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2017年2月25日(周六)  愿天不负

 

空间里看到某人的留言板下有这样一句话:和恶龙搏斗久了,自身也会变成恶龙。


那我到底又在和什么东西搏斗呢?


在这个世界上,我做的什么有何意义,忘记了什么有何可惜,将会怎样要何准备?


假如这是个游戏,该怎样才能稳稳的打好?


自己对自己的反省,任何时候都不嫌多,高中时,随时的自言自语,哪怕是考场都悄悄一人喋喋不休,那时写的文字,每次看都在给以后鼓励,现在为什么不呢?


曾经总想着要去大城市生活,现在想以后去北京看看,到底是为什么呢?北京哪好了,在北京的朋友都说,那儿空气质量又差,人又多又挤,物价还高,这样想来,为什么要去呢?我也不知道啊,或许是,有人在那等,有故事在那等吧。


孤单独行的日子已经够久了,我不是戈壁的孤狼,不是夜行的影子,心里总会装上某些人某些事,又是否能一如当初、澄澈自由?


昨天下午从图书馆出来,骑车去了学校的湖边,坐在断桥上吹口琴,湖面有野鸭,当时没风,阳光洒照,四下无人,远处的马路上汽车来往,波光粼粼的水面让人目眩,情不自禁闭眼。


再睁眼抬头的时候,一架客机从天空踱过,慢悠悠的,那么近,就连机身的花纹都能看得清。


云不多,点缀在淡蓝的背景上,我坐着,吹着曲子,却又什么都没想,发呆,也不知道要思考什么人生哲学,时间就在慢慢的旋律里飘过,像羽毛一样轻柔,长大后,有点懵,成人都几年了,有时还像个迷惑的小孩。


晚上收到朋友的消息,她说,你看自己,好久没有更新日记了?


我一愣,确实,一个星期了吧,这一星期以来,日记其实只有一天没有写,其他都是有写的,我点开那些并没有发表的日记,一篇篇看过去,静悄悄的,听它们讲述,看着看着就心静下来。


为什么不发表,因为不想,有些心情还是自己咀嚼吧,这个世界天大地大,人的一生,做自己的事,各种纠结,全凭心意,何来确切的理由。


英雄的梦想还有人在做吧,只是,一天天流逝里,战斗有点被遗忘了,每一天,我睁开睡眼惺忪,掀开床帘,我拉开书桌前的椅子,点亮台灯,我收拾好东西,开门走出,时光悄无声息……


学校的日子过得比假期还快,我们总是一不留神就开学了,放假了,考试了,又或毕业了,所以每次说同窗,都像是在追忆青葱岁月,所以每次同学聚会,都像是隔着千万流年。


走廊上,看到不远处那校园小路两侧高大的白杨,哗啦啦,叶片摆动,自己,也会有顶天立地的那天吧,只是不知道那又要过多久。


我们嬉笑着,在当下,却不知道,安静时,未来或许也会笑今朝。


参加竞赛的人选确定了,有选拔,就自然有拒绝,像是一个故事,主角不同,那个故事就已完全不同,我又怎会未卜先知,哪些人最适合做为战友,谁能说清?很多时候,是被他们的认真打动罢了。而且因此诸多为难,我很害怕拒绝人,总害怕感觉到屏幕另一端的人心里的失望难受,可……还是要有忍心的拒绝,事实如此,无论待人处事亦或其他。


其实,自己也是一直被拒绝过来的呀,洒脱接受,享受自己的拥有,风轻云淡的在自己这个位置,活出想要的模样就好。


很多事从不存在最好,一切都不过恰好啊。


刚在空间里看到云大中文系的某朋友写了这样一句话: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真喜欢啊……


只是……有时候走着走着就会忘了有趣,曾经忙里偷闲,飒然一笑,如今挤时间忙,困倦双眼。


灵魂?我们真有灵魂吗?


大三下已经面临分岔路口,人生的不确定性,未来的种种忧虑,会悄悄爬上日程,就业导论课上,老师用各种数据依次排开我们毕业的平均工薪,年级大会上辅导员用心良苦说着历届的学生未来……


真是春天了吗,为什么感觉还是依旧的寒冬?


傲然的灵性会屈从吗?


有时会看到某些人孤单的背影,佩服着想去搭话,但又犹豫;有时会觉得,他们却也可怜。


自己又会是别人眼中这样的背影吗?


玄妙的感觉。


愿天不负。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