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有白云,水面有涟漪,苇草在风中轻轻搭着肩,听到野鸭在叫,直升机偶尔盘旋。

没有星星,但月光仍旧皎洁,秋冬之际,微凉。

坐在一个木桥上,和一远道而来的好友聊天,到晚上十点才回。

我如约将你写进了日记里。

在夜里坐僻静之处,肆无忌惮谈天说地,彼此交心,此般日子不知还会有多少。

你说的没错,这场景就是今天的最大亮点。

我们感慨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探讨着独立和自由,戏说感慨爱情,各自信仰着各自的追求,眼里的世界不同,却同样执着或是固执,在某些方面契合足以笑得酣畅淋漓。

单纯也好,复杂也罢,理想也好,现实也罢,我们终将越来越像自己,终于都成独一无二的人。

已经二十多岁了啊,人生也只有五个那么长了。

是啊,真短,一眨眼就死了。

死前,还有些事要做对吧。

我是活在想象里的人,书给我太多的理想,你说现实很难达到。

而我对你感到惊讶,那个故事情节,让我想祝福,却又谈不上。

口琴声在黑夜里慢悠悠的爬,因为寒冷而停顿,带点颤。

肩并肩走了好久,像栓在一块的拉雪橇的麋鹿,身后拉着时光伪装的圣诞老人。

奇妙的,友谊,谢谢你,给我看世界的另一面。

像是玩超级玛丽,我还没吃到第一个蘑菇,你就已经吃了小花,潇洒地吐着火球,钻进岩浆四溅的恶龙巢穴。

你的勇敢和豁然,很亮,但光里有暗,晦涩,深处像藏着把刀。

这样,不好。

无论,你笑得再开朗,再明丽,说得自己考虑,多周全。

我还是,觉得,不好。

但也只是,觉得,罢了,我尊重,朋友的选择。

路千千万,何况人生,过程,自然可曲曲绕绕。

我只知道自己,要或不要。

靠,理想而活,等,命运坠落,现实,不过是,心情影射之幻象。

冥冥中,仍旧坚信,和信仰,主宰自己的世界。

无论是否困难,我的剧情,会比书更精彩。

咱们,可以,等,未来见证。

亲爱的,好朋友。

祝你,平安,快乐,将来,也如愿以偿。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