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半在宿舍楼下,看到一只黑猫,旁边的树上,一个白影闪过,黑猫兴奋的追去,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切,这年头,猫也来跟我秀恩爱。

刚在文学沙龙上,后来的闲谈环节,又被人问到感情问题,社长你真的单身吗?说说爱情故事吧?

我想问,这些人啊是有多不相信这个事实。

无论是支教时、还是街头挑战、无论是演讲伙伴、还是同学朋友,每次聊八卦,到我这,我一说单身,就看到他们一脸不信:怎么可能?那肯定是你眼界太高了。

还真是谢谢你们高看哦~

不过眼界高那倒不见得,有好感的女生还真不少,今年女生节那篇日记不也写了跟一些女生的故事么。

不过单身就单身呗,有什么可耻的,没主动追求,也相当于是未曾败绩嘛,只是觉得,既然没有心动,就一直沉着呗,反正也不担心,至少,不像女生,会被不喜欢的人表白而尴尬,或拖的时间久了会感叹时间不再、容颜渐老。

顶多,看他们亲亲我我时,自嘲吃几句狗粮嘛。

狗粮又没毒,只要吃得不多,也不至于撑死。

心情好的时候,就给你们点个赞,说句祝福,不好吃的时候,就悄悄吐槽:这般爱情,你也将就?我不屑。

无所谓咯。

昨晚文学创作大赛的宣讲会召开,南师、南财、南邮、河海等高校文学社的代表都到了。

那种一见面对方就自我介绍,说幸会幸会,然后彼此握手,稍微严肃的外交场景,自己也经历了啊,还代表的是东大,真好。

虽然,懵懂的自己,开始感觉有点略微不自在,但后来就渐臻佳境,言词之间,主导流程、调控氛围,颇具待客之道,……

当时就觉得,哈,当初那个毛头小子也像模像样了啊。

你看,所有得心应手之前,总少不了各种历练积淀吧。

昨天下午期中考结束,恍惚又回到了中学:一场考试结束,然后是假期,走回宿舍的路上,虽然还是乌云密布,但就感觉天忽然亮了,虽然有冷意,但秋高气爽,风很和煦也轻柔,心飘飘的,脚步轻盈,忍不住就想哼出歌来,全身都放松了,感觉前方都是一片敞亮的自由。

这种心情,真想天天都能有。

前天心情不太好,回宿舍后就发现有人发来长长的消息安慰,可当时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又因为在写日记,就只回了一句谢谢。

昨天她跟我说:你知道吗,昨晚给你发那么多,结果今天早上起来只看到你回两个字:谢谢,那一瞬间真是心都凉了,可是后来,看到你的说说,顿时暖了。

其实,真感到抱歉,最近事略多,我忽视过很多人,文字走心过许多,但确实在现实中也有过许多话,给人有种敷衍的味道。

和我天天说晚安或早安的人,最近我也只简单的问好,不曾多开几句玩笑聊天扯淡了。

给我发长长邮件的人,虽然看的时候很感动,但我有时就忘了回。

在我日记下评论和支持的人,虽然自己都有认真的看,在心里感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曾经非常有默契,又很幽默,可以聊到凌晨三点还意兴阑珊的好友,如今也有段时间没联系了。

还有一些忽然很热情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的人。

比如本校一个16级的学弟,他昨晚兴奋的加我好友,说:

“一开始在我们班上连湖南的同学都没有,我还说着塑普,说标普还得刻意地说,开始真感觉一下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地方,还挺失落的。后来随着我对东大了解的加深,在与周围同学慢慢熟悉的同时,也认识了许多湖南老乡,高中校友(湖南老乡聚会一大堆人说着塑普,好感动啊),那天一个初中同学跟我说起在东大还有星源的学长时,那种感觉超开心的。”

我当时再写日记,很晚了,我只回了一句:“哈,是吗,塑普确实亲切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今天上午,一个素未蒙面的湖南读者,说想来南京,要一个人来,要来东大玩。

我第一感觉,居然是害怕。

我劝她,至少叫上朋友,做好计划,准备周密,又间接表示自己可能时间比较紧张,可能顶多就带着转一圈校园,无法陪玩。

她说: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想做计划。

我那时候就觉得这姑娘真是大大咧咧异常任性,这不是让人担心,给我添麻烦吗?

不知怎么有点生气,再回复她的时候,已经近乎老师的严肃了:

“我只是觉得,至少安全问题和计划你要先做考虑,其次,我社团最近忙得不可开交,还接下了一个图书馆的电子杂志设计项目,所以平时时间真不多,可能没什么时间陪你玩,如果即便这样,你还义无反顾要一个人来南京玩,或者在南京有其他的同学朋友接待,当然随你咯,总之呢,自己凡事注意。我也只是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只能提醒一二。”

她说: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想见到神奇的你吗?感觉你遥不可及。

我只能苦笑:我有什么好见的,见面不如闻名,避免失望。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结交各种好友,我也想对每个人都真诚相待,也想一直走心的活着,如我的头像火苗,给人暖意和光。

可我做不到啊。

我会一时兴起激动到感恩节给老朋友同学们每个人发感谢的录音。

我会在每个跨年的夜晚,给大家送上一段音频和新年祝福。

我会很认真很认真的回一些信一些邮件一些消息。

我会想到什么,就说,有什么感动,就写。

我也会尽力让在自己身旁的人感到安心和轻松。

我也曾满足陌生读者的要求,在台湾寄过信。

我是做过这些事,也想继续做,因为他们也会给我回应,给我故事和喜悦……

但我确实没有精力对每个人在每一天都能做到,我也会有尴尬为难,也会有普通琐碎。

是啊,我如果真要用心花时间,可以很幽默,很走心,长长的信,消息,无处不在的贴心,各种奇思妙想的游戏,以及感动、浪漫和惊喜,我知道,自己完全可以做到,不然你以为我的日记是白写的?

逻辑和情商可以用阅读和写作来弥补。

我也一直相信每一个作家,都会是一个好的倾听者和交流者,甚至智者。

可再厉害,他也只是个人,渺小的,一个人。

想拯救世界,结交天下,那是做梦,就一颗心,即便再大,你以为能分成多少块?

能见者有份,给每个人一视同仁,长长的贴心的而且真挚的关怀?

很多话,很多事,很多心情,想对你们说的话,都只能悄悄的记在这每天的文字里,点点滴滴,字字句句。

无论过去还是将来,无论时间流转,岁月变迁。

在乎我的人自然会看到,不在乎我的人,我也可以对他不在乎。

彼此心照不宣。

我不会鼓着劲去维持什么人际圈,也不会刻意经营,人与人之间,本就是缘分和契合的事吧。

炫耀朋友多,或者哪个好友厉害,那是小学生做的事。

舒婷在《致橡树》中说:“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来炫耀自己”。

我也一样。

总有那么几个人,你在乎我,我在乎你。

我们心里清楚,这就够了。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你呀,无论平时我多么大条忘了给你回应,或只是简短几句,但要相信,某天总能从我这得到惊喜。

别患得患失,将喜怒哀乐寄托太多在其他人身上。

有一天,会发现,你也能自己照亮自己。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