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名为Dreams的日记本,只写了十几页,却留了几百页空白。

我有一个很厚很厚的素描本,却只画了几页。

我去台湾有画过绘本,很精致,但画几幅画就停了。

我书桌上有一卷彩铅,买来,却几乎没用过。

我借过很多书,某些直到逾期归还的时候,还没看多少。

我自学Xmind,熟练各种快捷键,却只认真用它做过几篇读书笔记。

我曾为钻研一类软件,下载了所有相关软件,逐个分析,扫荡各种攻略,今天却都不怎么看。

我曾手绘思维导图,在网上还写过经验分享,七八千人读,上百评论赞赏,但现在几乎荒废。

我做电脑设计,参加过国家级赛事,曾是兴趣,如今功利,获奖后,就再不琢磨。

我想要自学一门小语种,但考试完后,如今连英语都懒得学,更别提其他。

我的Kindle里存了很多好书,两三个G,如今甚至有种错觉,一辈子也许都看不完。

我曾在高中保持一年上百本课外书的阅读量,但如今大三,连图书馆都少去了。

我曾每节课都做前排中央,笔记本打开笔尖跳动,但如今,有点厌学,甚至敷衍。

我一个月写过十六万字小说,但最后,却摇头将它藏着,从未给其他人看过。

我曾写文投稿,一篇文章三十到七十元,也拿了六百稿酬,如今已好久没投。

我时不时有诸多灵感,各种想法,像烟花一样绽放,但及时收集下来的,却很少。

我曾在最冷的冬天,每晚都给自己录下十分钟的说话,留给未来,如今,连电台都很少更新。

我曾废寝忘食的构建一个公众号,按钮设计,排版,目录,框架回复,如今,后台都很少登。

我想写很多话题,系列小说,想写故事,写干货,可很多承诺直到今天还没兑现。

我曾为自己写作,再忙也不停,现在,有点像为别人写,即便很闲,有时都不愿动笔。

我曾自学口琴,每天近三小时,连续半年,如今瓶颈,不会深奥技巧,只知熟能生巧。

我曾打电话和朋友讨论小说构想,兴奋得手舞足蹈,可两年了,还只草草写了几章,不见下文。

我曾以为每个阶段,都自然而然会有人如影随形,后来,兴奋得想向全世界呐喊时,身边都没人在。

我曾以为未来也能如此,玩耍追赶谈笑欢快,后来,才发现有些日子真是过了就不再。

我曾在某个感恩节,傻傻的给许多人,送上了感谢和祝福的音频,如今想起来却会觉得难为情。

我曾认真写过那么多信,打过电话,如今,即便和远方最要好的朋友,也很少聊起。

我曾嬉笑着说过很多再见,后来,好多人再也不见。

我曾立志要将一个社团焕然一新,可如今成为社长那么久了,各种举措,各种变革,却又常常力不从心。

我曾想掌握所有技巧,读心理学,看时间管理,学技术,后来却发现技巧再多,心死了,就什么都不想做。

我曾以为一个人也可以是个偌大的世界,独来独往,执着孤傲,后来回头,看到他们笑得更开心。

我曾以为自己是世界之王,自以为是,特立独行,而今,却只觉得平凡如蚁,人海茫茫。

我曾大大咧咧笑,如今笑久了,却忘了如何才能哭。

我小时候怕天黑,夕阳如血,如今我怕天亮,睡眼如刀。

我有诸多骄傲,也有不少悲壮。

人生的河,弯弯绕绕。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像风一样,轻盈穿越时空,高歌高唱。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