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

武林日记

今天早起了,是这几天最早起来的,还赶上了空荡荡的练功房,占了一个好位置,可是……有什么用。

还是不知道怎么拔出这把剑。

这个世界,每个学武之人都要经历很多次利剑穿心,有时很痛,有时很痒,有时鲜血淋漓,有时却又很快可以拔出,悄无声息。

长辈们说,痛痛就过去了,哪一个大侠不是从拔剑开始,鲜血淋漓,忍耐和坚毅才能撑起家族的未来。

我也习惯了,习惯了痛,习惯了血,习惯了受伤,也习惯了拔剑。

那些剑从不同地方射来,有的如闪电一般迅疾,有的带着香气,有的绚烂如彩虹,有的锐利反光,有时候是敌人刺入我的心脏,有时却是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亲手刺来。

我本以为自己会顺着长辈们的希望,将来剑一一受下,坚毅不屈,然后骄傲的拔出,忍一时之痛,却酣畅淋漓快意一生。

可这一次感觉很痛。

这只是平平常常一次剑雨,受伤的不止我一个

剑插在胸口,生疼,我想,过些时候总能出来的,于是该干嘛干嘛,日子一天天过去,别人胸口的剑都快出来了,我的伤口却越来越疼,剑刺的越来越深,而且越来越难拔出来。

我开始有点着急,找有经验的高手来帮我拔,他们说会有危险,我知道肯定会痛,但不会死,所以我还是打算让他们来教我拔,虽然长辈们都说,这样不对。

别人拔剑,会留下后遗症,而且拔的时候你会很痛,真的很痛很痛啊,不是那种会痛到满地打滚哭出来的痛,而是那种一阵一阵让我分神,一想起就会皱眉然后钻心的痛。

而且我也觉得,请人教拔剑,显得自己无能,也觉得有丝耻辱,仿佛能看见那些热情笑容背后可以带着嘲弄的想:这小子还被人传的那么厉害,连拔这把剑都做不到,不足为道,哈,不足为道!

可是我没法掉泪,甚至还只能笑,自己的选择,要勇敢坚持。

据说,某些武林传奇,可以不管自己心口的剑,依旧站在世界之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他们只管用手中之剑破敌,任刀山剑雨,身中多少剑,也毫不皱眉,潇洒畅然。

他们根本不用想拔剑,也不用受拔剑之痛,枯燥之苦,他们通过自身的强大堵住了所有悠悠之口,他们活得好好的,而且成为了诸多人的榜样。

我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地步……

啊,又开始疼了。

昨天一个小师妹跑来找我聊天,她说,她要自废武功,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因为她此前一年都很努力的练剑,又常下山行走江湖,得到了旁人颇多美誉,甚至听说山下她的粉丝团都有上千之众,可……自废武功?

犯傻吗?

她和我讲了个故事,说某段平凡的爱情差点终结,觉得女孩子还是不应该太张扬,以后要安安静静。

我感觉有点意外,这理由其实挺没道理,于是劝她。

洒脱阳光不一定是张扬炫耀,安静优雅也不一定要放弃性格。

不知道她听进了几句。

另外一个小师妹也屁颠屁颠来问候晚安,这倒是稀罕,我一问之下,她才说宝宝心里苦,和师姐闹矛盾,又和喜欢的人吵了一架。

哦,是这样啊……

我忍住心口剑伤,洒然一笑:那有什么,明早起来,天空依旧灿烂,太阳对你笑,花儿对你叫,小鸟说早早早,你会发现一切都会变好,凡事慎重而行,快乐而行呗。

似乎我总那样阳光满面春风和煦。

做一个泥菩萨,爱管他人闲事,办诸多无用之功。

我很喜欢讲故事,身边也有很多人喜欢听,他们说听我讲故事,平时习武的浮躁就不知怎么安静了下来。

是吗,那可能是因为在我讲的故事里,都很淡很暖,少有激烈的血色。

我意识到,我和这个世界的主流,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这是个英雄的时代,是那些鲜血淋漓,强者为尊,人人争先恐后为荣誉为家族为门派而战的时代。

可我,却开始厌倦,厌倦无聊的竞争,冰冷的兵器和打斗。

所以我总是因为讲故事和发呆而耽误习武,被师傅骂。

但不管怎样,看着他人背影活蹦乱跳开开心心走远,我都感到心安。

师傅很久以前就说我自以为是,习武之人贵在恒心与专一,而我一会儿被蝴蝶那绚烂的翅膀迷了眼,一会儿又开始思考天地之悠悠,人生之漫长。

他们说此乃习武之大忌。

我曾被认为是天赋异禀之人,被师傅看中,从小村庄到拜入一代名门,也曾是佼佼者,剑法飘逸拔剑爽利自成一流。

可没过多久,我就觉得了然无趣,更心动于万千世界,觉天地万物皆有灵意,于是遍观古今之天下异事,算数,天文,人心,历史之末流,耗费大把光阴。

一年前更是在一月一度的拔剑会议上直言:最恨山顶大好风光被习武争斗之事煞风景,愿诸君能有所收敛。

结果当场就有同窗拍案而起:你有什么资格大放阙词?武乃我等安身立命之所,你这狂人老讲什么无用之自由,精神之强大,全是放屁!

他手中的剑一震,似乎随时都要拔剑上来与我一拼。

我倒不惧,只是感到心寒,四目所及,众人眼里没有一点波澜,他们,手中依旧紧紧握剑,看来没有几个人理解自己,我苦笑一声,下台去了。

痴人,哈,痴人!

回想那时之事,再低头看胸口之剑,血迹模糊,隐隐作痛,可我却从不觉得自己错了,反而一想起那些无用之事,世间万物仿佛都活了,伤口也不再痛,反而有使不完的劲,于是又开始想下一个故事。

我想,会不会有那么一个世界,那里的人再不需要习武,也不需要流血拔剑,就可以坐在一个房间,听师傅讲宇宙之理,和同窗叹世间万物,那里没有江湖仇杀,多的是明媚阳光……

那会是天堂吗?

你怎么了?伤口那么严重,快拔剑啊!

拔剑?拔个屁的剑……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