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一个许久不见的学妹联系上了我,还是通过她家长和我爸这种途径,我感到很意外,却又觉亲切。

她是我爸的学生,我们四年前见过一面,那次爬衡山,又去看水库,一行人中就她和我年岁相仿,其他都是大人,于是我们自然一块玩,虽然也就一天,却也感觉很亲近。

也不知道我爸平时怎么跟他的学生们提起我,当时这个可爱的小学妹言谈之中,时常会出现让我苦笑擦汗的话,至今记得的一句是:学长,一看你就是很聪明很会读书的那种人。

读书不假,我确实很会读课外书,但我可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那时在中学时的卑微和糗事。

爸妈也真是的,明明每次面对我总是一幅不满意的样子,说这不好说那不好,一下说我舍本逐末不务正业,一下抱怨我在家没待几天又出去支教,说我懒,说我不会照顾自己生活,洗衣服洗不干净,行李箱一片乱七八糟……就没几句肯定,结果背着我,和其他人又大夸特夸。

这让我略尴尬。

就像这次她和我联系后,好奇的询问志工的事,我告诉她,说家乡有个大学生组织,每年会有回报家乡的公益活动,你可以报名面试然后加入哦,会认识一堆很棒很棒的朋友哦。

结果她犹豫的回答说:还要面试啊……可是我又不像你那么优秀。

优秀……优秀个鬼咧,最近做个课程设计还磨磨蹭蹭,同学教了那么多还云里雾里,后来问多了,自己都不好意思,怕惹人烦。

她呀,怎么不看看自己就自卑呢,从高中起就是当地最好的中学最好的班,看她那文文静静的样子,第一感觉就是那种每个班级里又乖成绩又好又受人欢迎的女生类型,大学也考上了一所远方的985,挺好的不是吗?

这个世界真有趣,很多人总是习惯朝着别人仰视,全然忘了自己的独特。

可别对我这样啊,我和人交朋友,最喜欢将两人拉到一条线上来,没有长幼尊卑也没强弱分明,这样才没有包袱,能犯傻,开玩笑,如此才自由自在,相处自然。

前天在我某篇日志下,一个之前在某次测控实验合作过一次的别班同学评论:在做实验时认识你,才发现认识了一个有趣的人呢,真好。

哈,我何尝不想认识有趣的人?

一直都包容开放的与人相识,以将有好感的人视为可以发展为要好朋友的心情来交往,自己的心情想法很多也坦坦荡荡的公开在了日记里,这样子,应该是诚意满满了吧。

可无奈的是,即便你卸下了自己的壳,但其他人却不见得,大多数人习惯将自己藏着,作为自我保护,但同时也给人一种停留表面无法深谈的疏离感。

你知道他在笑,但不知道他为什么笑,他也不会告诉你,你知道他心情不好,但不知道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你知道他做这件事,但不知道他为什么做这件事,你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但却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想要自己走向怎样的未来。

人和人之间有太多迷离和阻碍。

我一直在尝试,尝试着打破人和人的僵局,我写东西,将心情坦荡公开,我做事情,有清晰的理由,无用之追求,为了自己有趣而更精彩的未来。

日志不设权限,我给所有人搭桥,你走来,我就迎接,不论是否会成为朋友,也无论是不是志同道合,你可以很详细的了解我,我无需隐藏却也安全,是自信也是信任啊。

所以,我会很容易被人走近,但也只有用心的人才能真正理解。

你们,又有几个打开了心门?

有多少人没写过几篇认真的文字,说说里全都是生活琐碎各种转载和秀图,又不主动和人交谈,别人想了解你,和你交谈时却只能得到相敬如宾的客套,与人来往都停留在表面,这种掩藏和客套伪装,心里想的却丝毫不露。

老把自己关在门里,会很闷的吧?

我有时心血来潮会试着敲门,会问候,会因此发现俩人之间的巧合而觉得神奇,会分享开心的事情,会写长长的邮件,有时还发录音做视频,会试着接触了解,会聊天,会一起跑步,会为那人的优点而感慨万千,遇到麻烦会感同身受帮忙解决,有话想说会毫不犹豫联系,哪怕只是随口叫一声。

这样用心总能收获那种很要好的朋友,对那几个人,我每每想起来,就觉得亲切得不得了,恨不得马上见面一块玩儿,玩起来就可以放下所有,不顾一切,酣畅淋漓。

可我不会一直敲门,千家万户,灯火阑珊,又何必固执,更何况去敲坚硬防备的壳得不到想要的回应,这本就是一件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事儿,心情不好时,我可就不干咯。

有人说我这人有点迷糊现实和写作的界限,比如,我的演讲风格往往就是自己的写作风格,那些句子韵律在口中却也像在指尖,又比如,有时我的聊天有时随意但条理分明带着狡黠。

可有时又相当不接地气。

上次我就直接发消息给一朋友:想问你一些问题,你觉得自己与别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最大的优点,缺点,以及最大的幸福又分别是什么。

对方发来笑哭的表情,然后过了整整一天才回答我。

又或者,和一个刚聊几次的人,对方说坐车好无聊,结果我回了一句:听歌,发呆咯,你坐车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时,会想些什么呢?

突兀,突兀,实在太突兀了!

发完后我就后悔,自己实在是太随性,在没有熟悉和信任的情况下,这些话肯定会让人很尴尬,可是,心里却又在暗暗期待着,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回答。

这就是人啊,因为随意而说出自己心里想的话时,就会很在乎对方的态度,可是对方却往往会跟不上你的节奏,他们没有视你为你待他们的那样,而让人心情有所落空。

此前我写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用文字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就再用心一点。

或许当时没有多少人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事实上,在台湾时我通过写文为一大陆同伴出头,来批判那所学校志工制度的不合理,从而让某件事得到了一个好的结局;在前不久,我通过一篇文章写给家长,而获得了自己身后更多的理解支持,也已经买了iPad作为创作工具。

在人与人交往之中,文字就是如此,你的想法,说不出口,又不写给人看,谁知道你瞎想些什么,而一旦你写下来,就会将思考逐渐变得清晰,于情于理,让人更明了也更容易接受。

所以,我常劝大家,开始写吧,和人交流不要停留在肤浅的表面,不要只用即时通信,也试着写写信,写写邮件吧,在长长的文字中,卸下防备,会让人和人之间沟通更加纯粹深入,而不只停留在表面热情实则空洞的碎片交流。

如果你看过龙应台写给安德烈的那些信,你就会恍然,原来,交流还可以这样子。

是啊,本可以这样子,我和一个朋友用邮件交流,已经一年,其中探讨了无数有趣的问题。

例如你能想象出自己结婚之后的模样吗?如何重新开始阅读?社会和学校的差异在哪?你最大的精神动力是什么?你记忆里给你印象最深的那个人是什么?为什么?说一件糗事吧……

当每一个问题引出长长的思考和回忆,并且坦诚的和对方分享时,俩人的默契和友谊会更加深沉,那感觉,就像是有一个人跨越了时空,跑到过去,陪你一起走了过来。

万水千山,乘风破浪,这感觉,很美。

你也会想要和某个人相识吗?或许,你们也在寻找某人,甚至在等人找你。

可你呀,也不要听到敲门就一直害怕的躲在墙角啊,外头又不是狼外婆,门外风和日丽,不如微笑开门,然后交个朋友,一块玩耍吧。
交个朋友,走千山万水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