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了,早上出门时,看到晃眼的光,却很凉。

是秋。

这种日子,算不上冷,却又只有在太阳下,才会感到暖意。

教学楼灯亮了,国庆的假日过去,学生们开始上课,密密麻麻的自行车堆满空地。

可某些空处,谁又能填满?

比如说,空的天,空的地,空的时间,以及空的心。

为什么有时候会空出一块,为什么会少了热情,为什么惨白了色调,为什么每个人都曾有过时光黯淡。

好想自己用绚烂色彩描绘未来,而不是像个乞丐眼巴巴眺望假日消失的背影。

可是,我拿出书,没看,拿出笔,没写一句话,拿出过去,也没回忆多少。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假期那么精彩,挑战冒险、奔波流浪、肆意街头、人情冷暖……明明光怪陆离可以写上几千几万字,可我都还没写,有人私聊说想听我讲述前几天自己的故事,我答应了,但却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兑现,对,我是个不负责任的傻瓜。

树叶即便冬来也不会落光,我想,灵感也是,那为什么会总拖延着不写,想不通。

既然暂时不想写那些,写写别的好了。

天赐去日本爱知工业大学参观访问七天,于是这几天没人叫我夜跑了。

玩笑似的发信息叫他:走,跑步去,日本!

他回个笑哭的表情,说已经准备睡觉了。而我看看手表,才八点半,你开玩笑吗。他解释说,这几天在日本光顾着玩,每天只睡六个小时,太困。然后他发了四五张照片过来,日式的会客厅,整洁的地毯,可爱的小狗,繁体字和日文,宾馆,河流还有房子……

真爽,国庆刚结束,就飞日本公费旅游,好羡慕,虽然也想去更多的地方,但也知道自己其实资格不够。

天赐他是班长,学业成绩年级前二十,而且靠着兴趣业余自学,拿到日语二级证书,才申请成功获得这次机会。

或许,你平时认真做许多看似无用的事时,不清楚未来有何意义,但某一天,有束光照下,会发现,这里只有你有双翅膀,于是刚好,只剩你能甩开平庸,肆意飞翔,其他人此时就只能眼巴巴的干望着了。

祝他在日本玩得开心,其实我佩服天赐很多方面,他身上有许多东西值得学。

天赐非常热心,做班长时总鞍前马后四处奔忙,毫无怨言,逢考时也总乐意与人一起复习、耐心讲解;他做事很认真,一点一滴的,就那么简单的积累和坚持,总能做好,比如自学日语和英语,比如弹钢琴,再比如学习,虽然说来简单,但在大学里,能如此的人越来越少,这给人一种踏实安心的感觉。他为人有憨厚逗比的一面,让人亲近,同时也有认真感性,他会再选一门自己上学期已经拿过满分的音乐选修,因为喜欢,他会课后找音乐老师谈艺术和理解,说到自己偏爱的那首《星》时两眼都放着光。

这样真好,我也要。

深夜,刚才,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一则征文比赛的通知,还有一个视频,刘同谈写作的一个短视频,她说看到的第一眼想到的就是我。

她截图了几张发过来,那几张的字幕是:

“因为你的写作,在世上某一个地方,有人把你当成力量,因为你,他也会活得很有力量。”

一瞬间被暖到了。

会吗,有人把我当成力量?

即便此时的我只是个卑微的傻帽?即便我很多时候还相当困惑、还在挣扎?

谢谢那些人,也谢谢你。

我只能说,一定写下去,即便籍籍无名。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