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六点爬到床上,倒下,瞬间就睡着了,因为实在是困……

第一节体育锻炼,之后微机原理,急匆匆吃过午饭,一场测控实验从十二点半开始持续了整个下午。

即便我的小组搭档是个漂亮女生,但当实验持续三个小时后,虽然还在一边找实验的错处,一边笑着安慰身边的搭档,但已非常犯困,双眼疲倦,近乎生无可恋……

此时即便搭接电路时,偶然碰到女生的手,也都麻木到没了知觉。

好不容易熬过下午,吃饭,回宿舍,上床,可睡半个小时就醒来,洗个澡,又要跑去图书馆复习,因为周五有门期中考试。

qq一直在响,东南风在办一个盛大的征文赛事以及准备周末的文学沙龙,各种乱七八糟的事需要安排协调。

一边联系其他高校社团,一边解决毓秀沙龙大厅周末被占用的问题,一边想着是不是也该组织秋游了,一边又有社员提醒我要不要周末为部长庆祝生日准备礼物……

在图书馆埋头复习时,一个小时后就犯困了,精神状态不佳,觉得看不下去,那些字投在脑海,然后一下就跑掉,没一点印象,各种符号公式更是云里雾里。

于是转身去书架中取出一本杂志读。

还好,读课外书还是能勉强让自己放松下来,等晚上睡好明天再踏踏实实复习。

天赐问我是否去跑步。

我说:实在是心力憔悴,今天就不跑了,待会我想去练琴,用音乐放松一下。

然后,九点离开图书馆,去教五顶楼练琴。

学了《有没有人告诉你》和《好久不见》,吹琴真好,丢了疲倦,忘了时间。

回宿舍时已是十点半,浏览了二十分钟网页,在简书首页上点开一篇书单,扫了一眼,觉得所介绍之书虽好,但书评思想和文笔均不过如此。

然后又看了几篇,越发感觉大部分话题,自己都有足够多能写能说,只因最近一直拘泥于日记,忙碌乎生活,勤于练琴,少了笔耕。

于是记下一些题目和灵感,等闲时动笔。

十点五十,上床前定下闹钟,十一点二十响,打算睡半小时,清醒一点起来写日记。

可谁知躺床上,一想到待会马上要起床,翻来覆去,闭上眼,竟然睡不着。

不过脑子里却一直浮现各种画面,各种记忆,也是最近少有的安心。

忙碌起来的话,就很难站在时光之外审视自己。

还是该适当给生活留白。

反正现在所急之事,终究是时间里不起眼的浪花。

笑笑,迈过,就好。

今天日记风格偏记叙,流水账一般了呢。

切,不过,本来,日记随意就好。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