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宿舍路上,脚步有点沉,不想说话,想变成鸟,就这样飞走得了,在地上总有那么瞬间,会滚落成泥。


有点儿不想写日记,心情不大好。

不是因为要考试,不是因为复习还没把握,也不是说对活动状况感到失望。

只是觉得自己有点不像是自己了。

第一次在自己的台上,严肃到让气氛沉默到尴尬。

何苦那么认真?

像以往那样,开心的开始,生动的进行,不好吗?

可在这个位置,我实在做不到双手一摊,说一切随便,点到为止,不求做多准备,到时灵机应变就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种话,只能对自己说,力求乐观,抬头一笑,继续走,可若说给他人听,虽是劝慰,却也赤裸裸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以及不负责。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道理经历太多,我再懂不过。

可我自己既然曾讨厌那些喋喋不休又事不关己的无聊会议,为什么还要开,以至于站在台上某个瞬间,忽然感觉失望,对自己的失望。

唠叨了几句,之后让活动负责人安排活动事项,听到效率低下的讨论,看到一些心不在焉的眼神,就有点心累。

我不知道这该不该有的,我做的对还是错,毕竟我不能强求任何事,只能决定自己。

一个部长迟到了十分钟才到,中途又跑来和我说,有事要先走,我看着他,沉默了会儿,张开口,本想问什么事,但忽然有点心灰意冷,没兴趣问,说去吧,没关系。

是啊,哪会有什么关系。

我们不改变,也照样能行,拖拖拉拉,人心散漫,活动还是能办,待会还是能钻进被窝,暖和的闭眼,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我感到了厌倦,难道只有我感到厌倦?

我问有人想上来说点建议和看法的时候,他们互相看看,然后低头,像是上课老师提问,生怕抽到自己。

我说还有多少人会唱社歌,只有一个人弱弱响应。

我问部长们,平时活动有按要求逐个通知部员的举手,然后又问,没逐个通知的举手,居然有人两次都没举手。

我只能一笑而过。

一个活动明晚就要举行,但借教室的单子居然今天才批下,横幅还没影,这还是个邀请了其他南京五所高校的文学社老师和社员代表的大活动,居然会安排接待只一个人站在门口,给张地图,就让他们自己看着走……

这样若我还笑谈随意,然后嘻嘻哈哈一通就结束,那我还有资格做什么社长?

所以我只能提意见,改方案,说不足,提期望,不然难道我这时讲笑话?带大家玩狼人?

有那么一位社员。

开会时,我每说一条活动不足,她就冒出来解释一堆理由。负责人介绍活动时,她在玩手机,之后没听清又要问。散会时问:那明天下午我们部门没事咯?活动负责人说,好像暂时没安排,然后她就乐了:我立即通知部员明天下午没事儿~

这也罢了,我回宿舍,打开社群,发现开会时她发的群消息,说:我已经服气了,有种小学班主任讲话的感觉,社长这是想要我们每时每刻想的都是东南风啊。

看到的刹那,说实话,心一下就凉了。

又想起上次谈做海报的事,她说,反正小超闲,就他吧。

你说我是不是好笑,我真是闲,明天下午要期中考,现在还没复习完,这时候临时组织开一场全体大会,费力不讨好。

我是何苦?

最近几乎天天熬夜,每天写日记时还总看着qq,怕有社员找我有事找不到人,一有闪烁,就停下日记,马上回复,要我修改海报的,要帮忙将图片做成链接的,要帮忙找人做事……

以至于这几天日记甚至都拖到了凌晨一点,明天看来五六点就要赶紧起来临阵复习。

你知道吗,我比谁都讨厌熬夜啊。

我还想五点早起,可一点睡五点起?我又不是神仙?

我曾特理智的对自己说,身体重要绝不透支,看那些癌症的人,千万别让未来后悔。

我还想要一间院子,有只小狗,舒舒服服的写字,吹琴,早睡早起。

自己现在这样,以后会不会未老先衰啊。

我也想要更多自由的时间啊,谁要把时间全放在社团啊?

自己的写作、播音、口琴、阅读、设计……哪一个不是吞噬时间的庞然大物?

我闲?我已经了闲到走路去教学楼都要看小说的地步,我闲到每天挤时间天天一小时以上的练琴,我是闲到让你天天看到几千字的日记,闲到还接了一个图书馆电子杂志编辑的活,闲到明天考试内容还没看完打字到现在……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闲。

可我还想更闲,此刻真恨不得其他所有人所有事都消失,只留我一人,一个月看书写作吹口琴,我不会孤单。

可有些事没做,又不甘心。

就像金庸小说里,性命在感情义气或家国面前都可以不在乎。

我也有自己的追求,愿意为之牺牲。

中午,做了个梦,梦见一场雪,铺天盖地的雪,好白,看到好多熟悉的笑脸。

那画面,美到让人心醉,在梦里就忍不住惊叹:多像一场梦啊。

或许以后,现在的自己也会只是一场梦吧。

热血,期待,灰心,难过,还携着追逐和矫情。

理想主义者的路,走起来真咯脚,一不小心就要摔倒。

好在,还是会有人理解支持,给我火光。

谢谢你们。

附:
开会后回宿舍收到两位社员的消息:

1
看得出来社长最后有些失望吧,或许我们的社团还不够成熟,很多都是年轻的血液,即使是老社员也没有太多组织大型活动的太多经验,或许过程中充满挫折,这对于一个兴趣社团来说是正常现象,我很理解,高中时组织活动都是一路坎坷。但是我们有足够的热情,在过程中总结失败或不足的经验,一步步成长吧,人如是,社团亦如是。放宽心啦一件件解决。不要影响期中考试啊,明天加油喔

2
小超社长,今天很感动,没想到你能在明天还有考试的情况下召开这次全体大会。作为一名新社员,本来想在会上发言的结果开到一半做任务去了。怎么说呢,其实个人觉得东南风文学社目前确实面对一些挑战和困境,有客观原因(如学校各种新生活动穿插导致新社员普遍较忙)也有主观原因(如管理上的一些可优化的地方)。当然,问题的根源,个人认为来源于一个矛盾,即校园社团属性与文学属性的矛盾。文人本是不羁自由的,所谓不拘格套,独抒性灵,参考西方一些自发组织的诗社或文社,其灵魂是信念和热情;但作为一个社团,社团之间存在竞争性,社团活动受学团联管理束缚,社团本身需要有纪律与管理体制,这些本质上讲是和文人的作风相矛盾的,甚至本身是对文学有害的。所以,我们需要调解这种矛盾(未完)

具体的一些建议:1.社团分工进一步明确,不至于做活动时需要到处找人,给人一种很匆忙的感觉。。。2.平日活动应当弱化程序,更加自由一点,比如我们可以去校西北的湖边开讨论会,多在自然环境中开会,有更好的氛围,有更多即兴的东西发生

部长可以多组织一些部员之间的联系,我觉得部员友谊加深,更容易形成共识,再进一步形成一些共同坚守的理念,建立起一种信仰和归宿感

最后,希望社团能够保持自己的风骨,我们不需要和其他社团比嗓门大,不需要和其他社团比那些太浮夸的东西,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建一个精神的家园,大家能在社团寻到一种不孤单的信仰,能把社团风骨带到自己的行事风格中,比其他社团那样追求一些功利的、名利的东西好太多。所以我觉得社团精神的建立是第一位的,也有助于大家的团结。

社长确实辛苦了,我说得有点累赘,不过都是真心话,毕竟当初是带着一种理想来的。。明天考试加油哈!同时祝社团活动圆满!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