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又黑了,太阳东升西落,被窝掀起又盖,人走了又回,电脑关了又开,台灯亮了又暗。

周末来了,却又像碰巧和你擦身而过的心仪女生,你刚回头,她就不见,街角空留冷风落叶,乌鸦空中吱呀。

而明天,有要不停跑圈、让人跳远到第二天起床就腹肌痛的体锻课,有老师一脸戏谑讲着满屏天书的微机课,还撞上惨绝人寰、长达四小时的测控实验。

这味同嚼蜡的人生啊,这宛若弗弗西斯推石头的重复日子呀,真是极其需要润色,和一点发着光的盼头。

你说是吧?

昨天早上练琴,心情愉悦,光线恰好,一时兴起,就录像了好几首曲,回来后,自学一视频编辑软件,顺便处理了一下拍的视频,发到网上,没想好评如潮,不禁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回。

有人说,关注了我就像关注了一个订阅号,这么说来,一想,确实有时候有点像这么一回事。

比起其他人吃个饭也要拍照发说说,我通常每天不过日志一则罢,偶尔多发一篇文章,数量也许很少。但实际上说的话,写的字,却是整个空间动态里所有好友中说得最多的,平均下来每天保持四千字的输出,内容一多,自然而然就像披上了订阅号一般的外衣。

不过,这订阅号的预期读者,其实是我自己。

那山山水水,峰回路转,流离骀荡,终究只是我成长的路标,一个一个的,小小的,路标而已。

自己做事喜欢留下痕迹,这些便是,至于其他人看不看到,看到后是开心,受到鼓励,还是感到不满,那就不关我事了。

实际上,如今会点开我日志认真翻阅的人挺少,点赞的人还多一点,太长不看已经成了时代的浮躁代名词,会认真看完还评论的就更少了。

不过我想多少,这些认真看的人,会有所获吧。

有人曾说,要惬意,要洒脱,不要日记,不要计划,不要点点滴滴,该记住的自然不会忘,该忘的又何必费力记,有灵感时写东西,不想做的事就滚一边。

可我却总认为,某些坚持,是必须的,没捷径,更不存在一蹴而就。

上星期那篇给学弟学妹们的文章,本来只是给晚上的分享打的草稿,不经润色,文笔粗糙,却没想到发网上,那么多人有共鸣或喜欢,在简书上被推荐上首页,加入到今日看点,今天,一个12级的研究生在我已经于文章注明自己是14级本科生之后,居然还叫我学长,请教我相关的问题……

这让我着实有点小尴尬,像是,去蹭课玩儿,结果被老师点名提问一样,懵逼。

说实话吧,我的日志这些记叙和故事只能提供参考,无法解决实际问题,只有善于思考的读者举一反三,引发自己行动上的改变,影响习惯,从而决定性格,之后才能折射命运。

很多人不懂这一点,他们会追问,想要我能用只言片语就把他们面对的问题解决。

可我又不是点石成金的天神,也不是阿拉丁神灯,你只要擦一擦点个赞,说句,请满足我的愿望吧,我就可以一个响指,把你送上人生巅峰。

能理解他们的共鸣,因为那篇文章中有鲜明的对比,有反差,有失败有堕落,但同时也有光鲜亮丽,所以人们会寄希望于,既然你可以,那我也行,从而产生一种盲目的快意。

唉,如果只是让人产生快意而无思考,那就是在写鸡汤了。

确实,我是想要有人搭理,渴望万众瞩目,想飘于云端,想用兴趣爱好也赚个把银子,但我不喜欢刻意,标题套路,内容雷同,催人励志,这样的鸡汤,偶尔看还可以,不过自己可懒得写。

有空写这玩意儿讨好几个读者,还不如现在写日记,字字句句讨好自己来得潇洒快活。

《槲寄生》里明菁不说了吗,创作就像跑步,何必站在起跑线,等发令枪,然后蹲下,规规矩矩,在跑道上没命的冲刺?

如果把我的创作比作奔跑,那也该是在绿地、在云端、在风里、在海岸,撒着欢的跑。

如今,拒绝刻意迎合的套路。撒腿就跑,迎风就跑,爱写什么写什么,也不差那一两个关注,一两百稿费,重要的是,此时培养的心性自由,写的酣畅淋漓,这样能力就会顺水推舟的积淀。

至于将来?若要战,便战,那时,我还怕不成?

如同中国的乒乓,那时候,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规则改变都无足轻重。

人总有个盼头,此时,明日,还有很久以后,我呢,也没多少追求,看得不远,有时候呀,庸俗到只想,现在能开开心心,将来能骄傲,说说以前的牛逼。

或许,也曾有矫情的想,或许这些故事,能让未来感动,落下几滴泪。

所以,日常再无聊的剧情,在我的视角里,也要打上闪光灯,因为直播现场,一直在这里。

我就站在舞台中央。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