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时,看到几个月前在空间有发过一个问卷,询问对我和写作的看法,当时自己说好,会选出几份回邮件。

  可时日久了,就像水落地然后蒸发不见,想来,你也不记得了吧。

  哈,和我一样。

  不过既然是自己的承诺,我总会在某个时间想起,并且兑现,比如现在,所以这份日记送给你。

  这场雨下几天了,记不清,昨天在雨中撑着伞看书,边走去食堂,晚上在教五练琴,那时这水就在滴下。

  天气预报说,接下来一周甚至更久都是雨天。

  你喜欢下雨吗?

  晚上睡着的时候,雨很大,醒来都能听到外头的嘈杂声,忘了做了什么梦,但绝对是有做梦,我确定。

  日记有五天没有发表在空间,无人询问,哈,你瞧,地球照样转,我们平日生活,切莫患得患失,存在感在于心,我思故我在,而非外界荣光响亮。

  若打字少了,再一次手指落下时,会发现敲键盘的感觉很爽,一点一点的,像捏破快递包装的气泡,滴答滴答的声音,令人上瘾。

  有试过不忍心停手的写作吗?我有。

  有试过废寝忘食的做一件事吗?我有。

  有兴奋到睡不着觉的日子吗?我有。

  ……

  可我只是曾经有,现在没有,以后,会有。

  但愿你有。

  因为这些是热爱到极致的热情,它比光还耀眼,会照亮一切。

  既在人海,总难一帆风顺,那波涛翻滚,白沫横飞,人们的路像海,无边无际,却不知道往何处走,无根的草,飘来,又落下,挣扎,淹没又随波逐流。

  心的海上,无事可做,我就想拿笔在海上驰骋,这荡漾蔚蓝的世界,风将我吹起,要看到东方的太阳,西边的乌云,那夕阳的金黄的光,和电闪雷鸣交织的暗,彼此对应。

  没有桨,不会飞,没有鱼鳍和鱼鳃,落水就会呛死,咕噜咕噜的气泡,幽暗着游荡着章鱼水母的深海,无边无际的严寒,以及深处仿佛无限远外传来的呜咽。

  我要一点点,一点点的浮出水面,化作一只鲨鱼,将怯懦吞没,无边无际,永无止境。

  刚参加场文学沙龙,像征程,也如寻觅,看到了很久以前的自己,意气风发,走过漫长的一段路。

  那贫瘠山丘,孤苦野草,以及沙尘戈壁。

  总有人举旗高歌,一路礼赞,年轻过去,青年过来,思维如狂长之草木,灵感似骏马而奔驰。

  此豪迈,不似人间。

  拿笔,像执剑,挥笔,如绘命,斩断束缚,凭心中所想,即可幻化世间百态,趣味盎然。

  不处其中,焉知其乐?

  要不你也试试?

  写下这些,无非是和你分享,分享一种心情,一种故事,一种生活,一种态度。

  自己从很久前就开始做这些,有段日子停下过,而最近一直更新的只是日记。这是小众的文体,好久没有上万点击率和各种打赏,也好久没投稿了。

  但我依旧写得开心。

  滴水穿石吧,不管你们喜不喜欢,我还是会继续,然后看心情决定是否发表,我叫它随性,你或许也可以叫做任性。

  不管随性还是任性,思想总该有展现之地,否则烂在脑子里未免可惜了那日积月累无数书页所积累的一片才情。

  打下上面这句话时,依稀又看到了中学时“自以为是”的影子,嗨,那个自命不凡的兄弟,你还好吗?

  我们不理会身旁蝼蚁,一起战天斗地可好?

  一世英豪,该有此般傲气。

  小小中二,年少必备。

  愿终生不悔,似侠之飘逸轻盈。

  祝你也一样。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