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遍地跑,大神满天飞,我决定考研

 

昨晚十一点时,在书桌前写一篇名为《你已到了斯坦福,而我仍在东大》的文章,一边写,一边脑海浮现出了许多人,然后沉浸其中,走了神。


本来很想不顾时间就那样写下去,酣畅淋漓把曾经经过自己身旁那些我曾作为榜样的人刻在文字里,可是因为和人有过规律作息的约定,十二点前睡,七点前起,于是意犹未尽苦笑着放下了写到一半的日记,草草入睡。


想今日会有时间补写,不料整天满课,甚至还有实验,以及晚上的选修。


经过这诸多琐事再回到宿舍,在屏幕前,打开那篇写了一半的文章,却不知该怎么续下去,于是就让它静静的躺在那里,重新写这篇。


前晚发了流水账的日记,说了些自己最近的事,昨天一大早,就收到紫岳学长的消息,他很热心的询问我的情况,提了些意见和经验参考。


当我问到他的近况时,他告诉我,他已经申请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应用物理博士,明天应邀去斯坦福参观,机票都被包了。


哈,当初大一时在东南风文学社,那次聚餐和我相谈甚欢的紫岳学长,如今也在天涯海角闯到这种地步了啊,那在前方执剑屠龙笑傲天涯的人,昔日也只是身旁桌前亲切的学长呀。


越是往前走,就越发现,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那些传奇,那些仿佛只出现在杂志里的经历,或是电视剧里的生活,会在自己身边一幕幕上演。


无独有偶,也是昨天,当初在台湾玩得好的室友朱海,下午时向我报喜,他考研成功被浙大录取。而当初在台湾那间宿舍其他俩大陆室友也都各有不错的归宿,一学长还在台湾就已视频面试阿里巴巴,而我的好朋友狗狗杰一个月前就已经决定前往新加坡开始新的学习。


小时候,觉得清华北大那就都是传说,至于哈佛耶鲁斯坦福那些简直是外星神话,反倒是岳云这种近处的中学,或是省城四大名校,才能成为实际的理想。


可如今,光是熟悉的朋友里,就清华北大遍地爬,国外大神满天飞,该有的优越,该秀的幸福,一个不落,他们其中有我最亲密的朋友,有亦师亦友的前辈,有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还有曾陪我一起跌落黄兴班的好同学,这些人是如此真实的在我的人生路上存在着,甚至一闭眼就能想象他们每时的样子。


其实,听到这些消息,会有很多心情随之冒出,一边为他们开心,一边为他们骄傲,一边还会变得张狂,心里想着,自己可比他们差很多吗,也不见得吧,于是似乎什么都不再遥不可及,也不看自己如今诸多卑微,就对未来充满盲目中二的信心。


想起前两天有个读者给我发的信息,原话是:“我很欣赏你的文字。真实。让人感觉到平易近人。很舒服。而不是谈论什么大道理。小道理。你是一个会生活的男生。有理想抱负。你以后也许不会成为很卓越的人。但是很干净。利落。可否交个朋友。”


我好玩似的把这段话给朋友看,结果朋友哈哈大笑:这姑娘真不会说话,什么叫做你以后也许不会成为很卓越的人?


我也笑,可是笑着笑着,忽然意识到,自己确实一直都没有努力向成为很卓越的人这个目标跑啊,南辕北辙的做那些自由无用的事,这样下去,我不会成为那种卓越的人,说的没错啊……


本来自己就像水一样,只想顺着自由而惬意的流下,甚至根本没有读研的打算,假如找工作,也没多少远大理想,只希望能有自己的时间和自由,能够在一个小城市不被打扰的生活,再醉心于自己所爱的方面,付出努力让未来绚烂开花。


这淡淡活着的理想,曾被少年热血的自己所不屑,但之前,确实又一直悄悄藏着,以至于过年时爸妈问我未来打算时,我说起随意,但不想读研,反正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他们都不停摇头恨铁不成钢连说可惜。


可惜么?我不知道。


后来决定考研,也是因为身边那些了不起的前行者,他们让我觉得,如果不去试试就会有很多错过,寒假时志愿者年会上,牛人辈出,随随便便拉出来一个,都是一方英才,更让我觉得被激励着,这样一群人,自己既身处其中,又怎会甘于卑微向下的流水?


少年的血性,其实从那时就被点燃,后来北大的崇武学长还单独找我谈话,说希望我考研,如果希望展现才华,转人文社科类的,要去就去北大,不要选别的学校犹犹豫豫浪费时间了,你的才华和资质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不如来法学院吧,我可以为你找到一对一的人给你指导和衔接……


这话说得,好像……只要我去考就能上了似的……我一边听一边苦笑,自己废材的那一面你们只是没看到罢了,哪有那么厉害……


但另一面心里却也决定:考就考吧,何况若是跨考,考有兴趣的专业,也很好呀,反正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当一个激励着自己熟悉一个领域的契机,反正也坦然。


胜不足喜,败不足惜。


今年雷鹏学长跨考北大法硕过了,他给了我他所有的考研网络资料,上百G的视频和教材,提了建议和经验。之前一直借我教材直系的亮学长也考研中科院过了,他也鼓励我……


以及今年遇到的一系列的故事和人,都让我觉得似乎上天在给我暗示或错觉,让我觉得自己很有胜算,哪怕我清楚如今自己的学业实力由于此前的不务正业其实像草般纤弱。


但既然贼老天你都这么暗示了,我若不应战,那还是小超吗?


即便后来命运哈哈一笑说只是想要我摔个教训,我也可以哈哈的回你:摔得好啊!不摔我还不知摔得竟然可以如此痛快!


所以,我决定了。


给自己一个可能性,考研吧,目标暂定跨考北大的应用心理学。


而紫岳学长昨天主动找我聊了一小时,最后他对我说:“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总感觉我在向你灌输一些东西。其实就是看你有一个目标,又很有潜力,所以希望你能放手一搏。”


的确,自己从高中结束起,就再没有那种充实到认准一个目标竭尽全力的经历,也想重温,少年人,即便不读研也不该瘫倒在大三大四啊,所以!考吧考吧,考吧考吧!哪怕,会苦,会累,哪怕会在不同的地方跌倒,但终于又有理由努力奔跑。


这样想来,其实结局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小超,不再散漫,用心自学,做到问心无愧的努力一年吧。


谨以此文献给自己,以及那些路上的人。


也以此文掀开考研这故事的序章。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