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只要能堅持下去,口琴(音樂)還能帶給你很多很多不同的樂趣哦。”

这句话,像光一样洒下,是我在这个满课又阴沉下雨的周一,收到的最大惊喜。

因为这句话是某个人对我说的。

这个人叫李让。

在百度百科里,他的介绍是:李让(Jang Li),台湾口琴音乐家,担任茱蒂口琴乐团(Judy's Harmonica Ensemble)半音音阶口琴主奏,于2009年第六届德国世界口琴节中,获得“十孔口琴蓝调/民谣/乡村/摇滚组冠军”与“半音音阶口琴爵士组”双料冠军,为台湾首位于同一年度、夺得世界琴赛双冠的口琴家。现任Judy's口琴乐团(半音阶口琴); 风动琴扬乐集(口琴&乌克丽丽Ukulele);半糖乐团(口琴)。

之前我写的那篇关于学口琴的文字几经辗转,居然被他看到了,然后得到了这样一句贴心的鼓励。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但却给我一种异常神奇的命运感,只觉得又离奇、又幸运。

不仅仅因为他是货真价实的世界冠军,是站在口琴演奏艺术巅峰的人,更是因为一种名为偶然的奇妙注定。

半年前我刚开始学琴的时候,在网上到处搜罗视频资料,当时看到李让吹奏的《未闻花名片尾曲》,瞬间就被惊艳到:天呐,口琴这小东西,居然,能有如此震撼人心的表现力!于是深深刻在脑海,随后便开始了延绵数月,断断续续练习这首曲目的生涯。

之后对李让越来越了解,他的生平,他的访谈,他的创作,他每一年在亚太口琴节作为评委和嘉宾时众人的围观和赞叹……

他对我而言,在口琴这方面,是偶像,就像传说般的存在。

周六我录的那份视频《口琴--未闻花名片尾曲》中还提到了他,没想到,隔天,这传说就给我送来了鼓励。

真好。

我一路走来,口琴也好,写作也罢,又或是演讲、电台,设计、社团、还有各种尝试,虽然看起来,都是一个人,但实际上,从来都不是,因为,总有人站在身后,给我鼓励。

不止李让这样的大神,更多的,是你们这些读者。

今天又收到一个读者发信息来,说:感觉你好多故事呀,蕴藏了好多好多好多能量。

我是这样回答的:或许吧,纵然也有不少苦恼,但总归在某些路上,渐行渐远了,也谢谢你们的鼓励呀,要不然,兴致也没这么大。

这真是句大实话。

虽然我一直自诩为特立独行,虽然总说虽千万人吾往矣,说自己要不追求瞩目,存在感是虚妄的东西,只要满足自己快乐的活,轻盈的走下去,用心的玩,坚持就很好。

但实际上,诸多苦恼,漫长困倦,偶尔懒惰,遇到挫折,又有松懈。若不是靠着你们那一点一点的鼓励,一个个点赞,一句句评论,或贴心的问候,还有长长的消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依旧走那么远,但我肯定,我不能走得像如今那样自信且痛快。

上次和朋友写邮件,她问我,小超,有粉丝是怎样一种体验?

其实就是,莫名的有自信,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般,感到有动力,偶尔还会有惊喜,在平淡日子里,忽然阳光洒下,暖暖又感动,偶尔幸福且共鸣的一种体验。

有时也会有小骄傲,毕竟,没有谁会欣赏一个天天宅着,日夜交替,麻木重复琐碎生活,而没有半点突破的人。

我总不能天天无所事事,就幻想着有一天,一堆人跑来对我说:“要加油好好睡觉哦,好好玩游戏哦,最欣赏你睡觉的姿势了,你玩游戏好帅,你会成功的!学习不好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那些给我鼓励的人,有的是认同我某个观点,有的是因为喜欢我某篇文章,有的是觉得我很励志能给他启发,有的是欣赏我某些尝试,有的喜欢我一幅简笔漫画,有的喜欢我某天一个电台音频,还有的,只是因为现实中和我认识,给个面子人情。

当然,说不定其中也有人喜欢我。

扑哧,开玩笑啦。

有时觉得,对于作者而言,粉丝是公平的,他们不是什么外貌协会,不看你出身是贫穷还是富裕,只看你的表达,你的思想,你的文笔、才情,以及和他的共鸣。

但这其实,也挺不公平,像我追逐的方面,写作也好、电台也罢、或者口琴,这些都是很方便展示,我写的主题,前行的方向,都有广大受众,并且方便传播,易引发共鸣,而一些人的刻苦坚持,或许因为小众,或许是科研,他们付出说不定比我更多,但却不为人知,初期很难有那种成就感。

如此说来,自己又何其幸运。

虽然实际上也并没多少粉丝,但我知道,会有人因为我,而改变了他眼中世界的模样。

说不定,自己也会是某些人眼中的李让,我的一句话,也能像光一样给人力量。

这真让人感觉幸福。

你要相信,也会有人因为你如今的付出,而成为你身后的力量。

这道理,换做谁一样。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