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校前段时间有个征文大赛 我参加了 我借鉴了你的文章 倒是没有全部抄袭 自己改了一部分 现在获奖了 学校会把我们获奖的文章发表到学校期刊上去 有没有事啊。”

“老师的点评是:虽有语病 但行文流畅衔接紧密 充满着灵性 我就是将你其中三篇精华部分给整合再加以自己的思想内涵 本是抱着参加一下的态度 但开学那段时间太忙没去仔细构思 想着这征文比赛奖项基本都是文学院同学包揽 我们商学院的沾不到边 就偷了个懒 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还是个二等奖要不是有些语病就是个头奖了。”

非常好奇,我倒想看看,借鉴的是我写过的哪些文字。

晚上收到文章打开一看,尴尬症就犯了,哭笑不得:怎么你也念念不忘湖南省图书馆、怎么刚好也被刷落重点班、怎么信仰也是唯一的小超神,评审老师知道小超神是什么东西吗……

收到儿时一好玩伴这些消息,想笑,倒没太多介意,因为儿时和这朋友有不错的交情,做过好同学,彼此家长又是同事,在他爸爸办公室打过好多局拳皇wing和泡泡堂,而且他的借鉴,至少有告诉我,谁还没抄过作业呢,另外文章获奖反过来应该也姑且算是对自己的肯定咯……

念及这些,我一笑了之,不过若其他人窃文不告,还说是自己所作,以此盈利,我知道后可真是会生气的。

去年在台湾时,写过一篇故事,结果另外一个大陆交换生看到,夸我写得很好,他说自己被感动了,于是——复制粘贴了一遍到自己空间,丝毫没留作者信息,底下有评论夸奖,或询问是他写的吗,他都开心的接受,而且根本不告诉我……

可还是被我浏览到,这就尴尬了,我当时很生气,那时我们随学校去参访一个知名的茶厂和地质博物馆,在大巴上,我就没给他笑脸,直接指出,转载可以,我不介意,不署名稍微有点过分,但尚在容忍范围,可是在其他人询问时,你还坦荡荡说是你所写,这就让我很恼火了,那难道是我在抄袭?

点到为止,此处略过。

写到这,我停了好久好久,已经到凌晨一刻,倒不是前边那事,那算不上什么事,笑笑就忘了,可是,有些事,我需要考虑,深深的考虑。

最近我们在做一个掌阅的征文活动,由于在忙期中复习,我将任务负责交给了一个很踏实的部长,虽然一直心里有点不安,觉得时间紧凑,怎么还没有半点宣传动静,这活动到底能不能做好,但苦于自己正忙期中考,而那边也没有说遇到太多挫折,我就理所当然的觉得,能信任下去。

随着活动即将开始,刚才写日记时收到文学社一个新社员给我发了一段话:

“我知道你觉得文学是一个小众的东西,我也很享受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刻。但是我觉得文学社不能狭隘的成为一个只停留于社内的文学活动的地方,尤其是一个大学的文学社。它承担的应该更多,把文学的力量传递给更多的人。所以我觉得它必须有一个像样的机制,有一群能够负起责任的人。 我从来不相信一个懦弱得连责任都不想承担的人能够写出多让人感动的文字。我初来乍到,还不太了解我们社的大致情况。但是就这一个活动来说,我好失望。除了我的副部,我看不到合格的领导,也看不到兢兢业业的社员。可能大家更喜欢聊天聊书聊文学这些让人开心的话题吧,却不愿意去管这些琐碎的活动事情? 可能这只是我肤浅的愤怒,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一个有这么多人的社团,竟然办不好一个活动。甚至有些人,加了社团是来干嘛的?是的,每个社团都有这样的人存在,不可避免。但是又不太一样,毕竟我们都是怀揣着相似的梦想的人不是么?而且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可能一个部门都没有在落实自己的任务。这正常么?”

我顿了很久,日记也因此停下来,线上找几个部长聊了聊。

之后回复那社员:

“首先,收到你这份信息,我感到很开心,为社团内有你而开心,同时也深表歉意,因为这个活动确实如你所说,在执行的时候有许多问题存在,我有失职的地方,自己处于期中考试之间,于是我选了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来担当这个活动的负责人,也就是你们的副部杜力,她做事很认真,可是这么大的一个活动,确实没多少经验,我原本应该手把手协助的,召开几次全员大会,详细的去安排妥当,可一则时间不现实,二则其实若安排了负责人再横插手,会给人一种对他不信任的错觉,其中有很多东西,欲辨忘言,一时间我无法跟你说清楚,但你要相信,我接手这个社团时心里的热血澎湃和想要它变好的报负只比你多不比你少,最近我会召开一次全体大会,然后说明一些事情吧

我从来不认为文学是小众,从刚加入这个社团就开始了,每次开会听到一些人用这样的理由来自嘲,或逃避一些大活动,我都觉得愤怒,每次我说要想到最好的情景,总有人跳出来说,别想多了到时候可能只是如何如何,不战先气馁,真可气啊。

可是,独抒性灵不拘格套,你要包容。

我知道在任何一个兴趣类社团都有一堆纯粹为了好玩的人,东南风里也有,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允许社员将它当做拓展兴趣的存在,所以每次会议和文学沙龙或活动很少有硬性规定必须出席,这原是好意和独抒性灵的自由。

我曾给每个部长说过对他们的期望和要求,各种技能提升,自我培养,部员培训,资料搜集和成长,每一条都有好长的路可走,还安排下去各自制作部门章程,要求至少每周部门聚一次……

我想象中的场面很美好,每个人都有所出众,各自在各自的位置大放光彩,社团有条不紊,又如同一个家般紧密的前行。

所以我会耐下性子和创作部说,哪里有征文信息,要注意搜集,给部员们锻炼的机会。

所以我会无数次提醒宣传部,设计不是任务,是艺术,应该多看看相关的书籍,图书馆一楼都有,排版,印刷,还要琢磨拍照摄影技术,有创意,而不是一年到头只是为了出个公众号做个海报而完成任务活着。

所以我会要兴趣部在单周多办一个兴趣活动,讲故事,评文章,讲究生动有趣,活跃大家的文学热情。

所以每次开会我都要喋喋不休讲那么多话,所以每次文学沙龙即便不是自己主讲,还是尽力的准备,给大家说更多可能有价值的东西。

所以我会发动全员创作一事。

可是现实过渡确实挺无奈的,很多人都当成我布置的任务了,部门章程写一页粗糙到不能看,之后两个月了也没见有人补充,宣传部还是在兢兢业业以推送标准稿件为毕生追求,部门小聚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出席,每次文学沙龙来者不过半数罢,如今写完一短篇小说的人也不过寥寥数人……

你说,我何苦自讨没趣布置这些事情?

上次宣传部将海报发给我,我觉得不太好,于是自己重新做了,展架和各种设计,花了好几天,后来这些宣传受到了好评,我原以为自己花大气力做了这些事,挺值得。

可后来布置给宣传部海报任务,我说做完给我看看再发,对方就说,反正最后小超你要改的话不如干脆你自己做……我觉得挺心凉,虽然知道对方其实是因为对之前将宣传部的努力弃之不用而不满,可你要讲道理啊,但我为什么不用?闲着没事干自己找事来做之后好炫耀么?

身为社长,这些又不能直说,怕伤部长面子,总不能说,“这海报做得太烂,不好改,所以我重做了”,吧?于是只能不说。

想必之前要他们看的设计类相关书籍和给他们的网上的资源链接,都被忽视了。不思进取,而每次我稍微提出期望他们更优秀一点,总会有人讪讪的笑,到后来我已经分辨不出那到底是玩笑还是嘲笑。

以至于此次把活动交给总负责人后我只协助,不插手过问,一是自己确实时间紧,另外一个也是不想让对方像宣传部那样觉得我不相信对方的能力,而心生芥蒂。

又因为是社内今年第一次拉到那么多赞助,办那么大的活动,所以,才会有一些问题。

有理想的热血青年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啊,到了大学,过一会儿,就会出现一批自以为理智现实但实则怯懦畏缩的人,他们越来越多,有时候自己都快变成那样了。

今天收到新社员的那么长一段话,反而有种欣慰和放松,至少东南风还是有前者在,而且据我观察,还不少。

随后我找到组织部,安排借教室,决定尽快开一场全体大会。

变革才刚刚开始。

另外说说今天,很惬意,虽然满课,但充实,晚上陪天赐混了一节中日文化选修,在课上边听《源氏物语》的简析,边做做控制系统复习。

九点去教五练琴,碰到个老教授,他兴奋的说自己年轻时也吹口琴。

自学的!他骄傲的说。

我笑:我也是。

十点,在操场跑步,酣畅淋漓。

之后回宿舍时,黑色的天才开始下起淅淅沥沥小雨。

回到宿舍,开始夜间键盘的敲击,和各种事务安排。

此时,凌晨一点半,这学期第一次熬夜到这么晚。

睡了,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