡村风格的建筑群后,它被看到的第一眼,是那么突兀。


        这感觉像是千与千寻穿越了隧道,走到妖怪们住所发现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海边的异国风情的颜色搭配,小清新又有浪漫主义的气息。


        “喂,没搞错吧,这就是我们要支教的学校了吗?之前还以为是大山里偏僻到要翻山越岭的土墙学校呢。”  雅茹表面在吐槽,但她脸上洋溢着那近乎提前看到北大录取通知书一般的笑容,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其他所有人心情都类似吧。


        智哥,之前在湘西支教过两年的老志愿者,点头说:“就是这了,大家准备下车搬行李。”


        顿时车厢内发出此起彼伏的庆幸声。


        这是自然的吧,想起之前两年在星星那简陋又小巧的教学楼支教的日子,嘴角不禁一笑:你们可真幸福。


        车门打开,午后一点的烈日和热浪,就像是地狱一般铺面而来。


        “哇,好热,真不想出来呀。”  我伸手遮住刺眼的光。


        但还是默默的走到车尾,一件一件的帮女生提行李箱,袋子,箱子,西瓜,生活用品……口是心非。


        “哇……”


        进食堂第一眼就有人发现了前后角落的两台立式空调,空调上用红字印着:XX集体捐赠。


        居然还有空调!


        之后借到钥匙,上楼,去看宿舍,说是宿舍,其实是舞蹈室和书法室。


        舞蹈室大概有一间教室大小,地上铺着红色的软垫,墙上是一排镜子,嗯呐,就是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而书法室则是半间教室大,放了近十张课桌,桌上摆着笔墨纸砚,还有象棋,四周挂着一些书法字画,一走进,就有种油墨的香味。


        之后就是打扫和整理了,一如往年第一天,各种忙碌。


        之后智哥带我们去熟悉周边环境。


        湘西小学位于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曲兰镇湘西村,青山绿水,荷叶荷花,附近还有船山故居。


        走在水畔,排着队,一行年轻人穿着志愿者服,欢声笑语的迎着夕阳,走啊走,其实挺美的,这感觉。


        “小超,那是什么花?”  走在前头的靖怡回头问我。


        我瞥了一眼,路边的,黄色的,小小的,不起眼的,鬼才知道那是什么花……


        “小黄花~”  我随口答。


        “哇,你怎么这么厉害,那那个是什么树……”


        于是觉得很好玩,这次我看都懒得看,就说:“绿树咯。”


        不等她问下一句,我指着水面上蒲扇飞起的白鹭说:“看!那个叫白鸟!”


        然后又指着风中摇曳的狗尾巴草,随手摘下一根,伸到她面前笑着说:“这个叫毛毛虫。”


        转头看着都快伸到她脸上的狗尾巴草,靖怡这时才知道我在玩笑,露出假装生气的样子,挥了挥拳头:“打你啦。”


        “智哥,那荷花可以摘吗?”  雅茹转过身大声的问后头的肖智。


        “不可以,这里所有的荷花荷叶莲蓬都是有人种植的,千万不要觉得好玩私自摘下,你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我们整个团队的素质,如果摘了,虽然不会有人讲什么,但是会给人……”


        哈,智哥一直是那种讲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但又很负责很暖心的小哥哥形象。


        “哦。” 雅茹吐了吐舌头,终止了这个话题。


        后来一行人去了王船山故居。


        刚进去的时候,被里头施工挖土的人叫住了:“那个,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参观需要门票的。”


        这时候有经验的智哥就走了过去:“我们是来支教的,之前两年也来过,之前说好……”


        至于说好什么,并未仔细听,我猜大概就是,组织因为年年在这里做公益,帮我们争取到的景点特权之类的吧,总之,最后一行人都进去了。


        一间小小的屋子,很多树围绕的一个小庭院,浓密的树荫让人感觉一下就凉快。


        走在其中,阳光偶尔才能透过射在地面,一片一片,一条一条的,地上的落叶踩起来软软酥酥的感觉。


        只是蚊子略多,还是花脚的妖艳的可耻又卑鄙的那种。


        大伙看完了这里和那里,于是便开始各自拍照。


        我就踱着步,一会儿凑近这几人的镜头里,一会儿闯到那几人的镜头里。


        话说……还真是黑啊,照片里的自己,看着相机里的自己,都想捂脸再也不拍照了。


        回去时由于一批人负责后勤,于是分成了两拨。


        我属于那队晚归吃饭的。


        一行十来人,散步,聊天,又伴着夕阳。


        郑裕一路唱着歌,他唱歌确实棒棒的,靖怡才见面不到一下午,就完全沦为了他的小迷妹,陶醉其中。


        “我说那个……”


        “哎呀,别说话,听郑裕唱歌啦!”  


        后来每次我刚开口时,靖怡就皱着眉头一幅可爱的表情打断我。


        于是回来的路上,就是听着歌声。


        我无聊时,就一路对着天空扔矿泉水瓶然后又伸手去接,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看着水瓶高高的飞起,又重重落下,靠近蓝天,又悄然坠落,再伸手托起,感觉好有意思,虽然有时候砸到手有点疼,虽然有时候没接到还挺出丑,不过自娱自乐的我,也不在乎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个分岔路口,我们忽然想起了廖纯姐在培训晚会上唱的《野子》,那令人泛着醉意有着磁性和魔力的歌声,所有人记忆犹新,于是大伙儿都强烈要求她在路上再唱一遍。


        “咳咳,我感冒了,嗓子有点不太好,可能现在唱不好。”


        “没关系没关系!你唱的一定超级好”


        “在路上不太好吧……”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停下来。”


        然后一群人在路上就那么停下来,然后自觉的给廖纯姐腾出了舞台的空间,月牙状分布的观众们,一个个嘴角带着笑意,尤其像靖怡雅茹他们已经蹲下去,用双手撑着脸,开始做期待状。


        此情此景,让被围中央的廖纯姐哈哈笑了半天。


        终于安静了下来,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


        平淡的起头,委婉的歌声,之后慢慢就变得清亮而高亢。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任风吹,任他乱,毁不灭是我,尽头的展望……”


        天呐,高潮处这歌声,真是唱到让人心头一颤,实在绝了!


        我们一个个观众忍不住发出喔噢的惊叹,然后雷鸣般的掌声。


        不远处另外一条路上的人看到我们这一群人这般在马路上尖叫,惊讶的看过来,目不转睛。


        如果是我,应该会怕的都不敢靠近吧,哈哈,哪里来的这一群小疯子。


        可是这群小疯子呀,丝毫没有脸红,我们换人唱歌,完全忘了自己拦在路中央,现场开起了演唱会,又开始听郑裕唱歌,然后一起合唱:“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青春年华……”


        日光倾斜,影子在橙红的夕阳中被拉长。


        往回走,一路上,碰到之前惊讶看着我们的路人,女孩子们就甜甜的笑着上前打招呼:“您好呀奶奶,我们是来湘西小学支教的,如果您家里有小学的孩子,可以送来上课哦。”


        对方支支吾吾嗯嗯啊啊的时候,我们就笑着加上一句:


        “免费的哦!那到时候见啦。”


        扬长而去。


        年轻真好啊,乡间的田野,迎面吹来凉爽的晚风,每个人都像光,澄澈又明朗。


        闭上眼,感到的世界……让人回忆时,都惬意的想笑。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