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周几已经不重要,全校的学生都陷入了期末的癫狂状态,早上八点半去图书馆居然发现几乎没有空位,从早到晚灯火通明,座无虚席,每个人脚步匆匆,好友动态里开始转发起考试必过的图。

 

    这倒是和我没关系,我们考试周结束两个礼拜了,只是……

 

眼前这课程设计或许比考试还让人头疼,完全看不到进度和希望,二十几页数据和报告要计算要填写,又时不时要查表要上下索引,越是钻进里头,越是感受到一份深入骨髓的枯燥和无力,像极了被罚搬石头上山的弗弗西斯,很多地方不明白,于是计算出来的数据总让自己内心怀疑,是不是花费时间做了无用功。

 

或许本身就没有意义。

 

每次走出图书馆大门,都有种越狱成功,看到青天白云的快感,这……很不妙,意味着自己从内心开始排斥图书馆,而不像从前某个阶段,听到闭馆音乐都会觉得惋惜,想要多留。

 

是教条和刻板,让主动变得消沉。

 

我甚至会想,若自己在备考,也许还轻松一些,至少有个盼头,学一个知识点,刷一类习题,最终还有个正确与否,能够及时反馈,知道自己的分数又拔高一节,可现在做的这个东西,每个人数据都不一样,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算对了还是错了,然而一旦错了,就是一连串接下来所有数据几乎都会错,这样一想,就感到心累。

 

以前,心里难受,我会去操场跑步,去翻跟斗,去坐在最高的单杠上吹风,现在很少那么做了。

 

长大似乎挺沉重的。

 

曾以为的自由,还是会被圈困住,没有过了哪个坎,就能一马平川,如登极乐。

 

比如说,两周前期末考结束的那个下午,我就以为,轻松日子要来了。

 

结果……来了你个大头鬼。

 

现在我又开始期盼放假、过年,可实际上,真放假了,又要开始忙寒假在家乡做公益和演讲的事,并不会真的闲下来。

 

但还是很期待啊。

 

忙和忙是有区别的,为自己选择的事去忙,感觉心里会很暖,还能和一些志同道合的老友再会,风风火火,会很开心。

 

你们应该也会有想和我再会吧,笑。

 

最近几天都是阴天,骑自行车要戴手套,不然手能被冻到没发紫,某次没戴手套,然后我将双手插进口袋取暖,松把骑车,结果被保安大叔抓到,他批评说:同学你知道这样多危险啊,要是摔了,你爸妈多心疼啊,即便没撞到人,你压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啊,报,姓名?学号?

 

我:……

 

今天,又一把伞的快递到了,上一把伞还是两周前才买的,又不见了……这个学期已经丢了三把伞,真心疼,尤其上次那把,记得前几天还在边走边拿着伞把甩来甩去的玩儿,一会儿当拐杖,一会儿当武器戳戳身边的同学,结果,隔几天翻箱倒柜就是想不起来它去哪了。

 

它会想我的吧。

 

或许。

 

会吧……

 

今天早上起来,就有人在空间留言,那两句话很简单但就是在发光,看的暖暖的,谢谢你啦。

 

公众号更新了几篇日记,然后看到有回复说:小超,你不需要推销自己呀,因为你是小超啊,特立独行的小超,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的光荣、他们的生活和你何干……

 

其实,你说的,是对呀,可我活着,也是在用心跑呢。

 

说到底,毕竟,我也是个普通人,虽然可以轻描淡写,以自己的个性专注于单机模式的热爱,但也会有好胜心,会有不甘心,会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所以,下次不要这样安慰我了哦,要是被我当真,然后固步自封就可惜了,人嘛,总该是要有一点点前进的欲望,要不然,那和树懒有什么区别。

 

虽然说……

 

或许自己确实最近挺像树懒的。

喏-----我-----已-----经-----懒-----到-----不-----想-----写-----啦------那-----今-----天-----就-----先-----到-----这-----里-----

 

拜-----

 

拜-----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