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会忘,有的永远忘不了,即便走在泥潭里,落下又爬起,即便摔在深渊中,黑暗又冰凉,即便走在陌生的街角,孤单又寂寥,但有种信念,总在垂死前将我拉起。

想起高中时很喜欢的一首歌《最初的梦想》: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牓……

其实我不想听励志歌曲,因为每当被那些音乐感动时,自己都恰在低谷。

比如高中时一次考试失误跌落重点班,于是每天听着克罗地亚狂想曲,五点半起床,一路奔跑到教学楼,点亮所有灯光,最早开始学习。

再比如大一时期中考试惨不忍睹,听信乐团的《海阔天空》,感到一股暖流和悲愤从心中涌起,于是孤傲着课后刷了许多题,硬生生在期末扳回一局。

曾经我会引以为傲的在各种演讲中说起自过去这些坎,那些破而后立,还有沉重的悲愤,以及爬起的傲然。可现在,我不喜欢那样,因为每次爬起都是靠一腔热血,只能短暂飞翔,之后又会沉没。

像如今,我纵然曾在不少领域尝试想法,也有过诸多勇敢。可尘埃落定后,那心却会空,时而沉重,又时而琐碎,摸不着北,也看不见东。

我讨厌这感觉,像是在雾里前行,瞎子一样迷茫,明明知道自己有要去的地方,却没心情走,明明知道自己这样不行,可还在继续浪费时间,除了日记就没写多少其他东西,播音也停了许久,明明已对自己有点而无奈,却又不想再将自己逼入破而后立的局,

矛盾的家伙,这时还在幻想追求自己的飘逸轻盈。可不管怎样再走走看吧,记得自己的心意所在,尽量避免沉重的挣脱。

我会轻描淡写的绘出一张好看的未来的,会轻盈的,像鸟一样。

所以暂时还用不着悲愤啼血,也不必奋笔疾书、流泪高歌。

那如同咒语,要以自身献祭,换得力量。

可我总觉得,自己施展的要是飘逸的魔法,嘴角上扬,行云流水,就披荆斩棘,蔑视一切险阻挫折。

能力不足,就该以时间和汗水去换。

所以,现在还在浪费时间做些什么啊。

昨晚有朋友发来一个征文赛事,今天又有一个小粉丝发来一个小说创作大赛的消息,刚才还有学妹询问我有没有参加什么诵读大赛,她说有听我之前所有的播音,觉得我声音这么好,一定参加过吧……

可我都还没做。

这两年,坚持写过许多东西,做过不少事,因此也收到了许多善意和鼓励,会有朋友看到那些征文时第一反应会想到告知我,何等荣幸,可我也辜负过太多,诸多勇敢,也有诸多怯懦。

无法给你们大的承诺,只能像昨天日记里写的那样,我保证会一直写下去,仅此而已。

我会试着去玩、用心去做。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