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996=21

终于如愿以偿了吧你?

小时候总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有钱了,可以买好多好多冰棍,买喜欢的漫画书,买好吃的辣条,周末也不会再被关在房间里写家庭作业,玩个电脑游戏还胆战心惊怕爸妈忽然开门。

中学时自己写作,总有种脱离现实的虚幻感,明明没走多远,明明活过的日子不长,但就是喜欢写落叶纷纷,夕阳如血,迎风而立,追忆往昔,不但矫情热血,还用过某些如今一想起来就满头冒汗的尴尬笔名。

如今长大了,连青春痘都没了,儿时玩伴一个不留,农村老家,杂草丛生,山后青冢,县城街道,足迹模糊,人又背井离乡在外求学,周遭环境真叫一个沧海桑田,真到这时候,却又很少带着惆怅去写回忆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激动喜悦,不会上蹿下跳的说:哈,我的苦日子终于熬过头了!

很淡,越活越淡,像一杯糖水,开始很甜,结果喝一点,就掺一点水,越到后头,喜怒哀乐的感官,都没知觉了。

以前写作,像是把自己沉入深海,满世界的寂静,只有笔下不断发着光流着泪,让人迷醉到忘乎所有,即使矫情,却又是真真切切的投入与单纯。现在写作,常常如一记录历史的史官,冷冷的,例行公事一般,偶有温度,却自身也很难沉入。

其他的事也类似。

总感觉自己好多事没做,就没了青春,记下过身边一些人的色彩丰富个性张扬,可我的颜色却越来越淡了。

虽然不喜欢浓墨重彩,但我却又是一个追求极致的理想主义者,这可怜的精神洁癖,让我舍本逐末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追求止于至善。

所以我自然不会甘心白开水一样不温不火,又按部就班的闲散人生。

可保持对生活之敏锐以及思想之傲然独立,谈何容易。

从上一次看书看到某处而激动拍案叫绝,至今都好久了吧,每天看的事物多了,已经习惯这世界光怪陆离的变,闪光灯一样晃眼,再能让自己铭刻的东西就少了。

以前看个笑话,都能捂着肚子笑到满地打滚,笑岔气,到现在呢,不说大家也能猜到,少有儿时因为一点小事就敞开了怀的大笑,人是变得幽默风趣了,能让一部分人相见恨晚了,可是……感觉却没以前开心。

小时候总拿绝交这事和玩伴互怼,不出来玩,就绝交,哼,不借我漫画书看,结交,你欺负我,绝交!现在,能说出绝交的人,那该是多可爱的朋友,这看似冷漠的话语背后,却藏着多少俏皮,和真挚的威胁,以及在乎。

可终究,彻夜相谈的人也联系少了,在孔明灯上写下永远是朋友的人,也近几年没多少联络,分别时流泪相拥的人,即便到了同一座城市,也不遇见。

我曾对人说:你以为你的心有多大,可以装下整个世界?多替自己想,不要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倾尽所有。

可后来,又看到«我亲爱的甜橙树》中那个孩子说的一句话:人的心,足够大,可以装下所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顿时觉得自己变了,以前的自己,应该是说出后一句话的人吧,因为喜欢这个世界,所以我的心也可以装下这个世界啊,如此理想主义的浪漫独白,怎么?不是我的台词吗。

可事实就是事实。

毕竟21岁了。

我对某个人,某件事的在乎程度,或许没变,但我在乎的人,在乎的事,看到的都更多也更大了,所以曾经占我生命百分之五六十的东西,如今没准只剩百分之一,我也想很纯粹的说,自己一如既往,虽然我也不愿意承认,但确实是分心了,有些事和人,现在几乎都不再想起了。

别怪我啊……

而且越是经历和习惯,就把很多事看得风轻云淡,很难再起波澜。

有些事,若发生在以前,甚至会兴奋得思前想后睡不着觉,一个人在操场开心地翻几个跟斗,有些事,若放在以前,就是五雷轰顶,山崩地裂,世界末日……可发生在如今呢,只换来自己一句淡淡的哦。

高中我在日记里写:伟大的人总伟大的行云流水风轻云淡波澜不惊,平庸的人都平庸的行色匆匆手忙脚乱措手不及。

现在只觉索然,若所向往之轻盈自由,是无感觉的淡然,那有什么意思。

之前看八月长安的某小说,里头有个女生,日记里全都只写了一个人,其他人都一笔盖过,因为她喜欢他,喜欢了好多年。我觉得好笑,自己的日记里也全只写了一个人,其他人都一笔盖过,若按这逻辑,那我绝对是自恋。

或者是……自私。

沿途遇到过多少可爱的人,很幸运,但自己又多执拗,最后依旧孤身一人。

这一路,总像是一幕舞台,自己设下的局,没有配角多少戏码,前方路上,各种刀山火海,却还总自以为是能一个人打通关。

你傻不傻?

唉,不管怎样。

天不蓝,但白云总在那里
夜很黑,可星辰不会熄灭
略卑微,但路发光在脚底

祝你通关,2017
my hero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