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冬天,日光越来越短,六点的校园就昏暗起来。乌云还堆在上空,据说这雨还至少要下够一星期。


穿着短袖套上外衣,不系扣子,骑车时迎面风吹衣角飘,地上积水不深,但雨丝微落,感觉略凉。


到室内就暖和了。


走过教学楼走廊的某个瞬间,我忽然闻到了冬天,没错,我闻到了,那种凉凉的,透着点水汽,让人清醒,但又彷徨的难以言表的一种味道,和高中时若干个寒冬的深夜或清晨,跑上五楼,望着外头灰黑天空和远处灯火时,闻到的一样。


高中啊……都是两三年前的故事了,也有段时间没想它,没写它,快把它扔在角落蒙上灰尘了。


刚在操场夜跑,本来和天赐约好了时间,但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到了也找不到人,于是一个人在黑夜中不停的跑。


有点细微的雨,操场人很少,我跑呀跑,跑呀跑,跑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一步一步往回走。


高中时每天下了第一节晚自习,自己总是奔往操场,先用力跑上两圈,然后转身走进草地,翻跟斗,散步,爬上高高的单杠,坐着看湘江,看远处路灯,看天看云看直升机的光点。


那时我很喜欢自言自语,跟自己说许多许多未来的憧憬,说心事,或开玩笑,逗乐自己,一个人不想任何人打扰,就可以很满足很满足。


那时写作业和刷题,也总停不下自言自语,叽哩哇啦的轻声自嘲,说这么简单怎么没想到,你是不是傻,又或者一点一点的把题目逐个分析给自己听。


亦师亦友的多重人格,真是少年劝慰孤单的良药,有时病入膏肓甚至考试时都在自言自语吐槽试题,以至于曾有坐前边考试的同学转过头来,伸出食指放嘴边对我做噤声的手势。


想起来就有趣,而那些不吐不快的槽,现在少了。


我自言自语再没有那般习惯和频繁,另一个自己渐行渐远,很少和我对话,这让我觉得大学比高中孤单。


上午复习控制系统,那无聊的大学教科书,死磕着还是能看下去,只是没有成就感,整个过程都像是在做任务,肉体还在,灵魂飘走,不知不觉,时间就没了,大概这样。


在图书馆时,遇到个文学社的女生,打过招呼,她坐在前排桌子,背对着这边,我继续复习,后来有点着凉,打了几个喷嚏,然后qq震动,看到两条消息。


“感觉你感冒好严重,注意身体哦。”


抬头看了看前排那女生,她没回头,仍在看书,我回了道谢,然后继续低头,感觉略暖。


今天由于周日,心里一松,在床上躺久了,可起来时仍困,睡眠是娇气的小兽,很难被满足,所以以后只能用闹钟果断拒绝,保持理智和清醒,才能调教好它。


然后,忽然收到一份大一参加演讲时认识的朋友的感谢,她说:“小超,谢谢你,突然很想听你的《热爱》,于是又翻出来听了一遍。就算过了两年,我还是很喜欢这段录音。想起大一那时候我们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奋斗,真幸福。很开心能认识你,李小超。”

图片

 把我弄得暖洋洋的。


傍晚,又收到另外一份感谢,是一个陌生人:

图片

 好奇的去查了下问卷,又看到了一些话:


我有写过让你特别喜欢的文字吗?

在简书,第一次遇见你的文字,关于为知笔记的分析,一见倾心,关注了你,后来知道你在台湾做交换生,了解你父亲对你写作的不理解,其实我每天看你空间日志的更新是我继续努力的动力,(额呵,有点偏题哦,不过没关系,总之你对我的影响很大,或许网络就是这样神奇,可以拉近我们的空间上的距离,认识你,很幸运。) 有想要我写什么吗?有想要我做什么吗?

只要看着你每天的点滴更新其实就很好了,我也是喜欢写作,但是经常坚持不下去,看到你在文学社里说的每天写写日记,即使是一个“略”字。


确实,你也是这么做的,每天更新,也真的有写“略”的时候,哈哈。有时候是进你空间一条一条翻看,几百条日志,很佩服,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坚持写,总之,谢谢你。


【附言】想对我说的话

原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一个人也可以影响另一个人,遇见你,庆幸。
距离虽远,未曾识面,但就像老朋友一样待在QQ列表里,没有和你聊过天,但知道你一直在,这样就很好。(我是不敢和你聊,怕相对无言的尴尬)
下面的评分不给满分,因为你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最后再道一句,谢谢冥冥中,觉得仿佛上天在逗我笑,几分巧合,几分幸运,又唤起了曾经的热爱,心里百般滋味,说不出来。


我昨天在文学沙龙上说,小说是人的艺术。然而生活又岂不是人的艺术?今天这些意外的感谢,这些朋友的话,也在给我创造故事,现实的故事,这样很奇妙,不是吗?


于是在雨中,走去教学楼的路上,我再一次听起自己的电台,那些曾录的声音,配乐,简直直戳心底。


我忽然认同,几个月前一个读者给我写的信中所说的话,她说我是个走心的人。


因为如今我自己听着那些文字化成的声音,感觉也真是难以言喻,原来曾做过那些事,也是送给自己未来的最美篇章。


所以我才要继续吧。


睡前收到一份日记,那孩子在日记中说,还好在大学碰到一个灵活不拘小节的社长,扑哧,看到这,一下笑了出来,其实我们依旧在大学里摸爬滚打,应试的坎,各种累也没一下消散,但至少,能用一些轻盈的方式,飘逸的活,开心安静或满足。


就比如你躺床上读一下午诗词的惬意。
我晚上又更新了一期电台,还录了好几首口琴曲。

你若愿意,不如听听,好坏随心,但我做无用之事,从不百般顾忌。
愿你也能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一起。
最后,也谢谢你。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