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有一座城的记忆。

我们长大的城,那大街小巷,走过的弯道,熟悉的小卖部,喧嚣的菜市场,早上的粉店,桥上的车,路边的人,哪怕是路旁一个垃圾桶的位置,一个常坐街边晒太阳的老人……

这些已经深深刻在了心里,即便不想,发着呆,我们的双脚也会带着自己在其中随意自然的穿梭,哪怕闭上眼,也能浮现出那些角落,方位,还有这里曾经走过的足迹,欢声笑语,眼泪和哭泣。

一个家有一个家的记忆。

它的摆设,电视的方位,书架上的书,哪个柜子里藏着漫画,放着存钱罐,在哪里摔过,在哪和伙伴们玩过,在哪捂着被子哭过,没心没肺的笑过,吹着风惬意的看小说过,我们都烂熟于心。

所以每次搬家都有浓浓的不舍,像是从自己的记忆里割去了一块肉,像是心里忽然多了大面积的空白,所以才会有家乡二字,才有所谓乡愁。

同样的,一棵树有一棵树的记忆,一座学校有一座学校的记忆,一个人也有一个人的记忆。

若那棵树被砍了你会难过,若真毕业了你会怀恋学校的寒窗,若一个人再见时不是往昔模样,你也会感慨物是人非觉得陌生疏离。

但是,或许你从没想过,一个头像也有一个头像的记忆。

无论qq,还是公众号,亦或简书。我用那小火苗的头像,已快接近十年,因为知道它承载了太多人对我的记忆,所以即便很多时候,爱玩的自己想要换个更好玩的头像,但还是作罢。

因为,记忆是承载情感的,对我而言那比无数其他的东西都要重要,因为,自己所爱几乎全部围绕其中。

理性的思考是对世界宏大的情感。

写作的诗意是对艺术和人性追寻的情感。

爱玩的创意是追求对有趣和快乐的情感。

更别提其他,亲情,爱情,友情,家国情,热爱,自由……这些宏大到甚至可以让人放弃生命的情感,哪一个不依靠记忆而能独活?

说这些你或许会感到深奥难解,但我举个简单明了的例子。

此刻我发这篇文章时换了一个头像,若是熟悉我的人,尤其是很少见面只通过网络了解我的人,你看到这头像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陌生?有点不舒服?

若我告诉你,那个小火苗的头像从此不用,你会不会有种自己的记忆被人丢弃的感觉?就像某个记忆里的人忽然死了,虽然他实际上还在那里,但你就是第一感觉眼前这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会有点难受吧?

是真的。

这种感觉就宛若你一个小时候玩得很好的同伴上了中学忽然改了名字,下次见面时,你还是本能的排斥他的新名字,会叫他从前的名字,那个承载了你们共同回忆和情感的名字。

名字即便改了,你还可以叫回来,昵称即便改了,你还可以备注回来。

可是人的相貌若是改了,那些过去就真成了逝去的回忆,头像若是改了,你和他曾经的聊天记录看起来就像是陪陌生人的聊天。

倘若俩人相爱。

他向她表白时,他是这个头像,她甜蜜的答应了,开始频繁在网上聊天,各种温馨幸福,甜蜜青涩,但一个月后,他随手换了一个头像。

她会恍然发现,自己对他那个新头像,感觉很不舒服,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再交谈时,会发现心中那抹青涩的初恋的感觉荡然无存,线上聊天的记忆和情感又要重新积累。

各种品牌也是如此,logo是很重要的东西,有一群老客户的情感寄托,决不轻易更换,你能想象一觉醒来,苹果的logo变成了桔子吗?岂不毁三观?

每个学校校徽更迭几乎都会受到曾经就读的学生强烈的反对,前两年我高中母校更换校徽时,朋友圈已经毕业在五湖四海的高中同学全在义愤填膺的说好丑,无数转发,甚至还有海外的同学强行写信给校长抗议。

是真的丑吗?不见得吧,只是,因为对那些在其中承载了太多记忆的人来说,这份情感,无可替代。

如果一座城完全变了样,小城变成摩天大厦,池塘建起工地,路边常坐树下下棋的老人再也不出现,而你走过这条路,还觉得理所应当;

如果你早已搬家,多年后,再回老家,发现它完全变了样,荒废已久,爬满藤蔓,杂草丛生,没有半点人气,你走进去,还没有半点恍惚和怀恋;

如果一个人再出现在你面前已经和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你却觉得顺理成章,只淡淡的哦一声,没有一丝物是人非的感伤;

那只能说明你不爱这座城,不爱这个老家,更不爱那个人。

只有在乎,才会习惯,只有习惯,才会本能的抗拒改变和陌生。

所以,若一个人换了头像,而你觉得没有什么,那就说明他在你眼里不过只是泛泛之交,没多少重量。

而反之,若一个人换了头像,你看到觉得难受,不舒服,有点恍惚,想要他变回曾经的头像。

那说明他已经悄无声息的在你心里留下了位置。

所以呀,若有朝一日,有人和你说,你这个新头像没有以前那个好,换回来吧!

就可以知道,屏幕那头的人,其实心里在乎着和你的记忆,记忆里有情感。

切记好好珍惜。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