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17年3月6日(周一)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

 

好久没有过一个人去过陌生的地方,没有蹲下发呆,没有好奇打量什么,就连文章都中规中矩少了华丽和灵气,很多心情懒得发表,蠢笨得像是缩手缩脚的企鹅。


有点难过,虽然知道这种情绪略傻,都那么多年了,谁还没有长大呢,一个成年人叶公好龙般想着幼稚,确实好笑,人呀,早变了,可不是嘛。


刚才看泰罗的日记,这个老同学,一直都有很独特的文风啊,可她尚不自知,就不修边幅的那么写,有一搭没一搭的写,各种随口烂词也毫无拘束,动不动就是我嘞个去,动不动就是你妹,但即便这样未经雕琢,仍旧有好多好多真实的快乐,以及悲伤柔情,看着看着,就会被代入其中,有点感动。


记得有好朋友和我说:这个世界上有人毫无防备的将自己的心情,写下来,让我们看到,这是何等一种信任的暖意和难言的幸福。


作为读者的我,才真切的开始理解这句话。


于是心血来潮翻泰罗的日记到很久以前,2011年,是那个年份。


那时候,总以为自己可以什么都不想,就坐在座位上,只要抬头,张开嘴,跟着黑板念,就能够稳稳迎来下课铃,欢呼着追赶打闹,考试后放假,又没心没肺的玩。


那时窗户透过的光,一点都不刺眼,打在课桌的缝隙上,手里转着笔,书上涂着鸦,午睡时外头蝉声滋啦滋啦的,呼啦啦的风扇下翻着趴床上一边舔冰棍一边翻着漫画,爽得不得了。


如今哪有那么爽的感觉。


昨天有人在我留言板下说:没有人相信一个活波外向的人会有抑郁症吗?


我说我信。


心境,和外在本就没有必然联系吧,某些抑郁的人或许更会学着掩饰自己的抑郁,然后内心积累的沉积越来越多,直到爆发。


不过……我不是,也不希望你是。


上周有人问我,一个同学和她倾诉,说自己活着感觉不到意义,自杀到一半却又觉得丢人于是作罢。然后弄得她很担心很害怕,屁颠屁颠发邮件来问我,该怎么办。


实话说,我不是心理医生,救不了人,只能够换位思考,提供微不足道的参考,或许螳臂当车,但终究也只能这样。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幸福高昂的背后,总不少叹气,有些人总以为一点小事就天塌了,有些人总觉得日子平淡就活着没意思了,总有人成日里欢天喜地,也总有人会去寻死觅活……


罗曼罗兰在《巨人三传》中写到:“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它。”


我也想将这句话写给你们。


因为,和我所遇见的人比起来,自己真远远算不上了不起的人,诸多卑微之处,也绝不是所谓广泛意义上的优秀,而之所以即便如此,依旧有人喜欢,无非是因为这孤单的英雄主义罢了。


虽然我做错了很多事,但我不告诉你。


虽然我很多烦心事,但我懒得说。


我早说过,自己写的都是真的,但真实的世界才不止有我写的这么简单。


其实做英雄挺累的,虽然有时候是真的很快乐,因为有你们,而不孤单。


被信赖着,被鼓励着。


即便我只是蚂蚁,也会想往山巅爬,奢求着不负众望。


胜不足喜,败不足忧,爱我所爱即可。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