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敢拉拉扯扯?妈的,你再不滚,老子动手了!”

凌晨一点,都市街头,依旧灯火通明,KTV、酒吧、电玩城,音乐闪光,宛若白昼。

身边一哥们对着路边的买花女挥着拳头,恶狠狠的骂道。

但我们一行,却没一个人伸手去拦,冷冷旁观,甚至略感快意,因为那个买花的女子确实更过分,哪有强买强卖,不买就死缠耍赖的做生意?

偏偏……我转身看了看刚才被卖花女缠着,一脸尴尬,但却已经掏出钱包准备破财的果果,他还就吃这一套。

最终我们硬是拦住没让他买:“你现在买花有什么用,我们一行五人都是校友同学,又没男女朋友,送也没处送,扔了多可惜。”

然后我们拉着果果快步离开,身后还传来卖花女难听的骂声。

“果果啊,这种情况绝对不能纵容施舍,要不然她还得意了。”刚才那哥们语重心长的说。

“是啊,我看到乞讨的除了卖艺一律不给钱,有手有脚干嘛这样去恶心人。”一个女生接到。

我摇摇头:“这个倒也算不是施舍,只是那人卖花的手段太过低劣了吧。”

说到这,又想起刚刚果果说不要,同伴也一一推辞时,那卖花女死缠烂打,还大放粗口,最后甚至一手挽住果果的胳膊,那动作,着实轻浮无礼,是我,都忍不住皱眉,也难怪同行的哥们看到会生气想打人了。

果果却一副尴尬又老好人的模样,他微微一笑,说:“像以前,这种情况,我遇见了,给她买一束花便是,何必较真?”

然后众人又开始反对。

不过,我理解果果的逻辑,没办法,他就是那样一个伟大又幸运的傻瓜。

我们是高中同学,果果在高中时并不显眼,戴着个眼镜,高高瘦瘦,也安安静静,在学霸云集之地,黯淡无光,甚至从重点班惨被刷落,高考也没什么惊天逆袭。

按道理来说,这世界多的是如此芸芸众生,不值一提,可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人生啊,就如同一场游戏,我们总以为自己看清了时局,但偏偏中途杀出一堆意外,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却又酣畅淋漓。

后来果果通过自荐去了清华,一跃成为校级榜单前几的传说,浩浩汤汤连续几年带着成批优秀校友回访母校,之后又留学于英国,我等一念今昔顿生感慨,倘若有朝一日为我高中母校编写近代校友传奇,想必这厮也必有其名。

他的幸运在于视野、在于家庭条件,在我们看来,就位于社会上层,海外留学,一年好几十万开销,很多我需要斤斤计较的事,在他那儿压根无需犹豫,打个的,买个单反,住个豪华酒店,又或者随手给路边乞讨者几十块施舍。

而果果的伟大在于,这样的环境下并没有让他骄傲和腐朽,他依旧待人和睦,谦逊低调,而且异常的有责任感。

我至今都很佩服的是:他连续三年组织校友回访母校做得是那么用心,每一次,除了联系校方领导、团委、还忙前忙后,甚至提前一年就和演讲者约好,订酒店,接待,饭局,他也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还将演讲内容为学弟学妹们编书,为每一场回访安排设计海报,甚至精细到制作的门票是否精致……每一年回访,他都要自掏腰包几万元,这对于一个大学本科生来说,实属难得。

至于说他傻……方方面面吧。

在我们落脚的宾馆房间里,那个刚才骂卖花女的哥们对着果果说:“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你这条件,还是单身?像我都换八个女朋友了。”

我一方面惊讶于所谓“八个女朋友”,另一方面却又苦笑摇头,单身的又不止果果一个,结果人家扫都不扫我这一眼,人和人的差距真是沟壑一般深沉。

果果淡淡的回答一句:“单身挺好的呀。”

“嗯嗯。”我连连点头。

“那你是没有体会过爱情的美好,告诉你们,不要等女孩主动。”那哥们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说,“以我多年经验来看,无论是怎样的女生,都不太能经得起被人长久关心,多用心一点,主动一点,脱单很容易的。”

“可是,脱单有什么好的?”果果一句话把他的话匣子掐断了。

我哈哈大笑,继续嗯嗯几声,重重点头。

说实话,光我所见,果果身边高质量的女生就多到数不过来,他像个电灯泡一样,周围总能聚集一堆飞蛾,且不说算不算扑火,但总归蔚为壮观。

他业余摄影,常常晒的照片,都是各种女生,中外皆有,每到一座城市,都有交心的异性朋友陪伴,游乐园呀,外拍呀,咖啡店呀,偏偏还都挺漂亮,印象尤其深刻的是他去英国后,某天发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站在两好看姑娘中间,笑颜如花,配字是:请叫我中日韩文化交流大使……

瞧这小子。

我曾问他:“果果,你以后不会找个外国女孩吧?”

他很果断的回答:坚决不会。

“为什么?”

“因为……喜欢中国的女孩。”

好巧,其实,我也喜欢中国的女孩,我俩都没说出口的,或许还有潜台词,因为,喜欢中国。

我们或许都曾把爱国当做笑言,但后来,看得越多,去的地方越多,就越喜欢自己的祖国,说来或许好笑,我在台湾的时候,若看到国旗,都异常亲切,看到负面新闻,内心不快,而看到祖国的奖项和光荣,又热泪盈眶。

走在街头,果果说起去年习大大访英时,一路上五星红旗,无数华人问候呐喊。

他说:“我保证,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另外一个国家,能在海外得到那么大声势浩大的同胞呐喊!”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那抹无形的骄傲。

这时,擦肩而过的建筑工地上,还贴着中国梦的宣传海报,天空有点灰,但我们都在笑。

果果有过一段未开始就结束的爱情,他曾为此写下好几万字近似小说的东西。

结果,十动然拒。

这世界上某些事情,任你是全球top名校金融专业也无法算清,为什么自己几年等待,各种关心,还比不上某些人一个月不到的相识。

我才意识到,有的东西,丑小鸭得不到,可天鹅,也未必能得到。

人的感觉这种东西,近乎玄学。

他后来说了句很平实的话:“还是将心思放在学习和事业吧!”

说得真好。

我们都曾在高中时以为丑小鸭总会变成美丽的天鹅,只可惜,那时每只鸭子都觉得自己才是天命之子。

同样的环境里,一致的刷题考试为分而拼,成绩顶尖者,他们才是老师掌上明珠,是同学眼中惊羡之人,那时大家都是盲目的,即便自以为是如我,也仅仅只在维持成绩之余写写东西看看课外书罢。

清一色的校服,规律的作息安排,作业布置,这些东西让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被校园无限的缩小,我们近乎忘记了外界,所谓金钱、机遇、所谓名利、强弱、社会地位……

后来,你才发现没想像中公平,有的人天生就是天鹅,完全就是混在鸭群中等待高飞的那一天来给诸位啪啪啪打脸,衬托你的卑微。

果果或许就是这样一只天鹅。

可你看到了,天鹅也没有那么神秘,只不过生活的环境不同,看到的东西,养成的习惯略有差异罢了,我们的感觉,和情绪却是共通的。

比如说果果上次外拍的漂亮模特,这次回来,他才恍然发现那姑娘居然已被上次带去见面的某同学虏获,然后和我们一致叹息,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笑骂某人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曾感慨人生是一个既定的圈,自己的太小,于是不甘心,觉得别人的圈大,更精彩,于是总想着挣扎跳出,可当圈越来越大,圆周面临的未知也就越来越多,反而越觉自己无知,而变谦卑。

其实那些圈大的天鹅们也是。

纷纷扰扰,平淡琐事,呼呼哈哈,原来大家都有。

时间的深海,别想预测下一秒,谁都曾有卑微年少,却都想不到有什么等待你于命运转角。

你有你的闪光华丽,我有我的缱绻骄傲。

天鹅和丑小鸭本来就都挺好。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