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手机响了,陌生的号码,我犹豫了一下,应该不会又是推销吧,但毕竟来电显示是在家乡那,还是接一下好了,拿起手机,走出宿舍,接通电话:喂,你好。

电话里的女声:你知道我是谁吧?

我:……

她:你现在有十分钟时间吗?

我:你是哪位?

她:你答应给我十分钟时间听我说,我就告诉你。

我:……

今天是给自己的休息日,懒虫放假,可以闲闲的,而不抱有心理负担,像很久前,做完家庭作业,打开门,就屁颠屁颠跑下楼,去找小伙伴们玩时那样自在。

所以,其实我本不想和外界交流,刚才还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趴在桌上,半闭着眼,依次听一首首小提琴曲,想从中找到,特好听的,然后学会用口琴演奏。

陌生的电话最近倒是接过不少,都是,先生您好,这里是某某销售中心,请问您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吗……卖保险的,甚至是卖房的,每次,忽然打来,都吓得我是一惊,小心翼翼接通后,听到对方的话,心里就生气,这也来打扰我?你明显找错目标人群了啊!那时候就想,如果哪个销售打电话来,给我讲笑话听,没准我还能听下去。可每次都套路无聊,简直不能忍。

这次,对方的套路倒是奇怪。假如只是十分钟的话……

站在走廊栏杆边,晚上的天,黑色中透着白光,大城市的光污染倒是挺美,只可惜看不到几颗星星,四下无人,心也安静下来。

沉默片刻后,我叹了口气:你说。

一分钟后,我才知道,原来是某个经常在我文章下评论点赞的学妹,她说自己不被身边的人理解,想起了曾经我写的某段话,于是很想打电话给我听听我的看法。

虽然没见过面,但她还真是大大咧咧的自来熟啊,我一开始发愣,还没从独处的状态中跳出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边听着听着,我开始回答,这时,那个随性松散的自己就不见了,另外一个人在我身上睁开了眼。

我早该发现,虽然自己平时,在重复生活里,很多平庸至极,但有时,小超神是真的存在的。

它出现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在发光,此刻,也将是载入故事的情节。

我没想到,自己写过的一些已经忘掉了的字,有人帮我记得,也从不敢奢望,当我明明白白告诉对方,其实,自己也挺多卑微的,她会反驳,说不,对她来说,我是活着的路飞,是信仰。

有点惭愧,想把自己拧成橡胶绳,钻进洞里。

不过,好在,所有评价,都是因为以前自己做的事、以前的文、以前的思考,和现在没毛线关系,当她是在夸其他人,就不会脸红了吧,毕竟上午的控制系统课,还坐在窗边看小说来着,如今努力二字,实在不敢当……

可这样,让我记起了某些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感觉很幸运,这突如其来的电话,倒像是被安排过来提醒我的,信使。

附:某段我忘记自己写过的话:

我当初也这样,渴望听到所有人对自己的看法,渴望得到表扬称赞,害怕被误解害怕被人讨厌,所以也有愚蠢勉强和虚荣。我当时得到的评论是完全单方面压倒性的夸奖称赞,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然而真的会没有人讨厌我吗?然而自己的方方面面真的能让所有人满意吗?想多了吧!所有空闲时间都待在图书馆,室友们不会觉得我不合群吗?空间里发的那些说说和文字也会有一部分人觉得矫情做作而且很烦吧?那我难道就不能这样做了吗?众人都讨厌鹤立鸡群,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除非你真的比他们高太多以至于他们只能仰望,否则就必定有闲言碎语,所以,你决不能以为他们说的就是真相,然后变得曲意逢迎讨人欢喜。高调者能成长的更快,风口浪尖悲欢交错才是可爱的生活,你可以注意为人谦逊,但不要改变优秀的处事风格,可以和朋友谈心说地,听他人所言改变,但别因此敷衍自己,孤独和热闹,一切随你,这就是我想说的。之所以写这个,是因为一学妹询问搜集了近万字别人对她的看法。真是很有心的人,很多人估计从来就没有心血来潮想做什么就动手去做的勇气吧。而这条路跌跌撞撞迟早会走远,真好。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