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阳洒下,下午行人不多,路空空的,黄色盲道,纹路在脚下出现又消失,树影于头顶掠过,风只一点,不大,头发都没被吹起,水面也没涟漪,几只雀在路旁树间跳跃,很静。

图书馆消失在身后,绿树遮蔽了来时的路,刚从那出来,现在想练琴,于是在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不巧,自行车不在,所以只能走,路好长,而脚步却短,这独行过程便有几番无聊,于是拿kindle边走边看小说。

是金庸的《神雕侠侣》,刚看到小杨过骂师父赵志敬,说他是被郭靖打得在地上吃屎求饶的山羊胡子,不禁莞尔。

后来看到笑杨过固执蛮横的撒泼打闹,我想起支教时遇到的熊孩子,可那孩子是被环境所养成坏习惯,肯定不及过儿狡猾聪明。

后来到了情人坡,那时此处无人,树荫里有块平整的大石,石后一树迎风而立,路边几株光秃秃的小苗,地面青草不多,零散着趴在石板路旁,坡下是荡漾的湖水,一架直升机从西边飞过,天是蓝的,还有几点白云。

将随身物品放在石头上,坐下,发呆,闭上眼再睁开,就有点忘了自己是谁。

什么都不想做,什么不想知道,也哪里都不想去。

就连想要身边有人的念头都不会有,甚至觉得,有时候整个世界若只有自己一人就好。

看那高到旷无边际的天,听渐渐刮起的风,日光倾斜,一个人坐在这僻静的山坡石头上,一动不动。

很久前的某座山,也曾这样吧,延绵到无尽的路和稻田,远方传来鞭炮声,还有那无忧无虑的自由。

少年啊少年……

几只黑色的大蚂蚁路过,它们不声不响继续前行,继续前行。

书包打开,取出耳机,听音乐,取出口琴,握在手中,试探着放到嘴边,吹出第一个音。

天高云淡的寂静高处,吹琴乐趣远胜当初。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