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小学时,看过一部电视剧,叫《快乐星球》,和我同龄的人应该都有印象。

我当时最羡慕的,竟然不是丁凯乐能奇迹般去往快乐星球,不是他能从多面体那拿到各种堪比哆啦A梦的神奇道具,也不是他和小伙伴们快乐像神仙。

而是——

他房间里有电脑!

天,他有自己的房间,房间里还有电脑!!你知道在当时,也就是0506年的时候,对于生活在一个三线破旧小县城里,家庭不富裕的小学生眼中,这意味着什么吗?简直就是人生赢家,赤裸裸的,天堂,好吗!?

我那时看到电视里,每天晚上,乐乐等爸妈睡着后,悄悄起身,打开电脑,在博客上写日记,那眼红啊,现在简直没法形容,小小的心里,一幻想,假如自己有一天,房间里有电脑,想睡就睡,想玩就玩,那该多好。

毕竟在那个除了学习就一心向着玩耍的年纪里,电脑这东西,真的可以给孩子飞天般的新奇和惊艳啊,那时能碰到电脑的小孩,就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能量爆棚,简直屌炸天。

玩扫雷和蜘蛛纸牌都可以玩一整个下午乐此不彼。

琢磨个画图软件,拖来拖去,编导故事,自言自语着在屏幕上玩过家家。

金山打字那个软件里,警察抓小偷,有的人硬是可以开出小车来,嘟嘟嘟,惊若天人。

可以求着邻居好久,只为玩一个小时电脑,打打红色警戒、帝国时代。

上电脑课,带个64MB的U盘,插上,在一众小伙伴的惊羡声中,在windows98的安全模式上,偷偷运行flash小游戏。

家里有电脑玩伴,找人玩,那只要一个电脑,随叫随到,即便最后一堆人只能像哈巴狗一样垂涎三尺,站在他身后,看他玩冒险岛、跑跑卡丁车,但仍旧每个人面带红光,大过干瘾。

嗨,你看,那真是个电脑是整个世界的快乐,拥有便是晴天的时代。

在那时,别说让我敲键盘写日记,即便让我跪键盘,只要第二天能玩电脑,我肯定都要幸福得边跪边兴奋得摇尾巴,还要在心中憧憬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跪。

可现在不过短短十年,电脑这玩意儿,就一点都不稀罕了啊。

我现在在大学宿舍,一盏昏黄的小台灯,对着电脑,敲打日记,一点兴奋劲都没有了。

宿舍每个人桌上都有电脑,有人除了笔记本电脑,还平板电脑,经常性是所有屏幕都亮着。

他们翘着二郎腿,左手拿着平板,右手握着鼠标,一会儿看前边,一会儿看手上。在宿舍的百分之八十的时间,目光在屏幕上扫来扫去,却一个个都表情冷淡,像是冰冻出来的冷漠脸,给人一种生无可恋的麻木感。

游戏越做越大,以前一个几百兆的单机游戏,像红警、帝国、war3、星际,我们都觉得哇,好厉害,如今动不动几个G,几十G大小的游戏,画质也好,种类千变万化,重力控制的,手柄的,VR的,科技也不断更近,看得人眼花缭乱。

好像都没有多少人,出于兴趣而去摆弄电脑了,电脑成了电视一样普遍的玩意儿,我大多数同学们,只会处理点文档,看看视频,刷刷网页、玩玩游戏。

可像当初,我那个时候,电脑实在难得,真恨不得从头到尾捣腾个遍,随便一个软件都要琢磨半天样样玩到。所以那时,我在爸爸办公室接触电脑,玩遍了很多软件,还是小学就玩Flash,五年级就帮班里做了个网站,还申请了个二级域名,后来还做电子杂志,玩得不亦乐乎,被人叫做电脑高手。

时代不一样了呢,我记得当时,网上还有很多闪客,各种优秀的短篇自制动画,火柴人,小破孩,又帅又萌,还很有趣的剧情,今天网上原创的几乎都是视频剪辑、脱口秀、或直播……

也不是说今天不好,但总感觉什么东西变了味,或者只是自己长大了缘故?

那些老旧的,正方体的笨重玩意儿,今天已经要成古董了吧,好久不曾看到过了,现在都是液晶屏,越来越宽,越来越薄。

以前在4399、7K7K玩小游戏,也可以兴奋得不得了,什么狂扁小朋友啦,什么拳皇wing啦,死神大战火影啦,各种马里奥啦,魔塔啦,现在想起来,还会嘴角上扬。

那时开心网还很火,偷菜游戏盛行一时,恨不得睡到一半起来收菜,种牧草养牛羊,可以卖个好几百万,然后买房,挑选家具,简直是人生赢家的做派。

那时还没有微信,人手一qq,以太阳为骄傲,和陌生人网聊,也发些傻不拉几的gif动图,这个倒和今天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当时,真的会很当真啊,同学录留个qq号,真就以为是一辈子的朋友了。

那时我们还养qq宠物,为宝宝操碎了心,又想要它赚钱养自己,又怕它生病,想给它吃好吃的,又没钱买,想要他好好读书,却交不起学费,它一不小心就死了,我们还要伤心半天,想方设法弄还魂丹救活过来,而今天,有q宠的人却在问,谁来告诉我怎么弄死它?

qq空间那时简直一片非主流,闪光的文字,各种特效,漆黑一片的背景,我们小学生还喜欢qq秀,居然还花钱,只想要自己qq秀漂亮些,还有各种钻,意味着土豪。

好啦,回到现实,如今我们长大了,倒不在乎电脑了,可是,要说自己真的在乎什么,却也说不出来了。

说钱吧,好像很俗,也不全是这回事。

说名吧,好像有点,但也不是这回事。

说做人要活得开心吧,可连打游戏都成了无聊消遣,很少有以前那种开心。

这么一想,在当初那个电脑很珍惜的时代,我们其实更幸福。

想起了《春天里》的一段歌词,作为这篇文章的尾声回响吧: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 在桥下 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2016年11月29日
南京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