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风各位伙伴

今天是本学期第十次文学沙龙,十一个到场,虽然玩得很开心,但结束后,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在食堂吃夜宵时,有社员吐槽,说我们社团是不是太水了,那么多人,却很多人压根没存在感,某些小队队员甚至至今还联系不上,甚至都没参加过几次活动,社长你是不是太不称职了,应该要严格点,有所要求,甚至有时该要把人骂哭,这样大家就会上心。

我苦笑:那怎么行,强迫没意思的,我不会这样做。

然后有人说,那挨个找谈话,求他们参加啊,一个社团的活跃度,一个集体的凝聚力,不应该是相处得越多,才会逐渐形成吗。

这时我连笑都挤不出来了,任他们在耳边说,只觉得没劲,什么时候,堂堂的校级文学社,居然要去求社员参加活动?低声下气,倒似是求人帮自己一个大忙。

说实话,这个学期,东南风文学社比上学期活跃得多:文学沙龙的场数多了接近一倍,还拉到了上千的赞助,举行过全校甚至跨校的大型活动,微信公众号也在持续更新,我们的制度和部门规划也推陈出新,一切都处于变革之中,纵然其中诸多困难,但至少在改变。

只是,有多少人真的知道自己所想要的,有多少人是真的喜欢,想要它变好?因为兴趣而热爱,但这对文学的热爱,能将一群性格迥异的人,拉到一起,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才最好?你倒是告诉我啊。

我们不是服务类和事务类社团,在东南风,无论学长学姐还是学弟学妹,都是平等的,志趣相投只盼交心,没有泾渭分明的上下级尊卑,也没各种烦人例会,仅仅是给大家提供交流的沙龙,举办一些相关的兴趣活动,提供各种征文赛事和机会罢。

但若因为这样,就给你一种水的感觉,那我或许会觉得自己真是错了。

学校有很多水水的社团,一年到头就没见过几次,甚至领导层也几乎不干事,可东南风文学社绝对不是,我是有用心想将它建设成理想模样的。

很多事你们或许没有发觉,甚至发觉了还只觉得是我闲得慌。

招新时的宣传漫画,还有人记得吗?线上问卷和统计数据,有人记得吗?社训的八幅宣传画,有人记得吗?掌阅文学大赛的落地机会,有人记得吗?和南京各所高校的友好互联,有人记得吗?十次文学沙龙,一场不落从未缺席,超过五次的主持,有人记得吗?我期中考试前一晚,召开的第二次全体大会,有人记得吗?小队制度的实行,有人记得吗?……

说这些不是要证明我做了多少事,而是想证明,东南风这个集体,是有人在用心的,它值得。

之前发群里的那个音频,我去年在台湾时录给东南风的新社员的话,有几个人听了?

里边有那么一段话:

“东南风文学社是一个怎样的集体呢?文艺多才?喜剧热闹?松散随意还是理想满怀?不,你们是什么样子,它就是什么样子啊!你积极振奋,它就朝气蓬勃,你懒惰随意,它就萎靡不振,你闪亮优秀,它就流光溢彩,你腐朽沉沦,它就一文不值。你以为东南风是什么?”

如今看来,依旧深刻,所谓环境,从来都是由你决定它的价值,我们如今虽然在一所985大学,但那又如何,你腐朽沉沦,四年后它给你的,除了学历外,也一文不值。

其实我觉得有点难过,以文学之名汇聚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畏葸不前的,很不可思议,在我看来,文学二字,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力量,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多青春洋溢思潮翻涌?对事物、待人处事、或者时事和文学,未来和理想,难道真的没有多想一番?怎么总有人像是要人推着才能向前动一动的木偶。这和当初历史中,所谓五四青年相比,该是何其没落?

我不说每个人都要懂阳春白雪,能一起吟诗作对,但真的,东南风的各位,别让自己泯然众人啊。

两年前我来到东南风的第一感觉你知道是什么吗?人才!真的,在这里遇到了形形色色有个性有思想的人,像上上任的组织部部长,很有意思唱歌好听也有风度,之前的编辑部部长李嘉文,极其有古时诗人之个性,还作的一手好词。再之前有个紫岳学长,很优秀,思考又深刻,给我不少影响,他雅思高分如今已出国留学……

我不知道,如今的你们,在东南风有没有遇到这样一些人;

爱文学的人,或多或少有自己的个性,可有的人,却真的,只是来转一圈,连脸熟都没混好,就消失不见,你知道有多可惜?

我不是神,能一瞬间改变所有,让一切焕然一新,但我知道,有些事情去做了,纵然一时看不到结果,但假以时日总会有所改变。

我曾在空间发过一些关于社团的文字,但并没有发群里,因为觉得,有些事需要大家自己去认识,可是如今,我发现人们一叶障目,或许永远注意不到另外的可能。

若不说,这个学期结束,或许就会有不少人失望的离去吧,其实,不是东南风水,是你把自己的东南风水掉了。

你不知道,准备一个文学沙龙,要将一个主题研究透彻,查阅多少资料,看多少书,听多少相关的音乐,去知乎看多少问题,从中收获多少;你不知道,策划一场活动,需要提前多久安排周到,分配工作又有多揪心,各种项目申请流程,社团事项的繁琐;你不知道,小队制度背后,藏了多少希望,人与人的交流信任,那相互支持的力量;你不知道,讨论中能言善辩的人,背后都有无数历练的影子,积极者总有所获;你不知道,投入进去有多好玩,幽默和无趣只有一线之差。……你不投入,你还有很多不知道,或许,你根本也不想知道吧。

我不可能去求你们去参加什么活动,文学本傲骨,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难道真是说着好听的?

或许文学很大程度是私人的事情,看书、写作,也是我一直坚持默默做的,但是我们既然聚在了一块,若不常谈谈,未免辜负了这缘分吧。

社团荣辱和声名倒是次要,我更希望,东南风能孕育出纯粹知心的幸福。

仅此而已,也如此罢了。

很多事我无力做到,一直以来,都和大家以朋友相称,也没端过社长架子,以至于没多少威信,大家不怕也不敬,平日嘻嘻哈哈久了,认真办事时,就总有人不当一回事,甚至很严肃的场合时,也有乱七八糟的打岔玩笑,各种懈怠,一个重要通知,回应寥寥。

兴趣性和事务性二者的矛盾,是文学社一直都存在的问题。

但我觉得,只要人和,这些又都算不上问题,所以写下这些,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个学期要结束了,愿东南风更好,你我一样。

2016年11月26日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