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网络小说盛行,动辄千万字,各种凌厉刀光剑影,毁天灭地,破了一个宇宙,又钻另一时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穷小子历经磨难,终成不朽,因果报应,坏人偿命,让读者看了好不畅爽,根本停不下来。 可那些小说众场景换了一个又一个,身边坏人走马灯的边死边过,却总少了点东西,叫人爽过就忘。 六十年前,金庸笔下,那江湖之大,人性淋漓,叫人读后宛若隔世的思考,却很少在如今小说中看到了。

最近我劝一个同学读读金庸,他笑,说自己只看中外名著,言词之间,隐隐透着优越感,俨然将武侠归于网络小说,从没接触,却说没兴趣,于是拒于千里之外。

真可惜,你知道,看小说,最让人心动和回味的,永远不会是什么惊世骇俗的剧情,而是一个个宛若真实与你相视的人,而金庸的武侠更是将笔下人物,各种性格绘出淋漓尽致,不读着实可惜。

刚读完《天龙八部》,本书共五卷五十回,共出现人物两百三十余人,各种关系纠葛,有详有略,性格迥异,好中夹坏,坏也有可爱。

各种意想不到的角色和剧情,蠢萌小和尚获绝世武艺成西夏驸马,痴呆书生不会武功却侠义心肠屡屡作死,盖世英雄反被天下视为穷凶极恶,无惧生死的爱恋,延绵八十年的仇与怨,家国天下矛盾道义……

可以谈的实在太多。

乔峰武艺绝伦又侠肝义胆,简直可以称得上金庸笔下第一英雄,那风衣猎猎,纵酒长啸,以一己之力,血战聚贤庄,无惧天下英豪,是何等风姿。

不读《天龙八部》,就很难想象,能有这样一个人,他的每次来到,都仿佛在弹奏命运的史诗,刹那间,天底下再无一事可惧,那种无愧于心所向披靡的酣畅淋漓和走投无路却置死地而后生之快意,男生看了无不热血沸腾,女生见了难免心生爱恋。

段誉痴情,做事不禁大脑,像个傻子,他那单纯的正义感让人好笑又感动,明明身无武功,却从小说开篇就一直在多管闲事,明明自身难保,还要救人,那些恶徒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他偏要去讲道理,唉,若不是运气好,这种人有几条命都不够死吧。

运气好的还有虚竹吧,一个懵懵懂懂小和尚,误破玲珑棋局,被传惊天武艺,接手灵鹫宫,转身就成盖世英雄,还或西夏公主垂青,成就驸马。

他俩真是太像了,性格像,感情也像,谈论诗词佛理也志同道合,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们都机缘巧合获得了惊天武艺,但却都不太在乎,段誉为了逃避学武而离家出走,虚竹获得武功后反而痛哭流涕觉得对不起少林。

而反观当今武侠玄幻,各种寻宝升级变强,追逐得那叫一个火热,主角几乎也是不断为变强而变强,各种恩怨仇杀,心机计算,哪有金庸笔下这些人物诸多可爱。

除了主角,其他配角精彩之处也不在少数。

其中我尤其喜欢南海鳄神岳老三,他虽是四大恶人之一,杀人无数,但却生性单纯,讲话算话,而且异常的好玩,只要有他出场,气氛就很奇妙的让人莞尔。

他想收段誉为徒时他说:

你快跪在地下,苦苦求我收你为徒,我假装不肯,你便求之再三,大磕其头,我才假装勉强答允,其实心中却十分欢喜。这是我南海派的规矩,以后你收徒儿,也该这样,不可忘了。

哈哈,简直有趣!后来他被迫拜段誉为师这实乃一绝妙之笔,一代傻恶人拜调皮小书生为师,后边情节诸多乐趣也诸多感动。

虽然他觉得自己有了这样一个师父大大的丢人,但他还是愿赌服输,甚至在很多情况主动维护段誉,还爱屋及乌。

比如这段:

南海鳄神扶起钟灵,问道:“师娘,你摔痛了没有?”钟灵还没回答,只见钟万仇提刀追来,叫道:“臭丫头,你死在这里干甚么?”南海鳄神回头喝道:“他妈的,你不干不净的嚷嚷甚么?” 钟万仇怒道:“我自己骂我女儿,管你甚么事?”南海鳄神大发脾气,指着钟万仇大叫:“你……你这狗贼,居然想占我便宜?我……我岳老二跟你拚了。”钟万仇道:“我占你甚么便宜了?”南海鳄神道:“她是我师娘,已然比我大了一辈,那是事出无奈,我也没甚么法子。你却自称是她老子,这……这……你……不是更比我大上两辈?岳老二在南海为尊,人人叫我老祖宗,老爷爷,来到中原,却处处比人矮上一两辈。老子不干,万万不干!” 钟万仇道:“你不干就不干。她是我亲生女儿,我自然是她老子,又有甚么‘自称’不‘自称’的?”南海鳄神歪着头向他父女瞧了一会,说道:“你当然是‘自称’。我师娘这么美丽,你却丑得像个妖怪,怎么会是她老子?我师娘定然是旁人生的,不是你生的。你是假老子,不是真老子!”钟万仇一听,气得脸也黑了,提刀向南海鳄神便砍。

简直逗笑我了,这家伙心直口快,做事完全不靠大脑,结果还一语成谶,那钟灵确实是钟万仇的妻子和段正淳的私生女儿。

后来他死,也是为了自己的诺言,他心里也承认了自己的师父是段誉,于是真心实意的帮师父,甚至,不听大哥的话,送了自己命,读的时候,就为这个傻汉子又感动又难过。

南海鳄神眼见地下躺着的正是师父,当下伸手在王夫人肩头一推,喝道:“喂,他是我的师父。你踢我师父,等于是踢我。你骂我师父是禽兽,岂不是我也成了禽兽?你这泼妇,我喀喇一声,扭断了你雪白粉嫩的脖子。” 段延庆道:“岳老三,不得对王夫人无礼!这个姓段的小子是个无耻之徒,花言巧语,骗得你叫他师父,今日正好将之除去,免得你在江湖上没面目见人。” 南海鳄神道:“他是我师父,那是货真价实之事,又不是骗我的,怎么可以伤他?”说着便伸手去解段誉的捆缚。 段延庆道:“老三,你听我说,快取鳄嘴剪出来,将这小子的头剪去了。” 南海鳄神连连摇头,说道:“不成!老大,今日岳老三可不听你的话了,我非救师父不可。”说着用力一扯,登时将绑缚段誉的牛筋扯断了一根。 段延庆大吃一惊,心想段誉倘若脱缚,他这六脉神剑使将出来,又有谁能够抵挡得住,别说大事不成,自己且有性命之忧,情急之下,呼的一杖刺出,直指南海鳄神的后背,内力到处,钢杖贯胸而出。 南海鳄神只觉后背和前胸一阵剧痛,一根钢杖已从胸口突了出来。他一时愕然难明,回过头后瞧着段延庆,眼光中满是疑问之色,不懂何以段老大竟会向自己忽施杀手。

其他可以说的人还有太多太多,好笑有趣之处也比比皆是。

像这对奇葩夫妻,一吵架就是这样的情景:

谭婆更不打话,出手便是一掌,拍的一声,打了丈夫一个耳光。 谭公的武功明明远比谭婆为高,但妻子这一掌打来,既不招架,亦不闪避,一动也不动的挨了她一掌,跟着从怀中又取出一只小盒,伸指沾些油膏,涂在脸上,登时消肿退青。一个打得快,一个治得快,这么一来,两人心头怒火一齐消了。旁人瞧着,无不好笑。

这些配角们每一个出现,场面都有不同,别有滋味,不像今天某些小说,配角和反派一旦能力比不上主角了时,就完全成了跑龙套,出现和没出现都宛若空气,没半点存在感。

有人说天龙八部是一部悲剧。

或许是吧,萧峰一生侠义为国为民却落得个被天下不容、错杀挚爱、自刎城下,段誉天真正义却眼睁睁看着爹妈惨死眼前,得知天下第一大恶人竟是生父,虚竹一心向佛却阴差阳错犯戒无数被逐出寺,和父母刚刚相认不到一小时就生死相离,慕容复一表人才武艺高强满腔抱负却最终众叛亲离疯疯癫癫,阿紫痴情纵崖,鸠摩智一生求武却到头是空……

可是,也不见得是悲剧吧?

萧峰忠义难全,一边是几十年来生活长大养育他的大宋,一边是自己真正的故乡大辽,夹在中间,以死换来两国多年太平,未免不是他所想。至于其他人死者虽多,但自尽者众,心甘情愿,为情而死,为民而死,为大义,为公正,为赎罪,他们的死,并不凄凉,而是辉煌。每个人都有了最后的归宿,和落脚。一生风尘仆仆,恩怨相杀,都终归沉寂。

其实,这本书是喜剧啊,无论过程还是结局,无论表面还是内在,它能让人大笑,也能让人思考后而淡淡一笑。

此为圆满。

何必每个主角都要英俊潇洒,一开始卑微渺小,最后都要盖世无双?何必永生不死,每次受辱最后必定报仇?配角何必无论何时都给主角光亮,明明他们也是一个个的人,纵然能力不足,也是活生生的存在,怎能当成垫脚石,一个个扔在地上?

看武侠,非为刀光剑影之畅爽,而是阅人世之情义,诸多感受,此时无言。

与其看再多套路近似的爽文,不如读本金庸,既酣畅淋漓,又有所感,岂不快哉。

最后,附上《天龙八部》的每一章的题目,金庸实在有才,每一句连起来,就成了几首好词:

少年游 青衫磊落险峰行,玉壁月华明。马疾香幽,崖高人远,微步毂纹生。 谁家子弟谁家院,无计悔多情。虎啸龙吟,换巢鸾凤,剑气碧烟横。 苏幕遮 向来痴,从此醉,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剧饮千杯男儿事,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昔时因,今日意,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虽万千人吾往矣,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 破阵子 千里茫茫若梦,双眸粲粲如星。塞上牛羊空许约,烛畔鬓云有旧盟。莽苍踏雪行。 赤手屠熊搏虎,金戈荡寇鏖兵。草木残生颅铸铁,虫豸凝寒掌作冰。挥洒缚豪英。 洞仙歌 输赢成败,又争由人算!且自逍遥没谁管。奈天昏地暗,斗转星移。风骤紧,缥缈峰头云乱。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梦里真真语真幻。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糊涂醉,情长计短。解不了,名缰系嗔贪。却试问,几时把痴心断? 水龙吟 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枯井底,污泥处。 酒罢问君三语,为谁开,茶花满路?王孙落魄,怎生消得,杨枝玉露?敝屣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