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天,算是冬日了,久雨放晴,雀鸟相逐,日光明晃晃的散步云间。

日子晃晃悠悠,半学期过去,从一开始的短袖,到长袖,到再加衣。

在外走路或骑车,风吹的时候,手会冻得通红,有点冷,可又不尽然,一回宿舍、图书馆或教室,又觉闷热,偶尔还遇到明亮暖和的日光,暖意拂面,似是夏天。

在这种日子里,起床已不是易事,一片漆黑中,就被窝最温暖,而双眼困乏,闹钟响起我是知道的,也会第一时间掀开被窝下床,将闹铃关上,因为不想它再叫,打扰到室友就不好了,可当它不叫时,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却又感到无所适从,一种奇怪的空虚失落会如潮水一样上涨,将人淹没。

对着书桌,窗外没有任何颜色,四周静悄悄的,室友还有几个小时才会醒来,一切都那么奇怪,不似在人间,凉意袭来,双眼如同灌了铅,随时想闭上,呆坐着,却又不像中学时,放一曲克罗地亚狂想曲就能斗志满满的跑去教室学习,更多的是,不知道此时有什么事情好做的空洞。

起来干嘛,起来干嘛,起来干嘛?

若没有一个好的理由,就会忍不住关上台灯,爬上床,继续睡,直到又一轮闹钟响起。

若有,那会是什么?

不知道。

最近没有考试,用不着提前复习,虽然可以学习,但没多少动力;虽然可以打字,但却也迷迷糊糊,虽可以做点其他的事,却又不见得比睡觉更舒服……

人一旦陷入这个思考的怪圈,就再没多少斗志,明明知道清晨的时间,只要甩甩头,洗把脸,然后开始动手做,就能让一天有个清醒而充满期待的开始。

或许做些不怎么要动脑子的事会好些吧,比如去外头跑步,练琴,或者看小说,

算了,随它去吧,理由总会找到的,先起来再说。

诸多难受,也只有在强迫自己起床的那一刹那,慢慢清醒后,虽略有困意,却不再有那一瞬的留念、懊恼、和莫名其妙的悲伤。

早起,也不见得有他们说的那么难罢,我想。

这天,校园各个角落都有光,太阳好久未曾像今日般灿烂,车修好了,中午吃过午饭,却没回宿舍,骑着车,晃晃悠悠,在校园转了一圈,到九龙湖情人坡,坐在木椅上,一会儿看看小说,一会儿吹吹口琴,阳光照到脖子上,感到暖意,风又吹,清凉爽快,而四下无人,于是也躺下了片刻,时间就和水一样淌走了。

下午放学后,去东门理了个发。

理发的小哥总殷勤的问,要不要换个发型啊,我笑:不了,就这样吧,上次换了个发型多花了一百多。

他略有尴尬,却很快又淡定,继续不间断的问呀讲呀,哪有那么贵,可以便宜的,如此云云。

任他舌灿莲花,在耳边劝诱,略感聒噪,我不开口,对着镜子里的理发小哥笑而不语,直到他感到没趣为止。

回来路上,看到有卖桔子的小贩,两块五一斤,便买了八块钱,觉得放宿舍,渴了吃一两个,挺好的。

晚上去图书馆了,坐在期刊阅览室,翻阅杂志。

一本《中国国家地理》的特刊,讲述的是在中国徒步的各种经历,所见,那些沙漠星河、险峻山川,确实有让我心驰神往。

看到照片里,作者靠着黄土,在沙漠的一角搭好帐篷,然后坐下,拿支笔,低头在一个黑色笔记本上写游记,
有那么一瞬间,想自己若也在那,该有多好,我要爬上高高的土丘,看日落低垂,再取出口琴,吹首悠扬雄壮的曲子,再散散步,写写字,何其快哉。

可却又知道,或许并没有那么好,千里徒步,各种艰辛,怎能只见山上之美景,却忘了登山之艰难,那些如同奇幻电影中刻出来的场景,若非极险极偏远之地,早该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喧嚣鼎沸,也不至于人迹罕至。

盯着每一张摄影看久了,再用耳机放点雨声的环境音乐,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像,在那个场景不停勾勒,询问自己,若有个角色,会做什么动作,有怎样的生活,那古老的街边,平日会有孩子跑着欢快的走过梧桐树下吗,他们或许追赶笑闹吧,那无边无际的草地,又是否有人在这里躺下过,天上呢,是蔚蓝还是深蓝,应该很少有飞机的影子吧。

忽然又有点惊讶,这种思考,若能换到生活中,每个场景,在想象中都有诸多生趣,又好奇,又想更清楚的知道,那不就是所谓敏锐?

写作,何尝不是思考,思考却可以是敏锐的一种习惯,明白这点后,会恍然觉得琐碎日常里,也能有太多可想可看。

一个人,不会觉得无趣,更不觉孤单,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黑暗里,背着书包,脚步也可轻盈,看到前方情侣手牵手,也不觉被虐,反而豁达。

之后又翻了一本《最小说》,觉得彩页前的排版设计确佳,于是拍了下来,以后做海报和设计时可以举一反三的用上吧,或许。

看了不少文字,就多少有点心情,每个人的笔调都不同,倒没太多可羡可嫉之处。

平日看书,最好别在一本书上吊死了,虽然好书难求,但博而后专,却能将视野和心界拓宽,各种想法思绪,也随之而来,给人以激励。

这或许也是自己高中时那般忙碌,却每周五本以上课外书阅读量,反而还更轻盈从容的缘由。

大学后,忘了很多事,虽然有诸多阅读,但却不广,看金庸时,从早到晚就都是它,虽酣畅淋漓,但人生怎只一种路?而且沉迷反而少了思考,陷剧情纠葛,废寝忘食,一时之快,却与生活心态无益,反而偶尔觉得耗时巨大,心生惭愧。

这时的阅读也该有自制和跳脱,不求速,通达八方,自融会贯通。

晚上九点后,和社员们去挂横幅喷绘和海报,中途负责人忘带批条,遂未果。

回来后,夜已深,睡。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