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浑噩噩的,有点儿心疲力竭,昨晚没写日记,坐在书桌前,看了好几个小时的金庸,躺在床上,还在看,再之前,在看口琴教程,练琴,一点点,一点点的,练。上次作业没交,老师点到了,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下次补上便是呗,可,现在,为什么还不补,心里为什么,还洋溢着一种,满满当当,得过且过,明日再谈,的侥幸。

今早,手机闹钟响,我掀开被子,爬下床,伸手关掉闹钟,然后,却站在黑暗中,恍惚犹豫,好困,想滚回去继续睡,可是这样,一点都不像自己了啊,想要 就此苏醒,振作,却没动力,浑身懒洋洋的,像是中了毒,被人点了穴,走上一步都很难。

这只是,普普通通,十一月阴沉的一个清晨,窗外没阳光,灰色的天,在对面的楼上,像雾一样飘,温度不高,有点凉,我穿一件睡衣,呆呆的,一个人,站在宿舍中央,像傻子,也像冰雕。

很安静,他们都在睡,偶尔有翻身的悉悉索索,却再无其他声音。

我怔了多久呢,也许一分钟,也许几十秒,可为什么感到那么漫长,苏醒时,像冰封解冻,一种茫然的空白,肆意弥漫,填满了我本就不大的心,掀开桌帘,打开电脑,习惯性的登qq,习惯性的依次打开一个个网页,用习惯,来麻痹自己。

几个投稿通过,也有两个失败,空间里好友动态,双十一快来了,美国总统选好了,情侣虐狗了,各种促销手段,各种脱单活动……

让世界的光怪陆离,纷纷扰扰或流光溢彩,告诉自己:你还活着。

可,欺骗自己活着,简单,意识自己活着,难。

总有些时候,没有丁点意识,走在人群里,坐在课桌前,却空空如也,心里什么都没有,手机械式的抬起又放下,拿笔,写写画画,目光呆滞,盯着一行行字,公式,扫过来,扫过去,其实压根没看进去,每天那脚踏板,一圈圈转啊转,车又停在熟悉的地方,去食堂,不假思索,又点了同样的菜,纵然对人说,待人笑,一个影子,总还是孤零零的悠悠荡荡,像程序,也像球滚下坡的惯性。

前不久,有个活动,嗯,三日情侣,一看,诶,感觉会很好玩吧,于是随手,报名。后来,收到电话,诶同学,你好,你是本校学生吗,哪个院系,年级呢,啊大三,哦,之后如果配对成功,会通知的。我懒洋洋、无所谓的说,不成功,那,也没关系。

对方肯定在心里说,切,都大三了,老学长,还来凑这热闹。

是啊,凑个球的热闹,明知道,想来,也不可能遇到,可总想,把好奇,试着玩儿,给自己点,故事。

可,又是何时起,这样了。

后来,我放下手机,继续敲键盘,很快就把刚才那事忘了,转而构思,在文学社,改革制度的事,发现,自己能想能做又好
玩的事,真有好多,孩童心性,制定一个好玩又坚实的制度,像小时候,做一套游戏卡片,那么认真,越想越觉好玩,周密,忽觉自己,天赋,是有的吧。

可惜,只在用心的方面。

另外,刚在好友动态中,一个从未见过的学妹,更新了一篇,游记,长长的,还是连载,开了公众号,热情的,邀人关注;有热情,真好啊,看她对那些评论的回复,字里行间,都像极了,久经海面跌宕,看到陆地,的小船,奋力划桨,又开心招手,呼喊。

这情景,或有些许动人,于是点了个赞。

这一篇算不上日记,只是,一个无聊的,人,在一个清晨,傻想许多,而絮絮叨叨罢了。

鸟,要飞了,别怕风大。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